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登录 | 注册 | 找回密码

苏菲论坛—圣传真道网旗下中文社区 中国伊斯兰苏菲学术论坛 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端庄穆斯林信仰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楼主: 塞外牧人

关于圣人品格的论述及实例资料汇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10-26 23:45:1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篇 登霄篇
本篇旨在通过登霄之夜发生在至圣身上的奇迹说明真主降示给他的恩典,他包括了至圣与真主之间的交言诉己、面见真主、率领列圣礼拜、登天直到极境的酸枣树(忘忧树),以及他所见的真主的诸多大显迹。

真主为至圣在其圣品中降示的特恩之一就是登霄之夜所发生的故事,这个故事象征着至圣所拥有的宏大品级。尊贵的《古兰经》提示了登霄之事,正确的圣训也解释了它的发生。真主说:“赞主清净!他带着他的首仆在一夜之间从禁寺夜行到了远寺——就是我们赐福了其周围的那座寺,以便我们让他见证我们的众多显迹。的确,他就是全听一切的、全观一切的。”(十七章1节))真主还说:“ 第一门 第五篇 ”(五十三章1—18节)

据此,穆斯林中间在至圣夜行登霄故事的真实性问题没有分歧,因为这是《古兰经》的明文启示,而且,还有许多广为流传的圣训也详细解释了这件事,说明了其中发生的许多奇异事件,他们象征着我们的圣人穆罕默德(愿主赞美之、祝安之)的特品。因此,我认为应该在此把那些圣训中最全面地讲述登霄事件的一段圣训加以引证,同时,我也认为应该把另一段圣训中讲述过的,而这段圣训却没有提及的附加内容在此予以引证:

我亲耳听到法官艾卜?阿里、法学家艾卜?拜哈尔、法官艾卜?阿布顿拉?泰密命仪以及我们的很多长老都讲述说:在圣门弟子艾奈斯?本?马立克传之于再传弟子萨比特?艾利白纳宁仪、萨比特传之于罕玛德?本?塞莱麦、罕玛德传之于筛仪巴努?本?范鲁赫、筛仪巴努传之于穆斯林?本?罕佳芝、穆斯林传之于伊本?苏福扬、伊本?苏福扬传之于艾卜?艾哈麦德?艾利佳鲁迪、艾卜?艾哈麦德传之于艾卜?安巴司?艾利拉继仪、艾卜?安巴司?艾利拉继仪传之于艾卜?安巴司?艾利欧宰忍仪的一段圣训中说:真主的钦差大圣说:“‘布拉格’闪电仙马被牵到了我的跟前,它是一匹比驴子大、比骡子小的白色的动物。它把蹄子伸开放在翅膀的尽头。”他说:“我就骑在它身上一直到了圣殿,我就把它栓在圣人们栓马的环子上。然后,我走进了清真寺,在里边礼了两番拜。然后,我就出来了。珈百列大天神就带来了一壶酒和一壶奶,我就选择了奶子,珈百列大天神对我说:‘你选择了天性。’然后,我们被升上了天。到了天上,珈百列要求打开天门时,听见有声音说:‘你是谁?’他说:‘是珈百列。’那声音有问:‘谁与你在一起?’他说:‘穆罕默德。’那声音问到:‘你已被派去接他上天吗?’他说:‘我就是被差去接他上天的。’天门就为我们而打开了,我在那里见到了阿丹(愿主赞颂之、祝安之),他欢迎了我并为我做了求福的祈祷,然后,我们升上了第二重天,珈百列要求打开天门时,听见有声音说:‘你是谁?’他说:‘是珈百列。’那声音有问:‘谁与你在一起?’他说:‘穆罕默德。’那声音问到:‘你已被派去接他上天吗?’他说:‘我就是被差去接他上天的。’天门就为我们而打开了,我在那里见到了我的两位表兄麦尔彦之子尔萨和宰凯仁雅之子叶赫雅(愿主赞颂之、祝安之),他俩欢迎了我并为我做了求福的祈祷,然后,我们升上了第三重天,珈百列大天神如前所述那样打开了天门,我在那里见到了优素夫(愿主赞颂之、祝安之),觉得他已被赋予了整个美的一半,他欢迎了我并为我做了求福的祈祷。然后,我们被升上了第四重天,珈百列大天神如前所述那样打开了天门,我在那里见到了伊德里斯(愿主赞颂之、祝安之),他欢迎了我并为我做了求福的祈祷。关于他,真主曾说过:‘我们把他提升到了崇高的位置。’(十九章57节)然后,我们被升到了第五重天,珈百列大天神照例打开了天门,我在那里见到了哈伦(愿主赞颂之、祝安之),他欢迎了我并为我做了求福的祈祷。然后,我们被升上了第六重天,珈百列大天神照例打开了天门,我在那里见到了穆萨(愿主赞颂之、祝安之),他欢迎了我并为我做了求福的祈祷。然后,我们被升上了第七重天,珈百列大天神照例打开了天门,我在那里见到了伊布拉欣大圣背靠着兴荣圣殿;每天有七万名天神来拜访他,他们(告辞后)不再次回来。然后,我被带到了极境的忘忧树跟前。我发现它的叶子象大象的耳朵,它的果实象宝罐,它被一个来自真主的命令的覆盖物所覆盖,面对它那任何人都无能描述的美,我陶醉了。真主就向我启示了他所要启示的,并钦命我要每天每夜做五十番礼拜。然后,我就降下来到了穆萨跟前,他说:‘你的养育主给你的教民命了什么?’我说:‘五十番礼拜。’他说:‘请你回去向你的养育主请求减免吧!你的教民的确做不了那么多,我已经考验过了以色列人,我知道他们做不到。’圣人说:‘我就返回到我的养育主跟前,我请求,我的主啊!求你减轻我的教民的负担吧!真主就为我减免了五番礼拜。’我就回到了穆萨跟前,对他说:‘我的主为我减少了五番拜。’他说:‘你的教民的确做不了那么多,请你回去向你的养育主请求减免吧!’圣人说:‘我就这样在我的养育主和穆萨之间来回奔波了多次,直到真主说:‘穆罕默德啊!主命就是每天每夜五番礼拜,每番礼拜按十番计算,就是整整五十番礼拜,谁举意做一件善功但没做成,就已经给谁记了一件善功,谁完成了它,就给他记了十件善功;谁举意做一件恶事但没作成,给他什么也不记,谁作成了它,就给他只记一件罪过。’圣人说:‘我就降下来直到穆萨跟前把主的旨意告诉了他。’他说:‘请你回到你的养育主跟前在请求他减免。’真主的钦差大圣讲,我对他说:‘我返回我的养育主跟前,请求的次数太多了,我都感到害羞了。’”尕迪?安雅德说:“——愿主引导他——说,萨比特完整无误地传述了这段传自圣门弟子艾奈斯的圣训。再也没有任何一个人从他口上传述了比这段圣训更正确的传述。其它传述艾奈斯的圣训的人把这段圣训传的混乱不堪,尤其是舍里克?本?艾比?奈米尔的传述,他在他传述的一开始就提到了天神降临圣人,打开他的肚腹用渗渗泉水洗圣人的事,然而,那时发生在圣人孩提时代的事,那时他还没有接受天启。舍里克在他的传述中说(登霄)是发生在圣人接受启示以前的事并讲述了登霄的故事。但事实上,登霄是发生在圣人接受启示以后的事,这是没有任何分歧的正统观点。很多前贤都认为登霄是发生在迁移事件的前一年,也有人认为比这还要早。据罕玛德?本?塞勒麦的传述,萨比特也从圣门弟子艾奈斯单独传述了圣人在其乳母家中与儿童们玩耍是天神降临并打开他的心灵的故事,在这个传述中并没有提到登霄事件——正如其他人传述的那样。正是基于这个原因,他正确的把两个事件分开了,认为登霄事件中,圣人先从禁寺夜行到了远寺,然后从远寺升天到了极境的忘忧树,这是一个单独的故事,圣人是首先到达远寺的圣殿,然后才被从这里带上了天的。这样,他就解开了迷惑了其他传述人的问题。优努思传述说:伊本?什哈本从圣门弟子艾奈斯口上传述说:“圣门弟子艾卜?赞尔讲述真主的钦差大圣的圣谕说:‘我的房顶被打开,珈百列大天神降了下来并打开了我的心,然后,他用渗渗泉水洗了它,接着他拿了一只装满了智慧和信德的金盆子把他倾倒在我的心中并把他重新合在一起。然后,他握住了我的手,我们就升上了天……’”) 再传弟子格塔德也从圣门弟子艾奈斯的口上传述了他传自马立克?本?索阿索阿的圣谕,其中有些对故事细节的前置和后置、增加和删节以及列圣在天上的次序的不同。总之,萨比特从圣门弟子艾奈斯传述的圣训最精确、最完整。在关于登霄事件而传述的圣训中,有许多上面没有提到的附加内容,其中有些插曲有助于我们完成本书写作的目的,我们就在这里一并把它们列举出来:

伊本?什哈宾传述的圣训中有:每一位圣人对他说:“欢迎你!清廉的圣人!清廉的兄弟!”只有阿丹和伊布拉欣两位圣人对他说:“欢迎你!清廉的圣人!清廉的孩子。”

伊本?安巴司的传述中有:“然后,我就被升了上去,直到我出现在一个高位上,我在那里听见天笔写字的响声。”

艾奈斯的传述中有:“然后,我又被带着继续升天,直到我到达了极境的忘忧树,它被种种光彩所覆盖,我不知道那是什么。”圣人说:“然后,我被带入了天堂。”马立克?本?索阿索阿的传述中有:“当我经过他(即穆萨圣人)时,他哭了,有声音喊到:‘你哭什么?’他说:‘主啊!这位真仆,你在我之后差遣了他,他的教民中进入天堂的人要比我的教民中进入天堂的人多。”)
圣传真道网—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www.chinasufi.cn
发表于 2008-10-26 23:46:30 | 显示全部楼层
艾卜?呼莱勒传述的圣训中有:“我发现自己已经身居一伙圣人中间,礼拜时间到了,我就率领他们做了礼拜。有人说:‘穆罕默德啊!这是火狱的守护神马立克,请你给他祝安吧!’我转身看时,他早已抢先给我说了祝安辞。”艾卜?呼莱勒的传述中也有:“然后,他开始飞行到了耶露萨冷,他就降了下来,把他的仙马栓在一块岩石上,就与许多天神一起做了礼拜。礼拜做完后,他们问:‘珈百列呀!这位与你一道的人是谁啊!’他说:‘这是穆罕默德,真主的钦差大圣,万圣的封印者。’他们问:‘你已被差遣去接他上天了吗?’他说:‘就是。’他们说:‘愿真主向这位兄长和代理者致敬!这是一位多么优美的兄长啊!这是一位多么优美的代理者啊!’然后,他们一道拜会了列圣的灵魂。他们就齐声赞颂了他们的养育主。他提到了每一位圣人的赞颂之辞,他们是伊布拉欣、穆萨、尔撒、达吾德、苏莱曼。其后,他提到了圣人的赞颂之辞,他说:‘穆罕默德赞颂他的养主说:你们每一个人都赞颂了自己的养育主,我也要赞颂我的养育主:一切赞颂全归真主,他差遣了我做对众世界的仁慈的化身,全人类的报喜者、警告者;他给我降示了分辩真伪的经典,其中有对万事的阐言;他把我的教民造成了最优秀的教民,他使我的教民成了至中至正的教民;他把我的教民造为万民的先驱者的同时,也把他们造成了万民的后继者;他为我开拓了我的心胸,替我卸下了我的重负、为我升高了对我的赞颂之辞;他把我造为万有的开元者和封印者。’伊布拉欣评述说:‘就是凭着这一点,穆罕默德比我们大家都贵。’然后,他提到他被升上了最近之天,从一重天到了另一重天,其余内容与前所述。”

伊本?麦斯欧德传述的圣训中有:“我一直被升到了极境的忘忧树,它在第六重天上,1 从地上升上去的到此为止就被拿走了,从它上面降下来的到此为止被拿走了,真主说:‘当忘忧树被覆盖物所覆盖时。”(他认为:是不计其数的金蝴蝶。

从热比阿?本?艾奈斯传自艾卜?呼莱勒的圣训中有:“有声音对我说:‘这就是被称为忘忧树的极境,你的教民中每一位功修圆满你的道的人都要升华到这里,它就是忘忧树,也就是极境,从它的根茎中流出其水永不腐蚀的河流、许多其奶永不变味的河流、许多其酒使饮者陶醉的河流、许多其蜜被精选的河流,它是一个骑马的人在其荫阴下行走七十年的树,它的一片叶子可以覆盖万有,它被光所覆盖,它也被许多天神所环盖。’这就是真主的启示:‘当忘忧树被覆盖物所覆盖时’这句经文的意思。”其后,真主对他说:“你祈求吧!”圣人说:“你已把伊布拉欣封为挚友,并把巨大的国权赏赐给了他;你已让穆萨与你直接谈话;你已赏赐了达吾德巨大的国权,你使铁为他而变得柔软,你为他制服了群山;你封赐了苏莱曼巨大的国权,你为他制服了精灵、人类魔鬼和飓风,你给他赏赐了他之后任何人也不应得的国权;你给尔撒教授了《讨拉特》旧约、《引支勒》新约两部经典,你使他治愈天生育、麻疯病,你保护了他和他的母亲不受被驱逐的恶魔的伤害,他就对他俩无计可施。”他的养育主就抚慰他说:“我已封你为挚友和爱圣,这早已被写在《讨拉特》旧约圣经中了:“穆罕默德是至仁主的爱圣;我已向全人类差遣了你;我已只把你的教民选为万民的先驱者的同时也选为了万民的后继者;我已经造定你的教民在作证你就是我的首仆和我的钦差大圣之前不允许他们发表讲话;我已经在把你定为最先受造的圣人的同时,定你为最后差遣的圣人;我已经赏赐了你七个赞辞,我从没有把它赏赐给你之前的任何一位圣人;我已经给你从我的至高之天的宝藏中赏赐了《黄牛章》的结尾经文,我从没有把它赏赐给你之前的任何一位圣人;我已把你任命为万有的开元者、封印者。”在另一传述中说:“真主的钦差大圣被赐予了三件大恩:它是被赐予了五时的礼拜,被赐予了《黄牛章》的结尾经文,他的教民中不犯举伴真主之大罪的人都被赫宥。”也有另一种说法说:“第一件恩典是在登霄之夜‘他的心灵没有否认他所见到的。’第二件恩典是‘他的眼光既没有斜视、也没有过视。’第三件恩典是他看见了珈百列大天神长着六百个翅膀的原形。”

舍里克传述的圣训说他在第七重天上见到了穆萨,他说那是由于他享受了与真主直接谈话的殊荣,他说:“然后,我被升到了七重天之上,其中的究竟只有真主自己知道。”穆萨说:“我没有想到过有谁还要比我升得更高。”据艾奈斯传述说:“圣人率领列圣在耶路撒冷圣殿做了礼拜。”艾奈斯讲述说,真主的钦差大圣说:“有一天,我正在静坐时,珈百列大天神(愿主赐他平安)进来了,他在我的双肩之间打了一下,我就站起来到了一棵树跟前,其中有两个象鸟窝一样的坐盘,他坐在其中的一个上,我坐在另一个上,它就变大了,直到布满了东、西两个天际,假如我愿意,我就能摸到天,我眨着我的眼睛看时发现了珈百列,他就象紧贴在驼身之上、驼鞍之下的驼衣那样,我就明白了他拥有的关于真主的知识比我更贵。天门为我而打开了,我看见了巨光,幔帐为我垂下了,他的空隙处镶嵌的都是珍珠和宝石。然后,真主向我启示了他所意欲的启示的一切。”  班啧尔提到圣门四贤阿里?本?艾卜?塔立布(愿主喜悦之)传述说:“当真主意欲给他的钦差大圣教授宣礼词时,珈百列大天神带着一匹名叫‘布拉格’的闪电仙马降临了,他就去骑它,但它显出不驯服的样子。珈百列对它说:‘静下来吧!指真主起誓:从没有一位比穆罕默德在真主面前更尊贵的人骑过你。’他就骑上它一直到了至仁主面前的幔帐之前,就在这时,有一位天神从幔帐里走出,真主的钦差大圣问:‘珈百列呀!这是谁?’他回答:‘指凭着真理差遣了你的主宰起誓,我就是万有中最接近真主的一位,但这位天神,自我受造直到这时为止,我从未见过他。’那位天神就说:‘真主至大!真主至大!’幔帐后面就有声音说:‘我的臣民说的对,我至大!我至大!’接着,天神说:‘我作证除真主外没有一位应受拜的主。’幔帐后面就有声音说:‘我的臣民说的对,我就是真主,除我之外,没有一位应受拜的主。’在余下的宣礼词中,他也提到了同样的话,只有‘快来礼拜!快来耕耘!’除外,没有提到任何回答之词。他说,然后,那位天神握住了穆罕默德的手,把他推让到了领拜者的位置,他就当‘伊玛目’率领天上的居民做了礼拜,其中有阿丹和怒海。

四世圣孙穆罕默德?本?阿里?本?侯塞因——他就是这段圣训的传述人——说:“真主替穆罕默德全美了他在诸天和大地居民之上的殊荣。”尕迪?安雅德——愿主引导他——说:“这段圣训中提到的幔帐是属于被选者眼前的幔帐,而不是属于真主的幔帐,因为,被选者才有幔帐,而创造主——赞颂主的名号尊严无比——是与幔帐无关的,任何幔帐都罩不住他。因为,幔帐所能罩住的只是可感的有限实体,所以,显现在受造者以及他们的眼光和理解力面前的幔帐是真主为所欲为地为他们而设置的,”正如真主所说的:“决不然!那一日,他们的确是要被幔帐遮住看不见他们的养育主的。”(八十三章15节)这样,这段圣训中“就在这时,有一位天神从幔帐中走出”一句话中的“幔帐”一词应该指的是一个用来阻挡他之外的天神的幔帐,以免他们窥见那个幔帐后面显现的主的大能和尊严、精神世界(麦莱库特)和超精神世界的奇观妙景。这种解释的正确理由是珈百列大天神针对从幔帐中走出来的那位天神所说的那句话:“但这位天神,自我受造直到这时为止,我从未见过他。”这就证明了这个幔帐不是属于真主的。这种解释正确的另一个理由是圣门弟子凯尔布对“极境的忘忧树”所做的解释,他说:“天神们的知识到此为止,他们从这里奉受真主的命令,他们的知识不能超越它。”至于圣训中提到的“到了至仁主面前的幔帐之前”一句话,其中可能有一个正偏组合中正次省略的问题,即“至仁主的至高之天”或“至仁主的一大显迹”或“至仁主的真知理境中显现的妙义”或比这这些解释更深的真主自己最明嘹的意义,这种表达方式正如《古兰经》中的这节经文所运用的表达方式:“你询问一下城镇吧!” (十二章82节)即指城市的居民(因为城市不会说话,能说话的是城市的居民)。这段圣训中“幔帐后面就有声音说:‘我的臣民说的对,我就是真主,除我之外,没有一位应受拜的主。’的表面意义说明圣人在这个境地中听到了真主的话,但这是从幔帐后面听见的,正如《古兰经》所说:‘任何一个人,真主不宜与他直接讲话,除非是启示或者从幔帐之后或者差遣一位天神为使凭真主的命令向他启示他所意欲的,真主确实至高无上的、充满智慧的。”(四十二章51节)这里,“从幔帐之后”的意思就是人看不见真主,人的眼睛被一个幔帐所遮住。如果至圣穆罕默德肉眼看见真主的观点正确的话,那么,它可能指的是另一个事件,它发生在这次事件之前或者之后,真主从他的肉眼上揭开了幔帐,让他看见了真主……真主至知!
圣传真道网—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www.chinasufi.cn
发表于 2008-10-26 23:49:1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篇 浑体登天篇
关于至圣的登霄事件到底是灵魂的登霄,还是肉体的登霄这一问题,先贤和学者们有三种主张:一部分认为它是灵魂的登霄,是一次梦境中发生的事件。这些人一致认为圣人们的梦境是真实的,是真主的启示。圣门弟子穆阿威叶是持这一主张的。据说圣孙哈桑也持这种主张,但著名的传述证明他反对这一主张,穆罕默德?伊本?伊斯哈格指明了这一点。其证据是:

当时,我们对你说:‘你的养育主确已包罗了众人。’我们只把我们所昭示给你的那个奇观做为对众人的考验,那棵在《古兰经》中被诅咒的树也同样(是考验)。我们在恫吓他们,但那只使他们大家蛮横。”(十七章60节)(2),从圣妻阿依莎口上传述的话:“我没有丢失真主的钦差大圣的身体。”

圣训中有:“当我正在睡觉时。”(4),圣门弟子艾奈斯所说的:“他正在禁寺里睡觉。”他在这个故事的结尾提到了“我就睡过来了,我发现自己就在禁寺里。”

绝大多数先贤和穆斯林大众都认为那是肉体的登霄,而且是在清醒时发生的,这才是正确的主张。持这一主张的人有:伊本?安巴司、贾比尔、艾奈斯、厚载法、圣门次贤欧麦尔、艾卜?呼莱勒、马立克?本?索阿索阿、参加过白德尔大战的艾卜?罕白特、伊本?麦斯欧德、段哈格、塞尔德?本?朱拜尔、格塔德、伊本?穆散亦博、伊本?什哈宾、伊本?载德、圣孙哈桑、伊布拉欣、麦斯露格、穆佳赫德、伊克热麦、伊本?居来敬。这也是阿依莎的传述的证据,著名经注学家托百里仪也持这一主张,伊玛目艾哈麦德?本?罕百里以及一大部分穆斯林人士都坚持这一主张。在后辈的学者中,绝大多数法学家、圣训学家、“凯俩目”信仰学家和经注学家都持这一主张。

另一部分人说:登霄事件中从禁寺到远寺的夜行是肉体的,是在清醒是发生的,其中从远寺升天的事件是灵魂的。他们的证据是:

“赞主清净!他带着他的首仆在一夜之间从禁寺夜行到了远寺——就是我们赐福了其周围的那座寺,以便我们让他见证我们的众多显迹。的确,他就是全听一切的、全观一切的。”(十七章1节)经文把远寺说成了夜行的尽头,表达了对其中显示的真主的大能的赞叹、赞扬了真主赐予圣人的高贵品级。显露了真主通过让他夜行的方式降示的恩宠。这些人说:假如圣人以身体的夜行到达过远寺以外的地境的话,真主肯定会在经文中提到它,因为它能更圆满的表达对圣人的赞扬。另外,圣人是否在耶露萨冷的圣殿中礼了拜的问题上,也有不同主张。在艾奈斯以及其他人传述的圣训中有圣人在那里礼了拜的说法,这一点我们在上文中已经提到了。厚载法?本?艾利亚玛尼否认了这一说法,他说:“指真主起誓,他们俩一直骑在‘布拉格’仙马背上,直到他俩一起返回。”

尕迪?安雅德——愿主引导他通向正确的主张——说:“这一问题中的真理结论,如果真主意欲,它也就是正确无误的结论——是:登霄事件中讲述的整个故事就是身体和灵魂的浑体升天。经典的明文、正确的传述、健全的理性思维都证明了这一点:

在一般情况下,不允许对经文的表义和实义进行解释,只有在表义和实义所表达的意思显得不可能时,才允许对其进行解释。圣人在清醒的状态中以肉体升天并不是一件不可能的事。(2),如果登霄事件是一场梦境的话,真主一定会说:“他带着他的首仆的灵魂在一夜之间从禁寺夜行到了远寺。”而不会说:“他带着他的首仆在一夜之间从禁寺夜行到了远寺。”(3),真主说:“他的眼光既没有斜视,也没有过视。”

假如登霄是一场梦境的话,那么,它就既构不成一个奇迹,也不能算成是一个为圣的征兆;不信道者也不会认为那是虚无缥缈的事,他们也不会因这件事而拒绝承认他;那些信仰不坚强的穆斯林也不会因此而受到诱惑并判教,因为在梦境中什么事都可以发生,不值得引起轩然大波而发生拒绝相信的事。实际上,他们拒绝相信的原因就是因圣人告诉他们他的升天事件是在清醒的状态中发生的肉体登天。(4),根据艾奈斯传述的圣训,圣人在耶露萨冷率领列圣做了礼拜,根据其他人的传述,圣人在天上率领他们做了礼拜。(5),珈百列大天神带着‘布拉格’闪电仙马的降临以及登霄过程中发生的一系列事件,包括打开天门、天神所问的“谁和你在一起?”他回答:“是穆罕默德。”圣人在天上与列圣的会面、列圣与他的谈话和对他的欢迎、指定天命礼拜以及圣人在真主与穆萨之间因礼拜次数的减免而进行的来回奔波,这一切都说明登霄事件就是肉体和灵魂的浑体登天。其中的一个传述说:“他——即珈百列握住了我的手,带着我升了天……,然后,又带着我升天,直到我出现在一个高位上,我在那里听见了天笔写字的响声……”。,(6),有些传述说,他到达了极境忘忧树,并进入了天堂,在那里见到了他所提到的一切。) (7),伊本?安巴司说:“那是圣人看见的肉眼见证,而不是梦境。”

(8),圣孙哈桑传述的圣训有:“我正在房间里睡觉时,珈百列大天神降临了我,从我后面打了我一下,我就醒过来站了起来,但没有看见什么,所以,我就又重新入睡了——”他提到如此发生了三次,他说:“在第三次,他抓住了我的胳膊,拉着我到了禁寺的门边,那里有一匹仙马。”接着,他讲述了‘布拉格’仙马的情况。
(9),乌姆?哈妮传述说:“真主的钦差大圣被带着夜行的那天夜里,他就住在我的家里。做完宵礼后,他就睡在我们家里了。黎明之时刚刚到达时,真主的钦差大圣叫醒了我们。当他与我们一道做完晨礼时,他说:‘乌姆?哈妮呀!正如你亲眼所见,我在这个谷地里与你一道做了宵礼,然后,我来到了耶露萨冷的圣殿,在那里做了礼拜,然后,我又与我们一道做了晨礼——正如你亲眼所见。”很明显,这里指的就是浑体登天。, (10),据善达德?本?奥斯所传,圣门大贤艾卜?伯克尔说:“在圣人被带着夜行的那天夜里他对他说:‘真主的钦差大圣呀!昨天夜里,我在你睡觉的地方找过你,但我没有发现你。’圣人回答说:‘珈百列带着我到了远寺。’”(11),相传,圣门次贤欧买尔说:“真主的钦差大圣说:‘我被带着夜行的那天夜里,我在远寺的前方做了礼拜,接着,我上了大岩石,我发现上面有一个天神站在那里,他的手里有三只杯子……。”
这些发自圣人之口的自白,其意义明确,它们也不是什么不可能发生的事,因此,我们应该接受它的表面意义。

(12),在圣门弟子艾卜?赞尔传述的圣训中,圣人说:“我的屋顶被打开了一个洞,当时,我在麦加城,珈百列大天神就降了下来,他打开了我的胸膛,用渗渗泉的水洗了它……,然后,他握住我的手带我升了天。”(13),圣门弟子艾奈斯说:“天神降临了我,他们带着我到渗渗泉边,我的心灵就被打开了。”(14),圣门弟子艾卜?呼莱勒说:圣人说:“我在自己的房间里,古莱氏人向我询问一些我夜行过程中见到的事,他们问及了一些我没有确切记清楚的东西,我感到了从未有过的极度尴尬,真主就为我升起了它(指耶露萨冷城),我就又看见了它。”圣门弟子贾比尔也传述了与之相似的圣训。

(15),生命,圣门次贤欧麦尔在传述关于夜行的圣训时说:圣人说:“然后,我回到了赫迪哲跟前,她连身子都没有侧转一下。”
圣传真道网—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www.chinasufi.cn
发表于 2008-10-26 23:50:2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篇 辩惑篇
这一篇是用来驳斥主张登霄事件是一场梦境的人们的证据的。他们的第一个证据是:“我们只把我们所昭示给的那个奇观做为对众人的考验。”(十七章66节)

我们的回答是:真主启示的经文:“赞主清净!他带着他的首仆在一夜之间从禁寺夜行到了远寺。”为反驳他们的证据,因为梦境中所见的事不能被叫做夜行,而且经文中“对众人的考验”一语也支持那是肉眼见证的奇观、圣人浑体登天的主张。一场梦境既不会构成对众人的考验,也不会导致任何人去否认它,因为任何一个人都可能在梦境中梦见宇宙奇观,在同一个时间梦见跨地区的梦境。此外,我们还应该知道,经注学家们对这节经文降示的背景有不同的说法,他们中的一部分认为那是针对候岱比亚协议事件降示的经文,是指当时人们对圣人通过睡梦做出的决定产生的怀疑而言的;其他经注学家则有另外的说法,不一而足。

他们的第二个证据是:

他们说:圣训中有几处地方把登霄事件称做睡梦。例如:“在睡着和清醒之间时。”“他正在睡觉时。”“然后,我醒过来了”等。

[我们的回答是:睡觉一词的运用一点也不能证明登霄事件就是一场梦境。它在圣训中出现有几种可能性:(1),天神降临时,圣人正在睡觉。(2),圣人被带上天之前,他正在睡觉。(3),除了“后来,我醒过来了,我发现自己在禁寺里”一语指出睡觉之外,整个故事中没有其它可以证明登霄事件就是梦境的说法。也许,这里圣人所说的“我醒过来了”指的是他登霄后回到家里就睡着了,然后,从这一觉中醒过来到了禁寺,支持这种解释正确的证据是 :登霄事件没有持续一整夜的时间,它所用的时间只是其中的一部分;也许,圣人所说“我醒过来了,我发现自己在禁寺里”指的是他被他所见到的天地之间的奇观异景所淹没,他的内在灵魂被他所亲眼所见到的天庭之士以及真主的种种宏大显迹所陶醉,他在那种精神世界的境界一直没有醒过来,没能返回他的人性境界,直到他到达禁寺时才觉得自己醒过来了;第三种解释是:圣训中使用的表面意义上的睡和醒都是真实的,但登天是肉体登天。在这种境界中,他的眼睛虽然闭着,但心灵是清醒的,因为圣人们的梦都是真实的,他们的眼睛虽在睡觉,但心灵却从不入睡。一些有真乘境界的苏菲人士倾向于这种观点,他们中有人说:“让他闭上双眼的目的就是不要使任何物性事物打搅他,让圣人一心向主。但这种境界不适宜于他率领着列圣礼拜的时刻,也许,圣人在这次登霄事件的过程中经历了种种不同的境界。”第四种解释是:圣训中的睡觉一词在这里是用来表达睡觉的姿势的。有几个传述可以支持这种解释的正确性,一个是阿布都?本?呼默德从罕玛穆口中传述的“我正在睡觉或着躺着睡觉的时侯”;另一个是呼德伯特传述的:“我正在‘哈推木’或在屋里躺着睡觉时;”最后一个是:“我正在睡觉与清醒之间时”,圣人用这句话表达了自己睡觉的那种姿势,因为在大多数情况下人刚入睡时的情形就是那样的。一部分学者认为这段圣训中诸如睡觉、劈开肚腹、真主临近等附加内容,其实是由舍里克传自圣门弟子艾奈斯的圣训中的,他传述的这些附加内容是不精确的,因为在正确的圣训中劈开肚腹事件发生圣人宣告为为圣以前的孩提时代。他的传述不正确的另一个证据是他在其中提到:“在差遣为圣以前”,但根据全体学者的公决,登霄事件发生在圣人受命以后。这一切说明艾奈斯的传述是一个赢弱的圣训,值得我们注意的另一点是,艾奈斯不止一次的说过,他所传述的只是另一位圣门弟子的讲述,而不是圣人本人的圣谕。所以,我们才发现他在一个传述中说:“从马立克?本?索阿索阿口中传来。”在穆斯林圣训集中他用了一个表示怀疑的词:“也许是从马立克?本?索阿索阿的口中传来的”;在另一个传述中他又说:“圣门弟子艾卜?赞曾讲述说。”

至圣妻阿依莎所说的:“我没有丢失真主的钦差大圣的身体。”则更是不值一驳的,因为阿依莎并不是在根据自己的亲眼见证讲述登宵事件的。那时,她既不是圣人的妻子,也没有达到准确记事的年龄,甚至那时她有可能还没有出生。圣传学家对登宵事件究竟在何时发生有着分歧,祖赫仁耶以及其他一些与他持相同观点的人认为登宵事件发生在伊斯兰教诞生之初、圣人受命传教的一年半之后,而阿依莎在迁移麦地那三年刚有八岁多。其他学者则认为登宵事件发生在迁移麦地那之前五年,也有人认它发生在迁移麦地那之前一年。其中最接近史实的说法似乎是迁移之前五年说。证明五年说成立的证据非常冗长,引证那些证据已经不是我的写作目的。总之,可以肯定的是:她没有亲眼见证登宵事件。这就说明她实际上是在讲述别人的传述而已,因此,我们不应该看重她的传述而抛弃那些与她的说法相反的圣训明文内容。这样的传述有圣门女弟子乌姆?哈妮和其他人的圣训。此外,传自阿依莎的这段圣训的传述系统并不很可靠,其他圣训的传述系统比她的更为可靠,我在这里指的当然不只是其中提到的赫迪哲的乌姆?哈妮的圣训而已。更让人疑惑的是阿依莎的圣训中有“我没有丢失真主的钦差大圣的身体”一句话,但圣人与她完婚只是发生在迁移麦地那之后的事。这一切都证明了这段圣训的赢弱,如果她的圣训确实能证明什么的话,它证明的就是她否认圣人在登宵过程中用肉眼看见了真主,而不证明登宵事件是一场梦境,因为,假如那就是一场梦境的话,她就没有必要否认它了。.
如果有人说“他的心灵没有否认他所看见的”这句经文证明圣人的只是心眼的见,从而证明登宵事件是一场梦境和启示,而不是肉眼的见证和感官的体验的话,我们就对他们说:“他的眼光既没有斜视,也没有过视。”这句经文就是与前面的经文相呼应的,这节经文把见的行为归之于眼光。有些经注学家在注解这句经文即‘他的心灵没有否认所见的。’时说:“心灵不但没有怀疑肉眼所见的就是真相,相反却承认了肉眼所见的就是实境。”也有人说:“他的心灵没有否认肉眼之所见”。
圣传真道网—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www.chinasufi.cn
发表于 2008-10-26 23:53:3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篇 见主篇
关于至圣是否见过真主的问题,先贤们就有过不同的主张,圣妻阿依莎(愿主喜悦之)曾否认他眼见过真主。

据一段从麦斯鲁格口中依传之于我的圣训传述系统传述的圣训,他曾对阿依莎说:“穆民之母呀!穆罕默德见过他的化育主吗?”她说:“你的话使我毛发悚然。有三件事,谁要是讲述它们给你听,那么,他确以说谎了:谁对你说穆罕默德看见了真主,那么,他确以说谎了。接着,他通读了“众目不能见他,他却能见众目。”(六章103节)……”有一部分先贤沿袭了阿依莎的主张,据一个著名的传述,圣门弟子伊本?麦斯欧德就支持她的主张。同样的主张也传自于圣门弟子艾卜?呼莱勒,他说:“他见到的是珈百列大天神,但这是有分歧的。”有一部分圣训学家、法学家和教义学家否认圣人曾眼见过真主并主张在尘世中眼见真主是不可能的事。传自圣门弟子伊本?安巴司的主张认为圣人的确用肉眼看见过真主。传自阿塔长老的主张说圣人用心灵看见过真主。传自艾布利?阿利耶的主张说圣人用他的心眼两次看见了真主,。伊本?伊斯哈格记载说:伊本?欧麦尔曾专门派人到伊本?安巴司跟前询问他:“穆罕默德见过他的化育主吗?”他回答说:“是的。”最著名的传述是,他回答说:“他用自己的肉眼看见过他的化育主。”这句话的传述渠道有很多,他还说过:“真主把与他直接谈话的荣誉赏赐给了穆萨,把挚友的殊荣赏赐给了伊布拉欣,把眼见真主的特荣赏赐给了穆罕默德。”他的证据是:“他的心灵没有否认他所看见的,难道你们竟要因他所见到的而与他争论吗?他却以看见他另一次下降……”(五十三章 节)玛卧尔迪说:“有人曾说过,真主把与他直接谈话和看见他在穆萨圣人和穆罕默德圣人之间进行了分配,穆罕默德曾两次眼见真主,穆萨曾两次与真主直接交谈。”据艾卜利弗塔哈和撒马尔罕城的艾卜?莱司讲述的关于凯尔布的故事——阿布顿拉?本?哈利斯也传述了这个故事,有一次,圣门弟子伊本?安巴司和凯尔布相会了,伊本?安巴司说:“我们哈希姆圣族的人都说穆罕默德的确两次看见了真主。”凯尔布听后放声大笑“真主至大!”甚至群山都有了回音,他还说:“真主在穆罕默德和穆萨之间分配了看见真主与真主交谈。真主与穆萨进行了直接交谈,而穆罕默德则用他的心看见了真主。”

舍里克从圣门弟子艾卜?赞尔的口中传述了他对一节经文的解释,他说:“圣人看见了他的养育主。”艾卜?莱司讲过,再传弟子穆罕默德?本?凯尔布和热比阿?本?艾奈斯说:“当圣人被问及‘你见过你的养育主吗?’时,他回答说:‘我用我的心眼见过他,但没有用肉眼见过他。’”在一段由马立克?本?优厄米尔从圣门弟子穆阿兹口中传述的圣训中,圣人说:“我看见了我的养育主。……他说:‘穆罕默德啊!最高天庭在争论什么?’……。”

阿布都?然宰格讲述说:“圣孙哈桑曾指着发誓说,穆罕默德确实看见了他的养育主。”艾卜?欧麦尔?托莱曼肯伊也从伊克拉默口中传述了这句话。一部分教义学家也从圣门弟子伊本?麦斯欧德传述了这种主张。伊本?伊斯哈格讲述说:“麦尔旺问过艾卜?胡莱勒:‘穆罕默德见过他的养育主吗?’他回答说:‘是。’”南佳士传述伊玛目艾哈麦德?本?罕百里的话说:“我的主张是安巴司的圣训的主张,毫无更改,他见了他!他见了他!”伊玛目艾哈麦德就这样不停的说着直到他接不上气了。艾卜?欧麦尔说:“艾哈麦德?本?罕百里说他用心眼看见了他,但没敢说圣人在尘世中用肉眼看见了真主。”塞尔德?本?朱拜尔说:“我既不说圣人见过真主,也不说圣人没见过真主。”传自伊本?安巴司、伊克拉默、圣孙哈桑和伊本?麦斯欧德的对经文的解释已经有了分歧,伊本?安巴司和伊克拉默主张圣人用心眼见过真主,而圣孙哈桑和伊本?麦斯欧德则主张圣人见了珈百列大天神。伊玛目艾哈麦德?本?罕百里的儿子阿布顿拉则说他的父亲主张圣人看见过真主。伊本?阿塔在解释“难道我没有开拓你的心胸吗?”(九十四章1节)时说:“为见主而开拓了他的心胸,为直接谈话而开拓了穆萨的心胸。”教义学家伊玛目艾布利哈桑?艾什阿里以及他的一部分弟子都主张:圣人用他的眼光及头上的双眼看见了真主,并且说:“列圣中每一位圣人被赐予的每一个奇迹,都有一个与之相同的奇迹被赐予了我们的圣人,我们的圣人与他们的不同之处就是他被赐予了眼见真主的殊荣。”我们的一部分师长对这种主张表示了怀疑,并且说:“这种主张缺乏明确的证据,但它也是可能发生的事。”尕迪?安雅德大法官(愿主引导之)说:一个无可争辩的道理是:从理性方面来说,在尘世中看见真主是一件可能的事,没有什么理性证据可以证明眼见真主是不可能的。尘世中可以见主的一个证据就是穆萨圣人曾祈求真主允他眼见真主,做为一位圣人,他不可能不知道哪些事对真主是可能的,哪些事对真主是不可能的。实际上,他所祈求的只是一件完全可能发生的事,但其具体发生和亲眼见证则属于机密,只有真主赐予了特殊知识的人才能理解它。因此,真主对他说:“你不能看见我。”(七章143节)其意义就是你没有能力见我、你不能承受看见我,然后,真主给他打了一个比穆萨自己的构造更坚强、更稳固的大山的比方。其中没有一点可以显示不可能在尘世中看见真主的意义,相反,从经文的整体意义来看,其中有允许看见珍珠的证据。教律中没有明确的证据可以说明看见真主是不可能的、是受禁止的,因为所有的存在体都是完美可以看见的。有些人用“众目不能见他,他却能见众目。”这节经文来证明眼见真主是被禁止的,但这个证据不足以说明问题,因为这节经文有不同的注解。有人认为他就不一定表示在尘世中见主是不可能的,还有些人认为,从整体意义上他可以用来求证眼见真主是允许的、不是不可能的。关于这节经文提出的注解有:(1),不信道者的眼光不能看见他。

(2),不能全见他,这是伊本?安巴司的解法。

(3),众目不能见他,但是有慧眼的人能见他。

这些解法都说明见主既不是受禁止的,也不是不可能的。

同样,还有些人用“你不能看见我。”和“我向你忏悔了。”(七章143节)两句经文求证见主是不可能的,这个证据也是不足以说明问题。其中的理由是:

一, 这里的经文不是诠指的。

二, 主张经文的意义是“你不能在尘世里见我”的观点只是一种注解。三, 经文中没有表明禁止见主的明文。总之,这是真主专给穆萨圣人说的话,因此,他可以有多种注解,也可以包含多种意义上的可能性,我们不能断然肯定经文的本意就是说明不能眼见真主。至于“我向你忏悔了”这句经文,它的意思则是:因我向你祈求了你没有给我前定好的福分,所以我向你悔罪。

艾卜?伯克尔?呼宰里仪在解释“你不能看见我”时说:“它的意思就是人没有能力再尘世里看我,谁看我,谁就即刻死亡。”我亲眼看到一些先贤和后学解释这节经文的意思时说:“在尘世不能见主的原因是世人的体格构造赢弱、承受力小、人体易随病变和朽坏的影响而产生变化,所以,人没有能力在尘世里见主,但在后世里,人就会赋予另外一种体格构造,会被赋予永久而恒稳的能力,眼睛之光和心灵之光会得以完美,那时,人就会凭着新生的力量看见真主。”我就亲眼见到了伊玛目马立克?本?艾奈斯对见主问题的与之近似的主张,他说:“真主不能在尘世里被看见的,因为主是永恒的,行将就逝的眼光当然看不见永恒的真主。但在后世里,人将被赋予永恒的眼睛,那时,用永恒的眼睛就能看见永恒的真主了。”伊玛目马力克的话平实而畅通,其中没有人不可能见主的意味,人只是由于能力赢弱而不能见主。因此,如果真主给他所喜悦的仆人增大能力、赋予他一种足够以承受见主的压力的大能的话,那么,对这个仆人来说,看见真主就不是不可能的事了。我们已经在前文中提到了穆萨圣人和穆罕默德圣人所拥有的强大眼力,他俩凭着真主赋予的神圣力量认识了他俩所认识的一切,看见了他俩所看见的一切。真主至知真理的究竟。当艾卜?伯克尔?巴格拉尼法官被问及这两句经文的意义时,他回答说:“穆萨(愿主祝安之)看见了真主,他因此而晕倒在地,山也看见了它的养育主,它因此而炸碎,它是凭着真主给它造化的一种理解看见真主的。”他是从——真主至之究竟——“但你把眼光投向山吧!如果它能立稳在其位置上的话,你就将会看见我”(七章143节)和“但他的养育主向山显露时,他使它炸裂,穆萨也随着晕倒在地。”(七章143节)这两句经文中推断这个意的。根据他的解法,真主向那座山的显露也就是同时向穆萨圣人的显现,这时,他就看见了真主。五世圣孙哲阿富尔?本?穆罕默德说:“真主把他的注意力引向了那座山,然后才向他显露。如果不是那样的话,他就会就地晕死,永不醒回。”他的解法说明穆萨圣人当时看见了真主。有些经注学家甚至提出过那座山也看见了真主的主张。主张我们的圣人穆罕默德见了真主的人以山见了真主的证据来支持他们观点的正确,因为他们把山见真主当作了允许见主的证据。毫无疑义,允许看见真主是正确的,因为经文中没有明确禁止见主的明文。

至于我们的圣人肯定见过真主或者说他用他的肉眼看见了真主的主张,则也是既没有断然证据,也没有经典明文支持的。因为持这种观点的人依赖的是上文中提到的《星宿》章中两节经文,然而,自开始起,对他们就有着不同的解法,经文也本身只有多种意义的可能性。我们也没有连续传述的断然的传自圣人之口的圣训可以支持这种观点。伊本?安巴司的圣训说的是他自己对这件事的信仰,他没有明言他传的就是圣人的原训,因此,我们不一定在实践中有义务信仰他所信仰的内涵。艾卜?赞尔解释经文的圣训也是如此。穆阿兹的圣训有可以解释的余地,而且,它的传述系统和圣训内容也不牢靠。艾卜?赞尔的传述第二段圣训的用词有所差异,意义有解释的余地,是一段有问题的传述:在一个传述中,原文有:“一道灵光,我怎能看见它?”在我们的一些长老的传述中,原文有:“一道光体,我看见了它。”在另一段圣训中,原文有:“我请问了圣人,他说:‘我看见了一道灵光。”这些圣训即使传述系统正确的话,也无法用其中的任何一段来求证圣人肯定见过真主的主张。假如正确的传述是“我看见了一道灵光。”那么,圣人在这里已经告诉我们:他没有看见真主(赞主清净无染),他所看见的是一道灵光,它阻止了他看见真主,是见主的一道幔帐。圣训“一道灵光,我怎能看见它?”也就可以归附于这层意义了,它的意思就是:在有着遮蔽眼光的一道灵光构成的幔帐的情况下,我怎能看见他呢?这也就引证了另一段圣训中所说的“他的幔帐就是灵光,”以及“我没有用我的肉眼见过他,但我用我的心眼两次看见了他,”然后,他念了:“然后,他接近并降低……”(五十三章 节)
总之,真主有能力在心灵中创造了的观察力,或者他愿意怎么造就一种他想要造化的能力,除真主外,决无一个应受拜的主宰。如果有一段关于这一问题的明白无误的圣训明文,就应该信仰它,以它为最终观点。因为,见主并不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我们也没有一个断然的证据可以否认见主。真主才是引导正确观点的唯一主宰。
圣传真道网—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www.chinasufi.cn
发表于 2008-10-26 23:54:3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篇 交谈篇
至于登霄故事中所提到的至圣与真主之间的交言诉己和直接谈话,则是由经文“他就给他的首仆启示的。”以及几段圣训所包含的内容所证实的。大多数经注学家认为经文中的启示的降示者就是真主,首先,由真主给珈百列大天神降示了启示,然后,再由他启示给穆罕默德。但也有一少部分经注学家有例外的主张,相传,五世圣孙哲阿富尔?本?穆罕默德说:“真主不用任何媒介直接给他降示启示。”教义学家瓦西推仪也持类似的主张,另有一些教义学家也赞同这种主张,他们认为穆罕默德在登霄之夜与他的养育主直接了谈话,这是传自伊玛目艾什阿里的主张。教义学家们还传述说圣门弟子伊本?麦斯欧德和伊本?安巴司也持这种主张。其他经注学家则否认这种主张。

关于登霄之夜的故事南佳士从圣门弟子伊本?安巴司的口上提到,圣人在解释““然后,他接近并降低……”这节经文是说:“珈百列大天神离开了我,一切声音也从我的耳边消声匿迹了,我就听见我的养育主的话,他说:‘让你的恐慌定下来吧!穆罕默德呀!你接近我!你接近我!’”圣门弟子艾奈斯关于登霄之夜的圣训也有类似的传述。持这种主张的人士引用的经文证据就是:“一个人不配真主给他直接讲话,除非是启示或从一个幔帐的后面或差遣一个天使凭真主的允许给他启示他所意欲的。”(四十二章51节)他们说:这节经文说明启示有三种:一种是从一个幔帐的后面的启示,正如真主对穆萨的讲话;一种是差遣天使为媒介而启示正如列圣受启示的情况那样,我们的圣人接受启示的大多数情况也是这样;第三种就是真主所说的直接启示,这种启示的形式就是面对面的口谈。有人认为经文中所提到的启示就是真主在不用任何媒介的情况下投入穆罕默德的心灵之中的意旨。

关于登霄之夜的圣训,艾卜?伯克尔?艾利班拉兹从圣门四贤阿里的口上传述了比这节经文更清楚地说明圣人听到了真主的讲话证据,他提到“天使就说:‘真主至大!真主至大!’有声音就从幔帐后面对我说:‘我的仆说的对,我至大!我至大!’”圣训提到在每一句宣礼词后,都有真主如此作证的话。至于这两段圣训以及本门第一篇开头出现的有问题的词汇的意义,我们将在下一篇中加以解说。

总之,真主对穆圣以及其他特选的圣人讲话是一件可能的事,理性没有任何证据可以驳斥这一点。教法中没有断然的明文证据说明了它的发生,并且用讲话一词的分词“泰克利曼”予以了强调,目的就是指明讲话的确发生。据一段圣训所说,由于真主与他讲话的殊荣,他被升高到了第七重天。但穆罕默德却被升高到了圣人的品位之上,甚至到达了一个听见天笔的响声的境地,所以,听见真主的讲话对拥有如此品位的他,怎么会成为不可能或者虚无缥缈的事呢?万赞归主,他把他的殊恩愿意赐给谁就赐给谁,他使一些圣人贵过了另一些圣人诸多品级。
圣传真道网—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www.chinasufi.cn
发表于 2008-10-26 23:55:5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七篇 接近篇
至于登霄的圣训和经典明文“他接近、再接近、直到两弓和一弦或更临近”(五十三章 节)中出现的‘接近’和‘临近’两个词的意义,大多数经注学家们主张‘接近’和‘临近’指的是穆罕默德圣人和珈百列大天神之间的相互行为或者是专属其中一方的行为、或者是指穆罕默德圣人接近极境的忘忧树。经注学家伊玛拉齐伊说:“圣门弟子伊本?安巴司主张其意义就是穆罕默德接近、再接近他的养育主。有人认为‘德纳’的意义是接近,‘泰丹俩’的意义是更接近。也有人认为这两个词的意义是一个,都是指接近。”伊玛目曼肯仪和伊玛目玛卧尔迪传述圣门弟子伊本?安巴司的解法说:“它指的是真主接近穆罕默德并向他降示其命令和裁决。”南佳士传述圣孙哈桑的解法说:“真主接近他的首仆穆罕默德(愿主赞颂之、祝安之)并更加接近他,让他看见了主所意欲给他看的大能和威力。他还说:‘伊本?安巴司认为它指的是穆圣被提升上天后留在那里,登霄之夜有一块天毯降了下来,他就坐在上面被升到了天上,直到接近他的养育主的位分时,他说珈百列大天神离开了我,一切声音都消声匿迹,我听到了我的养育主的讲话。’”

据正确的圣训传述,圣门弟子艾奈斯说:“他被珈百列大天神带着升到了极境的忘忧树,强健的尊严之主就接近他、再接近他,直到两弓和一弦或更临近,然后,真主给他启示了他要启示的一切,真主启示了他五十番礼拜……。”

穆罕默德?本?凯尔布说:“它指的是穆罕默德接近他的养育主,直到两弓和一弦的境地。”五世圣孙哲阿富尔?本?穆罕默德说:“他的养育主使他更接近他,直到真主距他如两弓和一弦的距离。”他说:“真主的接近是无限的,仆民的接近是有限的。”他还说:“接近是无方所、无形式的:难道你没有看见珈百列大天神与他的接近之间设置了幔帐,而让穆罕默德接近了放置在他的心灵之中的真知和信仰,他就因他的心灵宁静与它的主宰而更加接近真主,一切疑点和困惑也从他的心灵之中消灭殆尽了吗?”尕迪?安雅德(愿主引导之)说:“你应当知道这里所说的:属于真主的接近与临近并不是指方向和距离上的临近,相反,它正如五世圣孙哲阿富尔?本?穆罕默德所说,指的是圣人临近他的养育主。圣人临近真主指的是圣人的宏大品位、崇高品级、真知之光的闪烁、对属于真主的幽玄机密和大能的见证;真主临近圣人则指明的是真主对他的温柔、款待、和善和广施博恩。对这一问题的解释,应该遵循圣训“我们的养育主降临到最近的天。”时所遵循的原则,这里圣训所说的降临可有几种意义:恩典的降临,优待的降临,准承的降临和善报的降临。

伊玛目兀西推仪说:“谁幻想临近指的是真主本体的临近的话,他就已经假定了某种距离的存在,相反,他所幻想的临近真主的本体却导致了远离真主,即越发不能认识真主的究竟了。因为真主的本体没有远近之说。”至于“两弓合于一弦或者更临近”的意义,主张其中的代词归于真主而不归于迦百列大天神的人认为,就穆罕默德圣人来说,它是用来说明临近之极、温亲之品、显示尊贵的一种方式;就真主来说,它是用来说明准承圣人的希望、答应他的种种需求、显示对他的厚爱、点明他的地位和品级的一种表达方式。解释这节经文应该遵循解释圣训“谁接近我一寸,我就临近他一尺,谁走着来见我,我就跑着来迎他。”时所遵行的原则,这里所说的真主的“临近”就是指接受和准承的临近,真主的“来迎”就是指真主的款待和加快准承心愿而言的。
圣传真道网—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www.chinasufi.cn
发表于 2008-10-26 23:57:2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八篇 活日的荣耀
尕迪?艾卜?阿里大法官给我讲述了由圣训学家伊玛目提尔密玑从圣门弟子艾奈斯之口记载的一段圣训,艾奈斯说:“真主的钦差大圣说:‘当众人复活时,我是人类中第一个走出(坟墓)的人;当他们团团来谒见真主时,我是他们中的讲话者;当他们都失望时,我是他们中的报喜者;赞主的旗帜掌在我手中,我是阿丹的子孙在真主面前最尊贵的人,其中毫无自夸!’”

由祖呼尔传自艾奈斯之子的同一段圣训的另一个传述,用词是这样的:“当众人被复活时,我是人类中第一个走出(坟墓)的人;当他们团团来谒见真主时,我是他们的统帅;当他们都沉默不言时,我是他们中的讲话者;当他们被禁锢时,我是他们的说情者;当他们都绝望时,我是他们的报喜者;尊贵的旗帜掌在我手中,我是阿丹的子孙中在真主面前最尊贵的人,其中毫无自夸!有一千名仆人环绕着我,他们就象被珍藏起来的珍珠一样。圣门弟子艾卜?呼莱勒传述的圣训中有:“我将被披上天堂里的一件礼服,然后,我要站在‘阿尔世(至高之天)’的右侧,除我之外,任何一个被造者都不得站在那个位置上。”据圣门弟子艾卜?塞尔德?艾利呼德认一传述,真主的钦差大圣说:“复活之日,我是阿丹的子孙的领袖,赞主的旗帜掌在我手中,其中毫无自夸!那一日,人祖阿丹与所有的圣人都要站在我的旗帜之下,大地炸裂,我是第一个从其中出来的人,其中毫无自夸!”据圣门弟子艾卜?呼莱勒传述,圣人说:“复活之日,我是阿丹的子孙的领袖,坟墓炸开,我是第一个从其中出来的人,我是第一个说情者,也是第一个说情被准承的人。”圣门弟子伊本?安巴司传述的圣训中有:“复活之日,我是赞主的旗帜的旗手,其中毫无自夸!我是第一个说情者,也是第一个说情被准承的人,其中毫无自夸!我是第一个摇动天堂门环的人,它要为我打开,我就进去,同我一道进入天堂的人是信士中的贫仆,其中毫无自夸!我是前人和后人中的至贵者,其中毫无自夸!”

圣门弟子艾奈斯传述的圣训中有:“我是天堂中第一个替人说情的人,我也是全人类中追随者最多的人。”据他在另一段关于说情权的圣训中的传述,圣人说:“复活之日,我是人类的领袖,你们知道那是为什么吗?真主要集合前人和后人。”据艾卜?呼莱勒传述,圣人说:“我希望在复活日成为报酬最大的人。”另一段圣训则说:“难道你们不欢欣鼓舞吗?复活之日,伊布拉欣大圣和尔撒大圣要在你们中间!”然后他说:“他俩在复活日就是要复生在我的教民中间;至于伊布拉欣大圣,他要说:‘你是我祈祷的应验,是我的子孙,请你把我收在你的教民之中!’至于尔撒大圣,则是因为列圣都是同父异母的兄弟(1),的确,尔撒就是我的兄弟,我和他之间没有第二个圣人出世,我就是最临近他的人。”) 圣人所说的“复活日我是人类的领袖”这句圣训,有必要解释一下。圣人在尘世是人类的领袖,在复活日也是人类的领袖。但圣人在这里指点出的意思是:在那一日他独自享有领袖权和说情权,其他人则不能。因为在那一日,众人要求他避护,除他之外,他们找不到任何一个避难所。所谓领袖,就是人们在逆难之中寻求避护的人,在那一日,他就是全人类唯一的领袖,谁也不能争夺他的这个特权,也没有人敢妄自己他拥有这个特权。它所表达的意义恰如以下天经所表达的意义:“今天,独权属谁所有?属于征服一切、独一无偶的真主!”(四十章16节)实际上,今世的独权属真主所有,后世的独权也属真主所有,但在后世,那些曾在今世妄称大权属他们所有的人们的叫嚣不复存在了,同样,所有的人要向穆罕麦德(愿主赞颂他、并向他祝安)求避护、请他为他们说情。因此,他就是人类在后世的领袖,任何人也不能与他相争。据圣门弟子艾奈斯传述,真主的钦差大圣说:“复活之日,我来到天堂门口,我要叫开天堂的门,守护神就问:‘你是谁?’我就说:‘穆罕麦德。’他就说:‘我受命只给你开门,在你之前,我给谁也不开。’”

据圣门弟子阿布顿拉?本?阿穆尔的传述,真主的钦差大圣说:“我的圣水池有一月路程之遥,它的各个角是对等的,它的水比纯银更白,它的气味比麝香更美,它的杯子就象天上的星星,谁喝了它,谁就永不饥渴。”圣门弟子艾卜?赞尔也传述了类似的圣训,其中有:“它的长度是从安曼到艾拉城的距离,有两道来自天堂的水槽为之注水。”圣门弟子扫班也传述了类似的圣训,他说:“其中一个是金槽、另一个是银槽。”在哈利斯?本?卧海博的传述说,它的长度是从美地那城到萨那城的距离。艾奈斯说:“艾拉城和萨那城。”圣门弟子伊本?欧麦尔说:“它的长度是库法城与玄石之间的距离。”传述过与圣水池有关的圣训的圣门弟子有:艾奈斯、贾比尔?本?塞穆热、伊本?欧麦尔、欧格白?本?阿米尔、哈里斯?本?卧海博、穆斯托里德、艾布?伯尔宰特、厚载法?本?叶麻尼、艾卜?欧玛麦、载德?本?艾尔格目、伊本?麦思欧德、阿布顿拉?本?载德、艾卜?塞尔德?呼德认一、阿布顿拉?苏纳比恒、艾卜?呼莱勒、艾利白拉伊、君德本、圣门大贤艾卜?伯克尔的两个女儿阿依莎和艾丝玛、艾卜?伯克尔特、好莱特?宾特?该思以及其他一些受主喜悦的人们。
圣传真道网—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www.chinasufi.cn
发表于 2008-10-27 00:01:3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九篇 钟爱篇
本篇专门叙述真主对我们圣人的钟爱和友爱。许多正确的圣训已经说明至圣穆罕默德就是真主所钟爱的人和他的挚友,在穆斯林大众的通用语中,“哈比本拉”即真主的爱圣已成了他的专用道号。演讲家艾卜利尕西穆?本?伊卜拉欣以他自己的圣训传述系统给我讲述了一段由圣训学家伊玛目布哈里从圣门弟子艾卜?塞尔德?艾利呼德认一之口记载的圣训,圣人说:“除我的养育主之外,假如我要交一位挚友的话,我肯定会交艾卜?伯克尔。”另一段圣训说:“的确,与你们同在的人就是真主的挚友。”据阿布顿拉?本?麦思欧德传述,圣人说:“真主确已把与你们同在的人当成了自己的挚友。”

圣门弟子阿布顿拉?本?麦思欧德说:“一些圣门弟子坐着等待圣人,他走出来了,直到他接近他们时听到他们正在攀谈,他听到了他们的谈话。一个说:‘真奇怪!真主从众生中把伊卜拉欣大圣当成了自己的挚友!’另一个说:‘还有什么比穆萨圣人的话更奇怪呢?真主确已与他直接讲了话!’第三个说:‘还有尔撒圣人呢!他是真主的一句话,也是他的灵魂!’第四个说:‘还有阿丹圣人,真主亲自拣选了他!’圣人就走近他们给他们祝安后说:‘我已经听到了你们的话,也听到了你们的感叹。的确,真主已把伊卜拉欣大圣当成了自己的挚友,他就是那样;穆萨大圣是真主的密谈者,他就是那样;尔撒大圣是真主的灵魂,他就是那样;阿丹圣人,真主已亲自拣选了他,他就是那样。你们听着!我就是真主的爱人,其中毫无自夸!我是复生之日赞主旗帜的旗手,其中毫无自夸!我是第一个说情者,也是第一个说情被准承的人,其中毫无自夸!我是第一个摇动天堂门环的人,真主就为我打开让我进入其中,与我一道进入的是信士中的一切贫仆,其中毫无自夸!我是前人和后人中的至贵者,其中毫无自夸!’”

在圣门弟子艾卜?呼莱勒传述的圣训中,有一句真主对他说的话:“我确已把你交成了我的挚友,那是被写在《讨拉特》即《旧约全书》中的,他的道号是‘哈比本?拉合曼’(至仁主的爱人)。”

尕迪?安雅德(愿主引导之)说:学者们在解释‘挚友’(赫利勒)一词的意义及其词根派生时,提出了不同的主张。有人认为:‘挚友’(赫利勒)就是斩断万缘、一心向主的人,他对真主的向往和慕爱没有一点缺陷。也有人认为:‘挚友’(赫利勒)就是被真主独自钟爱的人,有很多学者选择了这种观点,其中的一部分人说:“友情的基础是爱的选择。伊布拉欣大圣被称为真主的挚友的原因是他以真主的爱为爱、以真主的怒为怒,真主对他的友爱就是襄助他并任命他为后人的表率。”还有人认为:‘挚友’(赫利勒)的根本意义是穷人、有需求的人、割断了希望的人,它是从‘宏莱’一词中派生出来的,它的意义就是需求。伊布拉欣大圣被称为挚友就是因为他斩断了万缘,一心向主,只求真主解决他的需求。他从不把任何一个人越过真主放在眼里,当迦百列大天神来救他时,他被绑在弩炮上要投入火中烧掉,他问他:“ 你有什么需求吗?”他说:“向你吗?没有。”

艾卜?伯克尔?本?福尔克说:“友情是清纯的爱,真主必然会给获得他的爱的人降示殊荣,让他渗入种种机密之中。”也有些人主张“友情”(宏莱)的根本意义是爱,它必然导致救助、慈恩、抬举和恩准。真主在天经中已阐明了这一点:

犹太教徒和基督教徒说:‘我们是真主的宠儿和爱人。’你说:‘那么,他为什么因你们的罪孽而惩罚你们呢?’”(五章18节)

真主在这节经文中确定,蒙受主爱的人不会因其罪孽而遭到惩罚。这就说明“友情”(宏莱)比圣品更高一级,因为圣品中也许有敌对的存在,正如真主说:“的确,在你们的众妻和子女中有你们的敌对者,那么,你们应当谨防他们。”(六十四章14节 )然而,只要‘友情’存在,敌对就不可能与之同时存在。因此,伊布拉欣大圣和至圣穆罕默德被称为挚友的意义不外乎三种可能性:

两位圣人都一心向主,只求真主解决他俩的需求,斩断了万缘,抛弃了一切居中的媒介和手段。

二, 真主给他们降示了恩上之恩,显示了隐藏的慈恩,让他俩的内在灵魂渗入了神性(真主)的机密,使他俩获得了对真主奥秘的认识和洞见后的真知。三, 真主钦选了他俩并让其心灵摆脱了一切因缘的纠缠,他俩心中除了对真主精纯的爱之外,不复存在任何非真主之爱。正是由于这个原因,有些学者说:挚友是其心灵中没有任何余地可以容纳除真主之外的任何事物的人,他们认为这就是圣训:“假如我要交一位挚友,我肯定会把艾卜?伯克尔交为挚友,但我们之间只是伊斯兰教的兄弟情谊罢了。”的定义。'在挚友品级与爱人品级之间究竟哪一个更高的问题上,有真知的学者们提出了不同看法。一部分人士认为两者具有同等的品级,只有挚友才能成为爱人,只有爱人才能成为挚友,但真主特意把伊布拉欣大圣称为挚友,而把至圣穆罕默德称为爱人。另有一些人士认为挚友之品要高于爱人之品,他们提出的证据是圣训“除我的养育主之外,假如我要交一位挚友的话,我肯定会交艾卜?伯克尔。”这说明圣人除真主之外没有再交任何一位挚友,但他曾把圣女珐蒂玛及她的两个儿子、奥萨玛和另一些人称为他的爱人。大多数人士认为爱人之品要高于挚友之品,因为爱人之品是我们圣人的品级,他的品级肯定要高于伊布拉欣大圣的挚友品级。

爱的根本就是渴望与被爱者保持一致,但这是属于可以有所渴望并从保持一致中有所获益的被造物份内的事,它与创造主无关。创造主是清净无染、超越一切物象的,他爱仆人的实义就只能是使他享受来自真主的幸福、护善和引导,为他铺设一切近主的媒介,在他身上降下丰厚的仁慈,爱的最高限度就是揭开他心灵的一切幔帐,让他的心灵见证真主,让他的慧眼注视真主,直到他成为圣训中所说的:“当我爱上他时,我就成了他用来听的听觉、他用来看的视觉、他用来讲话的口舌。”请大家不要曲解这句圣训的意义,它的真实意义只能是全身心的投入真主、万念归主、斩断除真主之外的一切因缘、以精纯的心念回归真主、一切行动只为真主,正如圣妻阿依莎描绘圣人时所说的:“他的德行就是《古兰经》,他以它的喜悦为自己的喜悦、以它的怒恼为自己的怒恼。”有位诗人在表达‘宏莱’友情的境界时吟唱:

灵魂之主啊!你已渗透了我,正是由于这个原因,挚友才被称为挚友。

每当我开口讲话时,你就是我的话题。每当我闭口缄言时,你就是我的渴望。”总之,挚友的特品和爱人的宠品都是为我们的至圣穆罕默德所拥有的,许多广为流传的圣训说明了这一点,这是穆斯林大众所公认的。这方面,只要我们阅读一下下面的经文,就足以说明问题了:“(爱圣啊!)你说:如果你们真的爱真主,那么,你们就追随我吧!这样,真主就会爱你们,就会替你们消除你们的罪孽。”(三章31节)据经注学家们讲述,这节经文降示后不信道者说:“穆罕默德想让我们把他当作爱的化身,就象基督教徒把麦尔彦之子当作爱的化身那样!”真主为驳斥他们的妄言,显示对他们的震怒并慑服他们而立即降示了“你说:‘你们都要服从真主和钦差圣人!”命令他们服从圣人并把服从圣人与服从真主联系在一起,提高了圣人的地位,然后,警告他们背弃圣人的恶果就是:
“如果你们背弃,那么,真主的确不爱不信道者。”(三章32节)
, k伊玛目艾卜?伯克尔?本?福尔克曾记录了一些教义学家关于友情与钟爱之间的区别讲的话,那段话很长,大意旨在说明爱人品级优越于挚友品级,我们在这里只引证其中的一部分,读者可以依次类推,自品其味。他们说:
挚友通过媒介才能到达真主,真主说:“就这样,我们让伊布拉欣看见诸天和大地的国权,以便他入于有诚信的人之列。”(六章75节)爱人则是直接到达真主的,有经文为证:“直到两弓合于一弦或更近。”(五十三章 )
挚友的赦宥处于希望的界限之内,伊布拉欣大圣说:“他是我希望在报应日赦宥我的过失的主。”(二十六章82节)爱人的赦宥处于确切无疑的界限之内,真主对穆圣说:“的确,我们已为你开拓了一场显赫的凯旋。以便真主从你在(迁移)之前和(迁移)之后所受的指控上赦宥你。”(四十八章12节)3,挚友说:“求你不要在他们被复活之日使我蒙受羞辱。”(二十六章87节)
爱人则被告知:“那一日,真主不会使圣人蒙受羞辱。”(六十六章8节)真主在复活日的审问之前早就给他报了喜讯。
挚友在受考验时说:“有真主,我就足够了。”但对爱人,真主却亲自说:“哎!圣人啊!有真主,你就确实足够了。”5,挚友说:“求你在后人中为我留下信实的赞美!”(二十六章84节)但对爱人,真主却亲自说:“我们已替你升高了对你的赞念。”(九十四章4节)这是真主不经圣人祈求就赐予他的。
挚友说:“求你护善我和我的后人,以免我们侍奉神像。”(十四章35节)但对爱人,真主却亲自说:“真主只是想让污秽远离你们——圣人的家属,并要把你们洗涤得清清洁洁。”(三十三章33节)
我们在此所举出的只是一些暗示,是一些熟知圣人们的不同品级和境界、精于心灵之道的学者们的见解,“各人只以自己的天赋而行。你们的养育主更清楚谁是最遵循正道的。”(十七章84节)
圣传真道网—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www.chinasufi.cn
发表于 2008-10-27 00:05:0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篇 受赞颂的品级篇
清高无上的真主说:“在深夜的一段时间里,你礼夜间拜(台罕珠德)吧!那是为你特定的余功拜。但愿你的养育主把你复活在一个受赞颂的品级上!”(十七章79节)

艾卜?阿里?罕萨宁仪长老亲自给我写了一封信,他在信中给我讲述了由伊玛目布哈里记载的一段圣训,据再传弟子阿丹?本?阿里传述,他听见圣门弟子伊本?欧麦尔说:

的确,人类在复生日要集合到一起,每一伙教民都跟随着自己的圣人。他们说:‘某某圣人啊!求你为我们说情!某某圣人啊!求你为我们说情!’直到人类求到了我们的圣人跟前,他就为众人向真主求情。那一日真主就要把他复活在那个受赞颂的品级上。”

据圣门弟子艾卜?呼莱勒传述,有人向真主的钦差大圣请教“但愿你的养育主把你复活在一个受赞颂的品级上!”的意义,他回答说:“那就是说情。”

在凯尔布?本?马力克讲述的圣训中,圣人说:“复活日人类要被集合在一起,我和我的教民就站在一个高山丘上,我的养育主要为我披上一件绿衣,然后,我被允许说情,我就要说真主想让我说的话,那就是那个受赞颂的品级。”

圣门弟子伊本?欧麦尔在提到关于说情的圣训时说:“他就要向前走去,直到抓住天堂的门环。在那一日,真主要让他复活在那个曾经被许约给他的受赞颂的品级上。”据圣门弟子伊本?麦斯欧德传述,圣人说他要站在‘阿尔世’至高之天的右侧,除他外任何人都不得站在那个品位上,前人和后人都要羡慕他的品位。圣门弟子凯尔布和圣孙哈桑也有类似的传述,一个传述中有“它就是那个品位,我要站在那里为我的教民说情。”伊本?麦斯欧德传述,真主的钦差大圣说:“的确,我一定要站在那个受赞颂的品级上。”有人问道:“那是什么?”他说:“那一日,吉祥多福、尊大无比的真主要降临‘库尔西’即八重天。”据圣门弟子艾卜?穆萨?艾利艾什阿里传述,圣人说:“我被要求在两种事物之间做出选择:我的一半教民入天堂或说情。我选择了说情,因为它的覆盖面更广。你们认为它是属于敬畏者的吗?不!它属于那些罪恶累累的人。”艾卜?呼莱勒说:“我说:‘真主的钦差大圣啊!关于说情,有什么启示降临你?’他说:‘我的说情属于那个人,他诚心诚意、心舌一致的作证除真主外,绝无一个应受拜的主。”

圣门女弟子乌姆?哈比拜特传述,真主的钦差大圣说:“我的教民在我之后互相残杀的景象被展现在我的眼前,真主早已为他们预定了他也给前辈民族预定过的考验。我就向真主做了祈求,求他在复活日把说情权赐予我,让我替他们说情,真主就答应了。”

圣门弟子侯载法说:“真主要在人类能够互相听见、互相看见的一个高地上集合他们,他们光着脚、赤着身,除真主的允许外,任何一个人都不得说话,他们好似被造成了哑巴。然后,就有声音召唤:‘穆罕默德!’圣人就说:‘主啊!我响应了你的召唤。托你的福,善在你的双手之间,歹不能接近你;得正道的人是你所引导的人,你的仆人在你面前,属于你、归于你;除你之外,既没有一个避难所,也没有一个救护所;你吉祥多福、尊大无比,天房之主啊!赞你清净无染!’他说:‘那就是真主在经文中提到的那个受赞颂之品级。’”

圣门弟子伊本?安巴司说:“入火狱的人进入火狱、入天堂的人进入天堂后,最后一伙入天堂的人和最后一伙入火狱的人被留在了后面,入火狱的那伙人对入天堂的那伙人说:‘你们的信仰对你们有什么好处呢?’他们就祈求真主,大喊大叫。入了天堂的人听到喊叫声后就请求人祖阿丹和他的后辈列圣替他们向真主说情,但每位圣人都婉言谢绝,讲明他们不能说情的理由,最后他们来到至圣穆罕默德跟前,他就答应替他们说情。那就是那个受赞颂的品级。”圣门弟子伊本?麦思欧德和再传弟子穆佳赫德也有过类似的传述,圣孙侯塞因的贵子阿里也从圣人口上提到过它。

圣门弟子贾比尔?本?阿布顿拉对圣门弟子苏海布的儿子叶齐德?艾利法给尔说:“你听说过穆罕默德的品位吗?就是真主要让他复活时站的那个品位。”他说:“是的,它就是穆罕默德受赞颂的之品级,真主要因它而把火狱中的人释放。”然后,他提到一段关于说情的圣训,它说两座火狱中的人要被放出来。圣门弟子艾奈斯也有类似的传述,并说:“这就是被许约给圣人的那个受赞颂的品级。”

据艾奈斯、艾卜?胡莱勒以及其他圣门弟子的传述——他们讲述的圣训内容有些穿插,圣人说:“在复活之日,真主要集合前人和后人。人们就心急如焚地——或说受到启迪后说:但愿我们能找到一个人求他替我们向真主说情。”这是艾奈斯的传述。艾卜?胡莱勒的传述说:“太阳降下来,人们的痛苦达到了既不能承担也不能忍受的极限,他们就说:‘难道你们就不能找一个替你们说情的人吗?’他们就来到人祖阿丹圣人跟前说:‘你是人祖阿丹,真主用他的手亲自创造了你,并把他的灵魂吹入你,让你居住在天堂里,他还命令众天神向你叩头,把万物的名称都教授给了你。请你替我们在你的养育主跟前说个情,让我们离开这个地方。难道你没有看见我们的处境吗?’他就说:‘今天,我的养育主发了大怒,他从没有像今天这样发过怒,以后他也不会再发这么大的怒。他曾命令我不要吃禁果树的果实,但我违抗了他。我自身难保啊!我自身难保啊!你们去找别人吧!你们去找怒海大圣吧!’他们就来到怒海圣人跟前说:‘你是光临大地居民的第一位钦差圣人,真主把你称为感恩戴德的仆人。难道你没有看见我们的处境吗?难道你没有看见我们的遭遇吗?难道你不替我们向你的养育主说个情吗?’他就说:‘今天,我的养育主发了大怒,他从没有像今天这样发过怒,以后他也不会再发这么大的怒。我自身难保呀!我自身难保呀!我曾经给我的教民做过一次歹都哇。(但在艾奈斯的传述中怒海圣人提到了他在不知道的情况下祈求真主赦免他的儿子的那个错误)你们去找别人吧!你们去找伊布拉欣大圣吧!他是真主的挚友啊!’他们就来到伊布拉欣大圣的跟前说:‘你是真主的圣人,你是他在大地居民中的挚友。求你替我们向你的养育主说个情吧!难道你没有看见我们的处境吗?’他就说:‘我的养育主今天发了大怒。’他也说了前面圣人说过的那些话,并提到他曾经说过的三句不合实情的话,然后说:‘我自身难保啊!我自身难保啊!我没资格替你们说情,但你们可以去找穆萨大圣,他是真主的密谈者呀!’(另一个传述中有:他是一个真仆,真主给他降示了讨拉经,亲近了他并与他直接亲密地谈过话。)他们来到穆撒大圣跟前,他就回绝他们说:‘我没有资格替你们说情。’他提到他有一个杀人之过,然后说:‘我自身难保呀!我自身难保呀!但你们可以去找尔萨大圣,他是真主的灵魂和真言呀!’他们就来到尔萨大圣跟前,他也回绝他们说:‘我也没有资格替你们说情,但你们应该去找穆罕默德,他是真主的首仆,真主已从他迁移之前和迁移之后的一切过错上保护了他。’他们就来到我跟前。我就欣然说:‘我就是说情者。’接着,我起身来拜见真主并求他恩准,我就获得了他的恩准。我见到真主时,匍匐在地向他叩头。’(另一个传述中有:我就来到至高之天‘阿尔世’之下,倒地向真主叩头。第三个传述中有:我就恭立在主的面前赞颂他,那时的赞辞不是我自己能够说出的,而是由真主直接启迪给我的。第四个传述中有:真主就给我启迪一些颂扬和赞美之辞,那是他从没有给我之前的任何人启迪过的。)”
圣传真道网—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www.chinasufi.c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圣传真道网

GMT+8, 2018-6-22 10:00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