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登录 | 注册 | 找回密码

苏菲论坛—圣传真道网旗下中文社区 中国伊斯兰苏菲学术论坛 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端庄穆斯林信仰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8747|回复: 10

天方至圣实录卷之十七——至 圣 赞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11-7 22:23: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滇南马注著、金陵刘智注)
    有天地而后万物生;有日月而后天地明;有圣人而后教化兴。
    此言圣人与天地合德,与日月合明,而与天地日月同功也。以实言之,生圣人即以补天地日月之不逮也。天地日月形其表。圣人神其理者也。
    隋唐之际,异端蜂清鸣羽西方。纪纲废而寡卑倒,贵主折节于闽黎;教道衰而真传照,编民称尊乎释梵。
    蜂口蜜芒毒,渭内污外刺,蝉鸣鼓翅惊人,皆喻异端邪说之不可近也。自异学行而正学衰弱。人纲国纪颠倒混乱,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之道不可问焉。以故君亲反拜,贵贱读伦,庶民止知有佛而不知敬畏天命大人矣。
    普天长夜,目瞽耳聋。贤愚为之失路,仙神为之靡依,日月为之失明,乾坤为之减色。
    异端一炽,圣学不明。虽有天地,不足以位尊卑,虽有日月,不足以为明照。是非颠倒,人心惑乱,莫之适从矣。经云:“圣人者,天地之灯。”其谓此欤 ?
    若世乱纷争,罔知共主。
    周代,八百诸侯,皆各主其主,而不知周天子为天下之共主也。诸家礼天敬地,拜佛祈神,而不知敬事造化天地神人之主为真主,亦犹是也。
    大哉圣人!命立天地之前,挺生万圣之后。
    天地未有之先,万理具足,而吾圣之命为万理之根原。天地既形之后,万圣代出,而吾圣为万圣之封印,所谓集大成也。先天而天弗违,后天而奉天时,其在此欤?
    泥九毓秀,仙树登名。
    天地初辟,人祖肇生,额嵌宝光,即吾圣之元形也。普世之人皆始于一点,所谓种子也。此百千万亿点,皆藏于阿丹之脊背,惟吾圣之一点,嵌于阿丹之额顶,所谓泥丸官也。传日:“普世之人,根于普地之土,吾圣之元形,乃天堂之香泥也。天堂有树,广大无量。枝叶婆裟,叶皆著吾圣名号,而天堂诸有皆颂赞之。
    感神光于鼻祖,肇元命于先天。
    鼻祖阿丹为开天辟地之祖也。传曰:惟鼻孔先开,以喻阿丹也一人怀母腹中诸窍皆闭。人祖初生,游历诸天,见天额云“穆罕默德是主饮差”,不知其为何世何人。真主敕命曰:“乃尔之子孙,万圣之领袖也。”阿丹恩见其人,命下曰:“即汝当体有其元形,举指可见。’啊丹遂举食指,额上沁丸之光映于指甲,而于甲镜之中见圣光焉。元命者,万命之元,即先天万理之根原也。大哉乾元!至哉坤元!资始资成之谓也。
    圣哲天纵,钟灵异于初生。
    吾圣生而神知,不学而无所不能。初生即掩面遮羞,躬叩真主,日呼“教生”,执印取钥,赞主颂名。行礼尚右,不嬉不戏!不近佛室,不观祭赛。孩提时俨若成人。
    德化神奇,兆祥光于东土。
    隋文帝时,天见异星。太史占之曰:“西域有大圣人出。”使使求之,圣使锁哈白偕使来东;敕建怀圣光大寺于番,居之(番州,广东省城人
    动星辰,犯火水,会百川而中注。
    吾圣初生。妖星乱坠,夷火乍熄。夷火者,拜火人所炽之火也;正当炽灼,圣人生,倏皆熄灭,人不知其故也。天下有四海,居大地之四围,有中海,居大地之中央,中海之水,恒流于东西南北四方,当吾圣生时,四海之流皆中注,万海朝宗之意也。
    崩帝阔,殛象兵,惊鬼神以夜号。
    圣初生时,启思喇王之宫殿崩塌。启思喇无道君也,后因不信圣教,遭神殛死,此先兆也。厄卜尔,海北涉王之逆族也,资毁克而白以象兵,来势甚凶涌。真主命小岛衔沙子击之,人象俱死,正当圣初生际也。时,天下邪神恶鬼闻圣人生,咸惊泣夜号,相谓曰:“大明独世,阴魅不能为用矣。”
佛仙倒逆,证圣天符。
    圣人生,天方之佛倒扑于地,远译之佛像祈祷无灵,凡称活佛者皆暗哑失智,一切术数占卜之事皆凶吉成毁,反常无应。当此之时,天下万国皆毁淫祠,废佛像,驱逐僧尼道土,知其无所用也。圣人之生,应天顺时,与古经所载之年、月、日、国土、名籍及一切祥征瑞应无不符合。是以古今称之为圣,天下服之为圣,即圣亦不得不自任之也。
    向印光莹,灵云顶覆。
    吾圣胸臆之间有肉阜如印,苍质赤文,曰“奉天阐化”,见者莫不倾服其为圣。行止之际,有白云覆顶;人亡其处,视白云即得。
    香醒醒以侵衣,蝇倏倏而避体。
    吾圣身发异香,透体袭人。所到之处,留香三日不散,蝇不近体,盖蝇不歇至洁处也,更畏馨香。
    吉夫回夕照,分圆月,感万众以输诚。
    战阵误哺礼,日已入地。圣亟跪祷曰:“主也!若尔慈悯众生,事当若何中’日忽跃起,高地三竿。逆寇难圣曰:“若道果真,月可破乎了’圣默祈于主,月忽两开,良久乃合。由是千万人感服顺教。
    历幽明,亲对越,登九霄而直上。
    九天七地之所在,有色界、无色界、无无色界,圣于一霎之际遍历无遗。亘古通今之事一已往者、未往者、未来者、现在者,今世一切所有,后世一切所有,赏罚善恶以至万有归复之竞,圣于一顷之时备览无漏,而于九霄之上,对越真主,亲聆妙谛,凡一切礼制威仪垂万世个易者,皆于此际定焉。识者日:“圣人登九霄而见主,犹宝镜出匣而为照也;非主在九霄之上也。主无方位也。”
    悬石作千年之证,烹鱼杜众庶之疑。
    吾圣登霄,乃由古大房踏石而上。石随足起,弃石而登;石遂留于空,至今不坠。见之者莫不搬触,不敢过其下,留以作登霄之一证。当时圣登霄还,述其所历所见。士有疑者,谓一霎之间何得遍历如是事多?归第,见妇剖鱼。取水河边,俄变为美女。会王于猎,取之归,十余年生数千,富乐极矣。偶忆往事,倏复原形,慌逃河边,水器仍在,亟提水归,妇尚烹鱼未熟。大骇趋圣,圣尚讲登霄之事未竟。举其所历,圣命记之,以作登霄所历之一回。补白克贤先曰:“圣人之事一瞬千秋。万古一回。安可与众同语?”圣人日:“真主尊前,无晨夕也。”
    大道于是方兴,智人因之始悟。
    自为圣至登霄近十二年,其立教行事之礼制尚未大定,亦未盛行。迄登霄而后观人心大定,教道风行,远国之人多来归服,何也?干古未见之事于登霄见之,千古未明之礼于登霄明之,愚人不可以言解,而智者复难以理谩。故闻登霄之事,不能不心折而顺报也。
    大哉圣人!教阐干圣之后,’道彻天地之原。
    拂林国王行二氏教,遗使谒圣,问造化根原。历代因革。答之曰:“万化起于真主,万教归于未圣。”王大服,曰:“圣人教阐千古之后、道彻天地之原。”
    若夫受真经,遵明命,拥天仙而服鬼神,统御三才。
    吾圣为圣,非自居,非人称,非徽号,乃真主之明命敕之,以经书代主立极者也。故能统御三才,而在天之神,在地之抵,人世之帝王臣民,莫不仰瞻而遵顺之。
作之君,作之师,奉天讨以正群迷,明幽两济。
    凡圣人有德而无位,则不能专征伐;帝王有位而无德,则不能兴治教。吾圣则德位两全。圣人之德,能幽赞乾化而不能明治愚顽;帝王之威,以明伏豪强,而不能幽制神鬼。吾圣则明幽两济。
    明彻高厚,化及蠢灵。
    此总结统御三才、明幽两济之义,感通之理,毕见于斯矣。
    感毒羊之异,蛛罗拥白帝之躯。
    海北迩虏妇以羔羊入毒供圣,羊忽吐人言日:“天差勿取!吾染毒矣。”执妇杀之。迁默底纳,逆寇追急,潜入洞中,蜘蛛遂结网洞口,寇至见蛛网,遂不入。随文帝称吾圣为“白帝真君。”
    作放猿之凭,鸟衔篆真人之牒。
    士猎得獐,獐告于圣日:“有乳獐待食,乞还哺之再至。”圣人曰:“信乎?”獐誓曰:“必不失约。”纵之,如期而至;圣嘉其信,复纵之。獐回:“天差执一而失三矣:执爱,失吾约,失士禄,失吾生成之义。”圣乃命决于士,土曰:“来,斯信矣。吾体圣爱而爱,舍之矣。真主造尔,岂为我食耶?”竟纵之。有外道不服圣化,难之曰:“天差亦何征而为天差?俄有鸟衔金牒落下,有“穆罕默德是主饮差”之文。
    化洽人神,诚感鸟兽。
    此又总结感化万物之义。吾圣昼劝人,夜劝神。神之奉教,亦犹人之奉教也。
    大哉圣人!道 传千圣之宗,忠竭万天之主。
    列圣相承,传其为教之仪制,而宗旨在其中。宗旨者何?万行归一,是其所奉之主也。然而贤知愚不肖,不明主为何物。各用思维,不免过与不及之病,惑于异端邪说。吾圣教人先认识造化天地之主,而一切礼制功夫具从主起。诸家竭忠于天地神人而不明造化之主,异端邪说乘其虚疑而入,迷于鬼怪妖魔之妄。吾圣教人竭忠于造化天地神人之主,凡主之所造者绝不与事,则无疑矣。此吾圣之教所以历遍天下而不易,垂之万古而不移者;盖有由矣。
    感格牙之异,二百年母子重逢。
    圣世之前,密速尔国王排路格牙初即位,阅库;有库封铜甚密。发之,内有柜,柜有匣,匣有古经一册,备述末世圣人穆罕默德之出籍、德性。即辞母弃国,求圣于四方,遍历海山不得,二百年方归J归,见故国之风景如旧,而母子相见叙往事如昨。
    破泥法之惑,七千人心悦诚服。
    二氏首领你法格尼姻熟四教经书,通古今之学,率七千人以问难来。干问于答,咸归服圣教(另有干问录人
    见祥星于天阔,望紫气而识所生。
    圣世天见异星,普世见之。占之,知天方有圣者出,皆载宝来朝,朱乎得、忒尔撒两教学人见星皆惊,曰:“末世圣出,吾教不能久立矣。”皆欲谋杀之。圣初生时,紫气祥光覆盖宫室,识者见之曰:“此贵圣生矣。”
落明月于宫怀,盼白云而知所处。
    圣后赫底沏幼为女皇时,梦月落怀中。占者曰:“当有真圣人出,合配之。”圣自初生,即有白云罩顶;随其出入,人见白云,即知圣之所在。
    照临之下,影不留尘。覆载之中,心非住世。
    吾圣立日月之下,光胜两耀之明,故无影,若曰“圣即光也,光无影也。”圣居尘寰之中而心游物象之表,故无住,若曰“圣即天地之本然也,本然无住也。”
    咽怒气于丑蝗,掩尘埃于朽骨。
    尔里悉法土默于圣,圣谕尔里曰:“尔去某处,见物即食。”尔里往,见一螟丑甚,恶之,不得已而啖之,觉甚美,归复圣。圣日:“即尔之怒也。初啖为艰,咽之为美。拂意之事莫美于忍也。”锁哈白郊行,骨刺足中,痛甚,知为罪罚也,请戒于圣。圣以手拂之,出其骨大如麦。命以金兑之,多金莫能重,奇之。复命以量土加骨上兑之,遂重,愈奇,请解。圣人曰:“人之生也,贪得无厌。使土掩之,贪心息矣。”
    吝瓜分枣,割帐解衣。
    泽地进瓜,圣剖食之。使出,众士请日:“天差每食必先众,今也则否,何故?”圣乃分其余与众,味甚苦,弃之。圣人曰:“若彼时与尔众,必愧来人矣。是瓜味苦而益广也。”乡人进新枣一,枚,圣以分四十余人,皆得满口。乞丐告寒,割帐子之。又丐至,解衣与之。迢至拜时不能赴寺,天敕戒之云:“勿过展手,罹怨废政。”
    若其来树影,涌指泉,道括天地之机。
    圣野圃,召树荫蔽体,树即移至若人行。圣行旅无水,军士告急,圣以指纳器中,水即涌注如流泉。凡若此者,来去有无,悉听其呼应,非道括天地之机者孰能之。
    起亡命,息刑冢,诚回真主之怒。
    有士阵亡,母老无养,号诉于圣。圣命觅尸至,捧手告祝,尸忽跃起如常,开濠比有锁哈白查必尔思欲犒军而不能,圣觉其意召至,曰:“得汝所有,即足吾军。”对日:“仅得一羊、升面。”圣喜曰:“足矣。可烹羊治饼,毋启甄釜,俟吾来自给。”其妇忙于治馈,有二子戏于月台,见父宰羊,亦为戏宰,兄宰弟死。其母趋视,兄惊扑台下,折头亦死。其母以飨圣故,欲隐之,急抱二尸入房,掩裘下,圣至,自取飨军,千二百人皆饱飨而釜甄盈满如故。后举撰献圣,圣曰:“可呼二子来陪。”查必尔遍觅子不见。圣人曰:“不得二子誓不食。”妇乃悲号告故。圣人日:“试呼之,必来也。”二子应呼而至,绝无伤痕,嬉戏
如初。圣过荒冢,倏止步,捧手默祝,良久、欣然而去,弟子问之,曰:“适冢中行刑甚惨,吾不忍见之,因求主赦,止刑矣,是以乐之。”凡若此者,生死则赦,悉随其*纵,使非手握造化之权者孰能为之?吁噫!圣人之事大矣哉!
    大哉圣人!救炎灾于御问,熄狱焰于长桥。
    吾圣爱民慈众之心大也。今世拯民于水火,去诸迷途而归正道;后世救人于火狱,脱离罪业而享天堂。当公判赏罚之时而能吁庭告赦:使立烈日炕炎之下者,得蒙阴蔽而获清凉;趋长桥火焰之上者,荷其遮掩而得安渡。至于千古圣人帝王,当御问之时,渡桥之际,莫不告庇于吾圣以保安宁焉。
    仙神称颂,庶类瞻依。
    大地神诋无不称颂其德,灵蠢物类无不瞻依其化。先天地颂其开化之功能,中天地颂其德教之广被,后天地颂其仁慈博爱之恩荣。而先、后天之一切理象人物,莫不披其光明而得正路。后世之一切功过赏罚,莫不赖其提拔而获超升。吾圣之事大矣哉!
    孰谓能文,裣云天授。
    吾圣生而知之,不由学习;天赋能文,不施词藻。吐辞为经,举足为法,天下古今文人才子未能与之匹也。
    毋曰人子,普颂钦差。
    经曰:“穆罕默德非尔人父也,第为真主饮差也。”又曰:“予差尔何?为慈悯普世也。”时人见吾圣人上无父母,下无子嗣,根系皆绝,共为讥之。真主降敕以晓之。若日:“圣人之事不可以凡等例也。凡人皆根系于祖、父,吾圣则根系于真主。凡人以予嗣为继后,吾圣则以天下之遵道者为继后也。”
    道不吾行,弃墨克之溺土。
    墨克人陷溺于异端邪说,不行圣人之道,圣人因奉命弃墨克而迁默底纳,道乃大行。
    德犹可眷,采几杖于枣株。
    圣初至默底纳,讲经说法依枣树下。既而起建寺宇,设立谕台则乘高讲谕。而枣树夜泣流液,圣喻其意,乃断枣为杖,登台柱之。
    恩隆六贵,迈有生之列圣。
    真主以六事贵吾圣人,从古列圣未之有也:一。以普地为净土,是处皆可礼拜,不必拘于一处一寺。二以们上代沐浴,凡不得水者,或不能用水者,们士为净。三、普天率土遵其教化,至于永世,无庸改革。四、赢财为义(赢财,俗曰“横财”八 五、不须威怒而远译畏服。六一独得真主隆爱之厚,容其救度古今圣凡;至于天地神诋,无不仰企其庇佑。有此六贵,故能卓越千古而永垂万模也。

    金井,圣冢也,圣辞世之后数有遗书见于冢上。迁都之九百年一见,一千年再见.一干又八十年又见,凡三见矣。书义以忠主恕人为吃紧,而以礼拜为至要也。圣陵在默底纳,冢上有汤瓶,天生祖母禄宝石为之。每日五时未礼拜前,瓶水自满,时过则瓶水竭。每日如是,至今如是,鲁密国帝王以此感应而顺教焉。
    作两世之首领,为万天之模范。
    两世,或谓理世、象世,或谓今世、后世。盖吾圣在理世为万命之元首,在象世为万圣之领袖,在今世为道统之宗师,在后世为主阙之先领也。万天即万世,吾圣之教乃天下万世之模范。凡为教者,类于吾圣之教则正,背于吾圣之教则邪。风俗仪制不无少异耳,心同理同故也。
    大哉圣人!困而能施,贵而不骄,高而不满,衰而能勤,柔而有屈,净而长往,穷神知化,复命归真。
    此言圣人之德见于身者有如此。明武宗皇帝评论诸教,谓侍臣曰:“儒者之学虽可以开物成务,而不能穷神知化。佛老之学似类穷神知化,而不能复命归真。然诸教之道皆各执一偏,惟清真认主之教深原正理,此所以垂教万世、与天壤久也。”
    明非日月,所照者远。恩非雨露,所泽者深。寿莫极于鲁格马尼,富莫极于苏来马尼,道莫极于吾圣。寿有时而穷,富有时而尽;吾圣之道,与天壤久,与日月光。虽教有殊涂,下愚不移。或损状冒玉,画地而止。若病及青育,其何伤于日月之明?
    此言圣人之化,被于横竖上下者如此。
    迄今千载而下,率土东西,遵圣人之化:见其男女正,长幼序,贵贱分,亲疏别;君义臣行,父慈子孝,兄宽弟忍,夫和妇顺,师严道尊;骂忠信,禁奸诡,助丧问病,息讼解争,顾爱亲戚,和睦邻里;恤孤弱,悯因贫,刑罚不设,盗贼不举,画地而禁,道不拾遗。
    此言圣人之化,见于伦常日用之间者如此。
    大哉圣人!功同天地之能,道冠人神之表,宜其渗渗流波,毫光侵斗。
    渗渗,泉名,在墨克城内克而白前灵器殿后,古称仙泉。其水清冽甘香,能祛诸邪,愈百病,更能息飓风。海舟多取之,遇风浪洒之顿息,盖圣人感应之遗也。圣人坟冢乃天生祖母禄宝石为之,纵广六尺余,冢上毫光日夜侵云而起,可望百里之外,盖圣人道德之征也。
    可谓至矣!可谓至矣!噫!微圣人吾将安归?微圣人穆民安归?
    天下之归圣人,若百川之归海也,归之者为正为顺,不归之者为迷为逆。噫!若而人,吾不能睹其光幸而服其教,不能至其国幸而蒙其化。圣人往耶未往耶?圣国远耶不远耶!
圣传真道网—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www.chinasufi.cn
发表于 2011-4-5 10:10:34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尊美 好夸赞
圣传真道网—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www.chinasufi.cn
发表于 2011-4-11 18:04:01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尊美 好夸赞
圣传真道网—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www.chinasufi.cn
发表于 2011-4-26 10:54:43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坚持圣传真道
圣传真道网—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www.chinasufi.cn
发表于 2011-5-8 14:07:28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尊美 好夸赞
圣传真道网—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www.chinasufi.cn
发表于 2011-5-10 14:15:5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的美德。
圣传真道网—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www.chinasufi.cn
发表于 2011-10-18 15:26:1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4# 穆民之子
圣传真道网—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www.chinasufi.cn
发表于 2011-11-27 14:05:57 | 显示全部楼层
圣传真道网—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www.chinasufi.cn
发表于 2013-11-4 21:45:2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虽未尽识,但从其子间犹可深斯!
圣传真道网—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www.chinasufi.cn
发表于 2016-10-30 20:14:0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鼻祖阿丹为开天辟地之祖也。传曰:惟鼻孔先开,以喻阿丹也一人怀母腹中诸窍皆闭。人祖初生,游历诸天,见天额云“穆罕默德是主饮差”,不知其为何世何人。真主敕命曰:“乃尔之子孙,万圣之领袖也。”阿丹恩见其人,命下曰:“即汝当体有其元形,举指可见。’啊丹遂举食指,额上沁丸之光映于指甲,而于甲镜之中见圣光焉。元命者,万命之元,即先天万理之根原也。大哉乾元!至哉坤元!资始资成之谓也。
圣传真道网—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www.chinasufi.c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圣传真道网

GMT+8, 2018-5-28 09:04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