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登录 | 注册 | 找回密码

苏菲论坛—圣传真道网旗下中文社区 中国伊斯兰苏菲学术论坛 中国本土(正统)伊斯兰网站  端庄穆斯林信仰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690|回复: 1

[其他学者] 伊斯兰教作为世界宗教的普世性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2 14:20: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伊斯兰教作为世界宗教的普世性
                                                                    Aavani教授 经学堂
奉普慈特慈的真主之尊名

[伊朗]古拉姆瑞扎·阿瓦尼 著
熊至 译
非常感谢大家,也非常荣幸能够受邀到中国伊斯兰教的高等学府——中国伊斯兰教经学院来做讲座,也很荣幸能够见到在座的各位杰出学者和青年俊才,祈求真主意欲,让你们在未来能够成为优秀的伊玛目(阿訇),将穆斯林教众引上伊斯兰的正道。我自己内心也曾向往成为你们这样的学生,能够作为伊玛目去引导人们,弘扬伊斯兰教的精神。
我今天要讲的题目是“作为世界宗教的伊斯兰教所具有的普世性”。现如今,我们在很多大学的哲学系、宗教学系里都面临着有关“宗教多元主义”的问题,特别是约翰·希克的“宗教多元论”[1]被提出以后,引发了很多问题,它的出发点及视角全然是世俗的,这与宗教的精神,特别是伊斯兰教的精神是有所抵牾的。而在神圣的古兰经中,则完全有另外一种宗教多元论,在我看来,解决这类问题的出路应该到古兰经中去探寻,然而不幸的是,我们大多数的宗教学者却常常忽略了这一点,不去引用古兰经中对相关问题的表述,有些时候甚至会有和古兰经的精神相抵触的断言,对于这一现象我们应该倍加谨慎才是。在如今的学术界,在大学里,人们坐而论道,希望能解决这类问题(宗教多元主义),但又时常为之所惑,找不到出路。但反观古兰经经文,对于这一问题的表述是彰明较著的,所以我们应该更加严肃地对待古兰经。
今天,依据伊朗的历法,是神圣先知穆罕默德归真的纪念日。所以我也将以先知穆罕默德所传达的伊斯兰教所具有的普世性作为今天讲座的开端,来纪念我们敬爱的先知,愿真主赐福于他。



在古兰经中有很多与先知穆罕默德有关的经文,你们或许比我更熟悉。依据真主的启示,先知穆罕默德自身就是古兰经全美的显现。因为时间的关系,在众多的经文中,我只提及若干节经文来证明先知穆罕默德所具有的普世性。例如,古兰经众先知章有这样一节经文,“我派遣你,只为怜悯众世界。(21:107)”[2]真主派遣先知穆罕默德,只为慈悯,这种慈恩不仅仅是给穆斯林的,也不仅仅是给予人类的,更不仅仅是赋予这个世界的,而是给真主所创造的一切世界的,这一点非常重要。穆斯林贤者、哲学家、宗教学者关于“真主对众世界的慈悯”有非常丰盈的探讨,在此我们暂不做深入的探究。关于先知穆罕默德,有非常重要的一点需要提及,那就是“品德(أخلاق)”,神圣先知穆罕默德所拥有的那些伟大品性。古兰经中说,“你确是具备一种伟大的品格的。(68:4)”,在古兰经中很少会用“عظيم”这个词来指称事物,大约不超过十处,可见他的品格的伟大,这也是他所带来的启示的普世性的佐证之一。我们应该多多留意“品格”这个主题,因为它对于宗教而言十分重要。古兰经中有很多经文都证实了先知穆罕默德的伟岸,在此我只举几节为例,“你说:如果你们喜爱真主,就当顺从我;(你们顺从我),真主就喜爱你们,就赦宥你们的罪过。真主是至赦的,是至慈的。(3:31)”另一节是,“我只派遣你为全人类的报喜者和警告者,但世人大半不知道。(34:28)”同时,我们还应将先知穆罕默德作为全人类的典范去效仿,正如古兰经中说,“希望真主和末日,并且多多记念真主者,你们有使者可以作你们的优良模范。(33:21)”现在,我们要追问一个问题,在何种意义上我们说伊斯兰教是普世的呢,或者说伊斯兰教和古兰经应该如何被理解和阐释,以符合它们本身的普世性呢?而同时我们又在何种意义上说它们是特别的呢?


伊斯兰教强调四种彼此之间紧密相连的事物,它们是(神圣)知识(العلم)、理智(العقل)、智慧(الحكمة)和指引(الهداية),它们之间密不可分。古兰经的基础正是神圣的知识、理智、智慧和指引,而不是无知愚妄。这四个关键术语是古兰经的核心,它们不仅对于理解伊斯兰教而言无比重要,对理解其他任何宗教也是如此。古兰经中也很多经文可以佐证我的观点,我只向大家详述几节。例如,真主在古兰经中对先知穆罕默德说,“你说:我的主啊!求你增加我的知识。(20:114)”先知从未祈求真主增加他的什么,知识是唯一的例外。古兰经中还有,“你说:有知识的与无知识的相等吗?惟有理智的人能觉悟。(39:9)”故而我们说,伊斯兰教的基础之一便在于知识,如果没有神圣知识,也就没有宗教可言。除此之外,理智也是宗教的基础之一,古兰经中经常会出现这样的反问,“难道你们不运用理智吗?”“难道你们不思考吗?”“难道你们不理解吗?”“难道你们不沉思吗?”因此,伊斯兰教,包括其他宗教都绝不是立足于偶然的,更不能妄加解释,它们的基础是神圣的知识和智慧,这种智慧是古兰经所反复加以强调的。在古兰经中有三处提到“真主教授他们天经和智慧”,经典和智慧是紧密相连的,所以我们不能脱离开智慧去解读经典,而没有经典,智慧也将无从谈起。在当代世界,伊斯兰教中有很多激进的政治运动,在很大程度上都是反智慧的,我们应该对之保持十分的警惕,同时努力去理解古兰经的内在智慧与内在逻辑。古兰经中有一节经文提到每一个先知都从真主那里得到了智慧,“当时,真主与众先知缔约说:我已赏赐你们经典和智慧,以后有一个使者来证实你们所有的经典,你们必须确信他,必须辅助他。他说:你们承认吗?你们愿意为此事而与我缔约吗?他们说:我们承认了。他说:那末,你们作证吧;我也和你们一同作证。(3:81)”故而我们说,伊斯兰教的根基是古兰经的智慧,以及那被赋予所有先知的智慧,这便是伊斯兰教的普世性之所在。



另一个关键词是“神圣指引”,古兰经中说,“我这样启示你从我的命令中发出的精神。你本来不知道天经是什么,正信是什么;但我以天经为光明,而借此光明引导我所欲引导的仆人。你确是指示正路者。(42:52)”古兰经就是这种神圣的指引,故而一个伊玛目也应该用它去指引世人,指示给他们正道,而不是将他们带入迷误。更进一步说,我们不仅要将他们引领向古兰经,也要引向所有先知带来的神圣指引。正如真主在古兰经中对先知穆罕默德说,“这等人,是真主引导的人,你应当效法他们走正道。你说:我不为这部经典而向你们索取报酬,这部经典是全世界的教训。(6:90)”其中这等人指的是真主提到的众多先知,易卜拉欣(亚伯拉罕)、穆萨(摩西)、尔萨(耶稣)、尤素福(约瑟)等等,他们都被真主赋予了伟大的品性。真主命令先知穆罕默德去效法他之前的众先知,实际上更是在要求我们去追随他们,遵循所有先知带来的神圣指引是伊斯兰信仰的内在要求,也是我们无可推卸的责任。先知说,“智慧就如信士们丢失的骆驼”,故而我们应当努力找回,无论在哪里发现智慧,我们都该追随它。正如存在本身是普遍的,存在并不限于“在这”、“在那”,它不是天也不是地,也不局限于这个世界。智慧是普世的,真主的创造和指引是普遍的。在认主独一之后,伊斯兰信仰的第二个根本信条在于“信使者”,笃信所有使者所带来的经典和启示。



所有的宗教都有其神圣的来源,尽管它们之间是有所不同的。例如我们把有些宗教称作“本土性的(autochthonous)”宗教,它们一般诞生并集中于特定的地域,比如印度教、儒教、道教,而另一些则专属于特定的族群,如犹太教之专属于犹太人。此外,还有“非土生土长的”宗教,如基督教、伊斯兰教和佛教,并不局限于特定的地域和族群。然而,基督教的先知观和我们所说的伊斯兰教“信使者”的普世信条是有所不同的,因为基督教只承认自身及犹太教所具有的救赎能力,而不承认其他宗教以及伊斯兰教的先知穆罕默德的合法性。故而我们说,这种承认所有先知的信条是伊斯兰教与其他宗教之间的重要区分,它也佐证了伊斯兰教启示的普世性。
古兰经中有一些重要的意涵,如今被很多穆斯林,甚至是穆斯林学者所遗忘了,那就是信仰所有的先知是伊斯兰教的根本信纲之一。在古兰经中有很多经文可以佐证,所以我们应该更加严肃认真地读古兰经,尽管我们时常在读,但常常疏于思索。首先,依据一节圣训,穆斯林相信真主约派遣了十二万四千使者。此外,古兰经中有很多经文都提到“相信所有的先知”是穆斯林信仰的内在要求和责任,因为时间关系,我只引述其中的三节经文,“使者确信主所降示他的经典,信士们也确信那部经典,他们人人都确信真主和他的众天神,一切经典和众使者。(他们说):我们对於他的任何使者,都不加以歧视。他们说:我们听从了,我们恳求你赦宥;我们的主啊!你是最後的归宿。(2:285)”这也就是说,使者们笃信真主启示他们的,信士们则笃信使者们所传达的,而先知穆罕默德和信士全都笃信真主,以及他的众天使(天使对于伊斯兰信仰也非常重要,如今很多穆斯林都忽视了这一点,人们也很少能从宗教学者那里获得相应的知识),一切经典及使者,我们对真主派遣的任何使者都不区别对待,这便是伊斯兰启示的普遍性与普世的先知观之所在。正如真主在古兰经黄牛章开端所降示的,“这部经,其中毫无可疑,是敬畏者的向导。他们确信幽玄,谨守拜功,并分舍我所给与他们的。他们确信降示你的经典,和在你以前降示的经典,并且笃信后世。这等人,是遵守他们的主的正道的;这等人,确是成功的。(2:2-5)”另外一节是,“但他们中学问渊博的,确信正道的——都确信降示你的经典,和在你之前所降示的经典——和谨守拜功的,完纳天课的,和确信真主与末日的人,这等人,我将赏赐他们重大的报酬。(4:162)”因此我们说,信仰所有被降示的天经是伊斯兰信仰不可割离的一部分,因为这是真主在古兰经中的命令,作为穆斯林你不能说我不接受。我们应该更加严肃地对待这些经文,如何解读经典是一个很重大的问题。古兰经中像“مُصَدِّقٌ(musaddiqu,确证,证实)”这样的术语经常出现,也非常重要,真主降示古兰经是要证实之前所有的经典,而不是废除、取消它们。正如真主在古兰经中说,“这是我所降示的吉祥的经典,足以证实以前的天经,以便你用它去警告首邑(麦加)及其四周的居民;确信后世的人,都确信它,而且谨守拜功。(6:92)”古兰经是吉祥的经典,是被祝福的经典,它能确证之前所有的经典,这恰恰是古兰经独有的尊荣。
古兰经中有时会责备其他宗教的追随者,这种责备是因为他们没有遵从他们的宗教的要求,否认降示给他们的经典,而古兰经恰恰是要证实他们的经典,他们自己才是隐昧真理者。如今的现实也是如此,古兰经确证其他宗教的合法性,但他们却常常否认自己的宗教,否定古兰经。正如真主在古兰经中说“当一部经典能证实他们所有的经典,从真主降临他们的时候,(他们不信它)。以前他们常常祈祷,希望借它来克服不信道者,然而当他们业已认识的真理降临他们的时候,他们不信它。故真主的弃绝加于不信道者。(2:89)”这也是穆斯林所要面临的一个问题,真主要求穆斯林接纳其他宗教的追随者,而穆斯林则常常不被接纳,这其中的确有着重大的考验。


伊斯兰教是所有先知的宗教,是开天古教,并不局限于特定的时空。正如真主在古兰经中说,“易卜拉欣既不是犹太教徒,也不是基督教徒。他是一个崇信正教、归顺真主的人,他不是以物配主的人。”真主的宗教确是“伊斯兰教”,这个意义上伊斯兰教的意涵和很多穆斯林大众所理解的伊斯兰教是有所不同的,作为普世层面上的“真主的宗教”才是真正的宗教,也是所有先知所信仰的宗教。真正意义上的伊斯兰教是超越所有历史的,正如古兰经中说,“易卜拉欣和叶尔孤白都曾以此嘱咐自己的儿子说:我的儿子们啊!真主确已为你们拣选了这个宗教,所以你们除非成了归顺的人不可以死。(2:132)”所以我们要向着这个方向努力完善我们的伊斯兰教。
在古兰经筵席章中,有一节经文表达了伊斯兰教对其他宗教的根本态度,或许可以总结我们的阐释,“我降示你这部包含真理的经典,以证实以前的一切天经,而监护之。故你当依真主所降示的经典而为他们判决,你不要舍弃降临你的真理而顺从他们的私欲。我已为你们中每一个民族制定一种教律和法程。如果真主意欲,他必使你们变成一个民族。但他把你们分成许多民族,以便他考验你们能不能遵守他所赐予你们的教律和法程。故你们当争先为善。你们全体都要归于真主,他要把你们所争论的是非告诉你们。(5:48)”在我看来, مُهَيْمِنًا(muhayinan,监护,掌管,保护),依据古兰经注,这个词有两个意思,掌管和保护,也即真主降示古兰经不仅是要证实之前所有的经典,同时也要保管、监护它们。穆斯林应该保护这些经典,而不是废弃、破坏它们。真主命令穆斯林以真理秉持公正,而不是顺从自己及他人的私欲而舍弃了真理。经文中也启示道,真主为每一个人都确定了道路,如果他意欲,必使人类变成一个民族,阿拉伯语中,“(لَو后加过去式动词)لَوْ شَاء”表明一种不可能性,真主并不意欲这样做,真主让人类分属于不同民族、宗教的智慧在于让人们争先为善,故而在竞相为善的意义上讲,不同宗教之间是一种竞争关系。我们又一次回到了之前提到的那个问题,大家有时会问,为什么真主在古兰经中会责备一些其他宗教的追随者呢?因为在那个时代,当古兰经被降示的时候,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穆斯林共同体,一千四百多年后的今天,如果我们这些穆斯林不争相为善的话,也会受到真主的责备,我们应该仔细去探究古兰经中为何会有责备个别社群的经文,警防重蹈他们的覆辙。古兰经中责备其他宗教中的个别追随者的原因在于,他们没有依据他们自己的宗教所要求的那样完善他们的宗教,常常做与他们的宗教准则相违背的事情。而我们知道,宗教是具有整全性的,我们不能顺从各自的私欲只择取其中的部分加以接受,而全然不顾整体。故而真主责备他们,因为他们根本没有完整地建立起自己的宗教。例如,在伊斯兰教中我们常说要“谨守拜功”,这里的拜功绝不仅仅是礼拜那么简单,礼拜当然很好,但只是拜功的一部分,谨守、完善拜功的含义在于全面地践行伊斯兰教,贯彻它所强调的一切价值、品质。这就要求我们要对伊斯兰教有整全的知识,理解它的根本原则并加以守护。尽管我们不能像先知穆罕默德那样完美地实践伊斯兰教,但我们应该效仿先知,真主按照每个人的能力而加以责成,我们应该竭尽所能地去全美我们的宗教。作为伊玛目,大家也要引导穆斯林全面地实践伊斯兰教。古兰经中有这样一节经文,真主在教导犹太教徒和基督徒,但实际上也是在教导我们,真主说,“假若他们遵守《讨拉特》和《引支勒》和他们的主所降示他们的其他经典,那末,他们必得仰食头上的,俯食脚下的。他们中有一伙中和的人;他们中有许多行为恶劣的人。(5:66)”这就是说,如果犹太教徒和基督徒能够恪守真主降示给他们的经典,那么他们对宗教的实践也是全美的,他们一定能从上到下,从神圣的智慧与此世的知识中获益。古兰经中还有一节经文,“你说:信奉天经的人啊!你们没有什么信仰,直到你们遵守《讨拉特》和《引支勒》,以及你们的主所降示你们的经典。(5:68)”故而,我们应当全面地信仰伊斯兰教,不应该肢解它,古兰经本身就是这种整全性的体现。我们应该心向真主而全美我们的宗教,“真的,应受诚笃的顺服者,只有真主。(39:3)”



在历史上,穆斯林曾经成就了最光辉璀璨的文明,涵盖了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伊斯兰文明、文化在人类历史上留下了辉煌的印记。那时的穆斯林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成就呢?因为他们遵循了古兰经的指引,造就了伟大的文明。伟大的穆斯林哲学家、科学家、诗人、大贤、苏菲都润泽在伊斯兰文明的福荫下,取得了伟大的智识成就,更令人瞩目的是,身处伊斯兰文明中的基督徒、犹太教徒,以及其他宗教的追随者,各个族群都安详地润泽其中,同样成就了各自辉煌的文化,造就了很多伟大的贤哲。

举一例即可说明,在安达卢西亚半岛,也即西班牙的伊斯兰时期,有很多伟大的犹太哲学家、诗人,他们用阿拉伯语写作,成就了犹太文化的一个黄金时代。比如著名的迈蒙尼德,犹太教徒视他为最伟大的犹太哲学家,将他称为“摩西第二”,就是那个时代造就的。他与穆斯林生活在一起,共同学习,他用阿拉伯语研究哲学并写作。在他以外,还有很多这样的犹太学者,不胜枚举,这和那个时代伊斯兰教的伟大是不可割离的,它不仅造就了那个时代最伟大的科学家、哲学家、文学家,也成就了其他所有在其中鲜活的宗教和文明。


伊斯兰西班牙时期的音乐

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翻译运动之一就发生在那个时代,那时,一种文化的智识传统经由翻译被另一种文化所完全继承,这就是伊斯兰历史上伟大的翻译运动。这场翻译运动使得巴格达成为了智识的中心,古希腊主要的哲学、科学著作都被翻译成了阿拉伯语,翻译工作很多程度上得益于基督徒翻译家,但穆斯林为这些著作的翻译提供了最主要的政治、经济支持。穆斯林资助译者,厚待学者,雇用书记员等人员作为辅助,他们不仅翻译了大量古希腊语的原著,还翻译了很多注释本,全面吸收了古希腊的智识传统。其中的很多古希腊语的原著早已佚失,只能依靠阿拉伯语译本,所以当时的穆斯林了解很多我们所不了解的文化,他们全然继承了古希腊文明。而这种翻译运动不仅仅针对古希腊文明,在当时的印度、波斯等地,穆斯林也在努力翻译相关的经典,他们无论身在何处,都能从所处的文明、智识传统中汲取营养。后来,也正是依靠穆斯林的贡献,这些古代的经典才能得以被翻译成拉丁语,为西方后来的发展奠定了智识上的基础。故而,穆斯林才是古希腊文明的直接继承者,是他们将这些智慧传递到了欧洲。


智慧宫

我们的穆斯林先辈们一直在研究其他文明,例如他们研究印度文明、中国文明,例如,我们所熟知的伟大的穆斯林哲学家、科学家比鲁尼(973-1048),他精通梵文,写就了长达30卷的《印度志》,详细研究了印度的自然地理、历史、古迹、宗教信仰、哲学、文学、天文学、法律税制、风俗习惯等各个方面,这部巨著是那个时代有关印度最经典的著作。后来在伊朗产生了另一场翻译运动,穆斯林将大量的梵文著作翻译成了波斯语,从中汲取智慧。这就是我们的穆斯林先辈们,他们对其他文明有着精深的研究和全面的了解,但不幸的是,这种精神恰恰是我们当今的穆斯林所最为缺乏的。


乔尔乔涅(Giorgione)的名画,三个哲学家(Three Philosophers)

在当代,穆斯林对其他文明的知识非常的贫瘠,我们甚至可以说,当今世界在智识上最为贫瘠的国家就是很多穆斯林国家。相比于穆斯林先辈的伟大成就,到底是什么造成了这种对我们自身而言充满讽刺意味的现状?原因就在于我们的很多学者粗暴地断言,“他们都是不信道者,我们不可以读他们的著作。”如今在世界上的其他地方,在欧洲,在美国,人们在努力地研究所有文化,他们的知识正变得越来越深入,他们对于伊斯兰文明辉煌过往的了解甚至早已远远超过了我们。而当我们反躬自身就会发现,造成这种现状的一个原因就在于,我们很多穆斯林所持有的一种错误观念,认为“非穆斯林都是不信道者,是迷误者,他们毫无知识,根本不值一学”。这种观念是和伊斯兰教的精神相违背的,只举一例即可说明,我们都知道,据传先知穆罕默德为鼓励穆斯林求知,曾对信士们说,“知识虽远在中国,亦当求之。”那么我要问大家了,你们就生长在中国,而按先知的教诲我虽生在伊朗也应该来中国求知,那你们呢,你们是否已从中国文化中汲取智慧了呢?穆斯林同学们啊,先知教导我们要追求知识、理智、智慧和指引,我们不应该蒙蔽双眼,对其他文化视而不见。想想我们的穆斯林先贤,我们要效仿他们,深入地研习其他文明并从中汲取智慧。不要畏惧,也无需畏惧,因为先知穆罕默德曾教导我们,智慧是属于信士们的,无论身处何方,只要勇于求知,信士们都能获得智慧。智慧是神圣的属性,一切知识都源自真主,真主是至知的,是至睿的。真主不会嫉妒,也不会吝啬,他是创造者,万有的给予者,一切事物都归于他,他是最富足、最慷慨的。当今的穆斯林所要克服的顽疾便是封闭自己的心灵,不去领会真主的恩典。学者们常常妄加论断而不给出令人信服的理由。我们应该向穆斯林先辈们学习,奋力寻求知识,汲取智慧,在大地上寻找真主的恩典,正如我们一开始所说的,伊斯兰教的启示是普世的,相信真主的所有使者及天经,这是伊斯兰信仰必然的要求,故而领悟其中的智慧也是信仰内在的要求。



我还有一两个论点需要做简短的说明。首先,不能将伊斯兰教化约为教法学(Fiqh),如果这样做的话,就把伊斯兰教弱化到了极小。教法学是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但仅凭它并不足以支撑起作为整体的伊斯兰教。不幸的是,很多宗教学者都把伊斯兰教降格成了教法学,将伊斯兰极简化了。教法学家对于伊斯兰教十分重要,穆斯林应该研习教法,但绝不应滞留其上。先知穆罕默德并不是教法学家,先知给我们的指引绝不局促于教法这个层面,宗教也绝不仅仅是律令。



第二,我们需要在“伊斯兰(顺从)”和“伊玛尼(正信)”这两个概念之间做出区分。“伊玛尼”要高于“伊斯兰”。真主在古兰经中启示先知穆罕默德说,“游牧人们曾说:我们已信道了。你说:你们没有信道,虽然你们可以说:我们已归顺了,但正信还没有入你们的心。如果你们服从真主和使者,他不减少你们的善功一丝毫。真主确是至赦的,确是至慈的。(49:14)”在先知时代,那些贝都因人(阿拉伯游牧民)曾对先知说,“我们是信士。”真主启示先知,让先知对他们说,“你们不是信士,你们只是穆斯林(顺从的人)。”“伊玛尼”要高于“伊斯兰”,一个穆斯林完全有可能不具备正信,不尽然相信真主派遣的所有先知,他礼拜、斋戒,但有可能会否认真主降示的所有天经,但他仍可以是一个穆斯林,只是正信并没有进入他的心中。此外,在“伊玛尼”中也有很多不同的层级,正如真主在古兰经中说,“信道而且行善的人,对于所用的饮食,是毫无罪过的,如果他们敬畏而且信道,并努力为善;然后,敬畏而且信道;然后,敬畏而且行善。真主是喜爱行善者的。(5:93)”信仰的最高层面是“伊赫桑”,到达了这个境界后,人就会敬畏、行善,如同处处能面见真主一般。对此我们就不加以详述了,我们大家应该认真思考这些信仰的不同境界。
此外,我们需要成为能够洞察自己所身处的时代的学者,对当下此在的世界拥有全面的知识。如今有很多思潮对宗教、特别是伊斯兰教很不利,甚至是反宗教的。我们应该去了解这些思潮,这样才能应对它们。我们需要两条腿走路,一只脚立足于传统,另一只脚坚实地立足于我们生活在其中的当下世界,成为我们时代的学者,了解这个世界面临的众多问题,正如一个穆斯林哲人说,“认识自己时代的学者不会被蒙蔽、怀疑所困扰。”只有这样两条腿走路,我们才能应对那些对伊斯兰教很不利的政治运动。
同时我还要说,你们生长在中国,中国有着非常深厚、伟大的文化传统,有很多伟大的学者,所以你们也应该研习中国的智识传统,努力精通中国的语言。我知道,历史上的中国穆斯林也曾有很多伟大的思想家,如刘智、王岱舆这样的回儒。真主在古兰经中说,他给每一个民族都派遣了使者,用那个民族自己的语言启示他们。


我最后要说的一点是,我以自己最谨严的态度在此建议大家,我们应该更加严肃、严谨地对待我们的神圣经典古兰经,不仅仅停留在记忆诵读的层面。古兰经以“奉普慈特慈的真主之尊名”开端,再到我们将它诵读出来,在心中参悟,这之间充盈着极尽丰富的智慧。我这辈子也算是读过了几本书,但没有任何书能像古兰经那样意蕴非凡、深刻伟大。沉思、参悟古兰经的经文吧,有很多穆斯林贤者通过沉思一节经文的意蕴最后成为了伟大的觉者。古兰经每一节经文的含义都那么深刻丰富,充满了神圣的智慧。我最后的一点建议就是去读古兰经,沉思古兰经,从中汲取智慧。当然,我们的圣训传统也很重要,但深刻地理解圣训是很富有挑战性的,我们应该循着穆斯林先哲的进路,看看那些大学者是如何理解、阐释圣训的,要整体把握所有那些学者的理解,不应固守个别学者的意见,而要做到这一点则需要非凡的坚韧和努力。
愿真主赐予大家知识、吉庆和平安!谢谢大家!

先知穆罕默德归真纪念日(伊朗历)
2015年12月10日星期四
古拉姆瑞扎·阿瓦尼教授
伊朗国家哲学院前院长,世界伊斯兰哲学学会前主席
北京大学高等人文研究院特座教授
受邀演讲于中国伊斯兰教经学院新址


注释
[1]约翰·希克所提出的“宗教多元主义”的特点在于承认终极实在通过不同的信仰得以彰显、折射,形成了多元的宗教传统和多样化的表达,但他同时认为宗教的本质是文化生成物,每一个宗教都有其局限性,都无法宣称各自的宗教能够把握终极真理。——译注
[2]译文中所有引用的古兰经译文,如不加说明,均引自马坚译本,社会科学出版社1981年版。这一节经文常译作“我派遣你,只为怜悯全世界的人。”这里阿瓦尼教授有不同的阐释,认为应将“لِّلْعَالَمِينَ”译作“众世界”。

[注]译自:Golamreza Aavani,The Universality of Islam as a World Religion,文章仅供学习交流使用,转载请注明出处。原文© Golamreza Aavani

转载自公众号《智慧哲学小组》
圣传真道网—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www.chinasufi.cn
发表于 2017-1-22 18:04:15 | 显示全部楼层
”信仰的最高层面是“伊赫桑”,到达了这个境界后,人就会敬畏、行善,如同处处能面见真主一般。
圣传真道网—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www.chinasufi.c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圣传真道网

GMT+8, 2018-4-25 14:54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