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登录 | 注册 | 找回密码

苏菲论坛—圣传真道网旗下中文社区 中国伊斯兰苏菲学术论坛 中国本土(正统)伊斯兰网站  端庄穆斯林信仰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98|回复: 0

瓦哈比派灭伊斯兰传承带给中国的现代启示录(续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5 21:22: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瓦哈比派灭伊斯兰传承带给中国的现代启示录(续篇)

转自:血饮
   二〇一七年一月二十一日《卫报》报道,叙利亚恐怖分子在最近一次对叙利亚文物和遗迹的攻击中摧毁了帕尔米拉古城的神殿柱以及一座罗马剧院的部分结构。ISIS在一五年五月首次占领这座城市,城内历史古迹被毁坏无数,还在古罗马剧院遗址上进行残忍杀戮叙利亚政府军俘虏。在一六年十二月ISIS 重新占领古城后再次疯狂地洗劫城市中的博物馆和遗迹,包括炸毁有两千年历史的贝尔神庙和凯旋门,并杀死了长期在当地研究的著名考古学家Khaled al-Asaad。

   信奉瓦哈比教派的恐怖分子为何要毁灭历史文物古迹。难道真的仅仅只是为了钱吗?谜团将会在这篇文章中揭晓。这篇文章将全面详细的解读欧亚大陆背后地缘冲突的内在主线。在上篇关于中东恐怖主义文章中血饮提到了沙特信仰的国教明瓦哈比教派,要揭开恐怖主义就必须全面解读沙特和瓦哈比教派的联系。瓦哈比教派兴起与十八世纪初,后来与本沙特家族加盟组建了宗教军事集团,开始大规模扩张。瓦哈比作为反穆罕默德的异端邪说,与英国犹太势力勾结以后,对整个伊斯兰世界的文化转基因操作开始全面启动。要明白为什么沙特支持的瓦哈比学派是对整个伊斯兰世界的文化转基因,我们就必须首先明白伊斯兰世界思想传播和发展的路径模式。下图是被恐怖分子破坏的帕尔米拉神殿遗址。
c997345.jpg

   伊斯兰教跟随阿拉伯帝国的崛起得以传播,后顺着丝绸之路又不断被传播到了世界各个地区,这可以看作是伊斯兰教思想传播的正向传播,大致方向是从西往东。伊斯兰教义在当地落地生根以后,穆斯林一般会回到圣城拜谒,并且与圣城四大宗法教派中精研伊斯兰教义的学者交流,将他们的思想带回自己的国家,再广为传播,这完成了伊斯兰教传播的逆向回流,方向大致是从东往西。这也是我们民族政策中说的国内外宗教联系,这是客观存在的。正反回流形成了不断的新旧交替,做个形象的比喻,正反回流就是伊斯兰思想传播的动脉和静脉,伊斯兰教圣城包括麦加、麦地那、耶路撒冷、什叶派圣城共同构成了伊斯兰学术思想的心脏,他们在正统伊斯兰教教义下发展传播伊斯兰教。四大教法学派派为首的伊斯兰教正统思想就构成了心室,包括什叶派逊尼派内部的各大思想家云集此地,他们对伊斯兰教教义的研究是开诚布公,在研究过程中是相互尊重相互学习、取长补短,学术环境是开放、包容、自由的,类似于中国的百家争鸣。所传播的思想秉持了伊斯兰教义核心的与人为善、平和中正、和平共处的正能量。这些思想就像是氧气和能量,通过心脏不断动脉和静脉传播到整个伊斯兰世界,促使整个伊斯兰肌体的健康发展。

   举个栗子,比如中国甘肃青海宁夏地区的哲赫忍耶,就是康熙年间的马明心从阿拉伯半岛带回来的,哲赫忍耶与华寺门宦等老教虽然在刚传入中国的时候发生过矛盾,但是同属苏菲派的他们共同尊崇穆罕默德先知地位,尊崇四大教法学派。经过两百年发展目前已经成为中国苏菲学派的一个重要分支,与境内的华门寺、格迪木共同构成伊斯兰教正统的老教。他们一直是西北地区维护伊斯兰教正统,打击极端宗教势力的中坚力量。新旧是相对的,伊斯兰世界正是通过这种国内外思想的交流碰撞,新旧交替中得以不断向前发展。新旧交替构成了伊斯兰教发展的年轮,随着年轮的增长伊斯兰教理论茁壮成长。
90214d6.jpg

   但这种健康发展随着沙特和英国联合扶持的瓦哈比极端思想崛起。从十八世纪初号召倡导废除默罕默德先知地位,完全否定四大教法学派的瓦哈比创立瓦哈比极端教派以后,就改变了。特别是瓦哈比武装霸占伊斯兰圣城麦加和麦地那以后。瓦哈比教派通过与本沙特家族联姻构建宗教军事集团,先后创立两个沙特王国。因为瓦哈比教派认为只有自己是真穆斯林,除非皈依瓦哈比教派才能算得上是真穆斯林,所以他们可以对他们进行任意的杀戮和劫掠。在第一沙特王朝扩张过程中,这种嗜血本性显露无疑,一八〇一年,沙特瓦哈比武装攻打今伊拉克境内的什叶派圣城卡巴拉,屠杀了包括妇孺在内的五千名温和穆斯林。许多伊斯兰圣祠毁于一旦,包括穆罕默德之孙伊玛目侯赛因的陵墓。

   在沙特扩张的过程中,瓦哈比一统整个伊斯兰世界的野心也在不断膨胀。特别是对麦加和麦地这两个作为伊斯兰世界思想传播心脏中的心脏,更是志在必得。一八〇三到一八〇四年,沙特瓦哈比武装接连攻陷麦加和麦地那。攻下圣城以后他们第一件事情就是捣毁穆罕默德陵墓,没有完全捣毁是因为陵墓主体质量太好,而维护伊斯兰正统的奥斯曼帝国军队也已兵临城下,最终迫使他们撤走。这些打着红旗反红旗的宗教极端势力,他们捣毁穆罕默德陵墓同时不放弃占领圣城的野心,最终在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实现,用瓦哈比教收复了贝杜因人后,骆驼骑兵终于攻占了两座圣城。于是他们对伊斯兰世界的庞大文化转基因工程开始了。
b24de0b.jpg

   首先,瓦哈比利用逊尼派和什叶派矛盾打压和驱逐什叶派穆斯林学者,这种活动从沙特建国到现在一直存在。因为瓦哈比反对伊斯兰思想正统、反对四大宗法学派。圣城麦加和麦地那又是什叶派和逊尼派共同的圣地。学术交流的开放和包容本来就是伊斯兰思想不断发展和壮大的源泉,沙特这种毁灭宗教思想交流的行为无疑是极端和反动的。这种形式甚至是以最血腥的方式延续到了现在,二〇一六年一月二日,沙特阿拉伯处决什叶派学者谢赫尼米尔,引发整个什叶派对沙特的强烈不满,两天后沙特宣布与伊朗断交。另外一方面沙特也在逐步的消除逊尼苏菲派教士在圣城的影响力,苏菲派学士学者在圣城的数量越来越少,这是很多当代穆斯林学者的共识。思想传播依靠的是学者之间的学术讨论,学术讨论应该相互尊重、包容的平和的。但沙特的政策无异于是一场文化屠杀与毁灭。这种文化屠杀导致四大教法学派的思想碰撞停滞,这其实也是解答了很多人都比较疑惑的问题,那就是曾经创造了辉煌文化的伊斯兰世界为什么会逐步落后于西方。正是因为瓦哈比派的文化毁灭了伊斯兰的思想源泉。这与中国在近现代沦丧于犬儒主义,窒息中华民族文化创新能力,最终落后于西方是惊人的相似。

   这方面伊斯兰正统在被瓦哈比毁灭给我们中国人做出了最生动的诠释。瓦哈比教徒在攻占麦加以后烧毁了麦加的阿拉伯图书馆。该图书馆藏有六万册珍贵图书和四万件珍贵手稿,这个图书馆还珍藏有穆罕默德用过的武器、很古老版本的古兰经、历代穆罕默德弟子的手稿和作品,这些都是伊斯兰文化中的思想瑰宝。瓦哈比消灭伊斯兰正统首先就是从焚书开始,下一步就是毁灭历代圣贤的陵墓遗迹和古文物。伊拉克战争后,国家博物馆的文物被劫掠一空,大部分到了欧美市场。在叙利亚信仰瓦哈比的恐怖分子将叙利亚帕尔米拉古城中的重要文物,带不走的全部炸毁,带的走的拿到国际文物市场上出售。除了文物,圣贤的陵墓自然也是不能留下的。二〇一六年一月,基地组织分支胜利阵线炸毁了临近约旦边境,位于叙利亚南部德拉省奈瓦市的伊玛目脑威的墓地,他的墓地建于公元一二七七年,以“脑威”而著称,是著名的圣训学家,教法学家,阿拉伯语言学家。他的著作在教法,圣训,语言学,人物传记领域闻名遐迩。瓦哈比恐怖分子在毁灭圣贤和文物的时候,其实是在毁灭伊斯兰文化传承。
5a3677d.jpg

   对于逝去的圣贤采取挖坟掘墓,那么对于当前还在继续传播伊斯兰正统的学者,恐怖分子采取的暴力恐怖袭击。二〇一三年三月二十一日晚,著名伊斯兰学者筛海布推长老在叙利亚大马士革伊玛尼清真寺给听众们讲解古兰经注之时,一名瓦哈比恐怖分子在大殿里的听众中间引爆炸弹,布推长老,以及包括他的孙子艾合麦德在内的五十多名听众当场被炸身亡。在整个中东大地上,像布推长老这样坚持伊斯兰正统不向恐怖分子屈服的的穆斯林学者还有很多。伊斯兰正统学者在血与火中都能够坚守自己的信仰不动摇,但是反观中国国内,各种以侮辱先烈、诋毁传统文化、厚颜无耻为荣的狗砖家层出不穷,他们今天在中国内部所做的事情,正在配合敌对势力毁灭我中华正统传承,与可恶的恐怖分子畜生有何区别?要灭一种传承和文化最快的方法就是诋毁这个民族的英雄和圣贤,毁灭他们的思想传承,不断打击信仰这些思想的人民。对于传播正能量的爱国人士采取打击、侮辱诽谤就是我们某些不良媒体最热衷的,近日梁宏达攻击英雄雷锋和诋毁革命圣地的言论被揭露,其实都是这个套路的冰山一角。
6530f4f.jpg

   在利用各种手段打压伊斯兰正统势力后,瓦哈比极端思想在两大圣城夺权上位,利用世界各国穆斯林拜谒圣城的机会,伺机拉拢,乘机将瓦哈比极端思想替代正统输出,这种拉拢在沙特凭借石油美元发家以后更加猖獗。瓦哈比慢性毒药顺着伊斯兰教思想传播的心脏和动脉静脉传播到了全世界,于是各种信仰瓦哈比极端宗教思想的恐怖组织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当极端思想粉墨登场还顶着正统的名头,别人的厌恶和憎恨与日俱增也就是理所当然的,这个时候谁还在乎你是什么教派。沙特看到了圣城在扩充瓦哈比思想过程中事半功倍的效果以后,野心膨胀的他将目光对准了其他圣城,首当其冲的就是伊拉克境内的什叶派圣城。最终将瓦哈比极端思想传播到全世界,实现沙特一统伊斯兰世界的野心。换句话说,沙特想挟圣城以令诸侯。

   沙特的理想是丰满的,但现实障碍却不少,首先一点,圣城就不是只有麦加和麦地那这两座,伊拉克的什叶派圣地,还有耶伦撒冷都是。沙特要想占领伊斯兰教义思想传播的源头,就必须全部占领所有圣城。当然大规模侵占其他圣城必然回遭到伊斯兰世界谴责,所以他们选择来阴的。沙特输送瓦哈比分子参加恐怖组织,与该组织犹太首领巴格达地一起,搅乱整个伊拉克。二〇一四年八月伊朗总统内贾德表示什叶派圣城落IS手中将干预伊拉克冲突,而实际上伊朗此举是要防止什叶派思想源地落入瓦哈比和犹太复国主义者之手,如果什叶派圣地沦陷,沙特利用什叶派圣地途径就能够吧瓦哈比教派思想转基因到其他什叶派穆斯林聚集地,最终灭掉什叶派传承。为此伊朗甚至派出情报人员协调什叶派大酋马赫迪武装与逊尼派之间的矛盾,利于共同对付瓦哈比。对于无法占领的逊尼派圣城耶路撒冷,沙特的选择是直接送给犹太复国主义者。因为即使以色列拿不下耶路撒冷,那么他也必然会落入埃及苏菲派、伊朗共同支持的哈马斯之手。耶路撒冷圣城送出去以后,就由犹太复国主义者直接灭掉逊尼派思想源地。沙特王室披着逊尼派的羊皮制造什叶派和逊尼派之间的摩擦,到头来却率先出卖逊尼派圣地。
8d7bef7.jpg

   无数历史事实证明,当宗教和政权被某些野心家控制的时候,对内镇压对外相互勾结扩张就成为必然。在沙特实现上述目标的时候,凭他一己之力是无法做到的。瓦哈比教派兴起的时候就受到英国间谍的巨大影响,作为瓦哈比教派教长的沙特王室建国也依赖英国的大力支持。沙特第一王朝被灭以后,之所以能够再次崛起就是因为奥斯曼帝国在一战中战败。当时的英国犹太人游说英国政府托管中东地区,为以色列建国提供基础。之所以犹太复国主义者要在这里建国,是因为这里发现了庞大的石油储备。一战中与德国结盟的奥斯曼帝国解体以后,现代土耳其缔造者凯末尔实行西方政治制度,规定土耳其军队的主要任务就是保护现有土耳其领土完整,不再出兵干预地区局势发展。当年灭掉沙特瓦哈比第一王朝的逊尼派最大武力消失了,对英国人感恩戴德的沙特王室在贝杜因人骆驼骑兵保护下于一九三二年建立了沙特阿拉伯。

   在上篇文章中血饮说过,瓦哈比教派是反默罕默德的,去除穆罕默德以后他的整个教义就是一个缩小版的犹太教。沙特王室通过和瓦哈比联姻成为了瓦哈比派的教长实现了政教合一。沙特又选择和英美以色列合作,所以进入二十一世纪以后,三者开始勾结与同时也相互勾心斗角。

   我们来看下这个三方同盟中各自的利益诉求。首先来看沙特,他的目标是对伊斯兰教思想的转基因实现对穆斯林世界的统一。当瓦哈比思想作为转基因全世界扩展以后,作为瓦哈比教派教长的沙特王室理所当然成为伊斯兰正统。近期目标就是在中东地区取得战略优势地位。瓦哈比极端分子提出建立哈里发国家,成立自己政教合一的国家,在领土范围内彻底贯彻瓦哈比主义并伺机扩张。因为没有国家实体,所以他的很多行为就看起来比较好理解了,比如恐怖组织伊斯兰国曾经发型黄金第纳尔、懂得占领石油产地攫取财政收入,进入伊拉克北部地区占领摩苏尔,这些行为都是他迫切要求建国的体现。同样没有国家实体,注定了瓦哈比恐怖分子只能像丧家之犬一样被犹太复国主义者和沙特等国家利用。中东地区已经被美以沙特瓜分完毕,留给他们的只能是遥远的欧亚腹地。
71203c8.jpg

   以色列这边则想借助瓦哈比恐怖分子势力铲除什叶派国家伊朗和叙利亚,重新复活圣经里面的那个迦南国。更大的野心则是通过与瓦哈比恐怖分子合作,扶持其建立哈里发国家,掏空欧亚大陆的脏腑,阻止中国整合欧亚资源全面崛起的目标。扶持恐怖组织同时能够帮助极端思想瓦解伊斯兰正统,假设这个目标完成的话,最终瓦哈比和犹太教必然融合。前面文章在论述恐怖分子基因问题的时候已经说过,恐怖分子族群都携带大量的犹太基因。

   所以我们平常意义上了解的所谓犹太复国主义可能包括两个层面,首先在地区上,复活的这个犹太国家不仅仅是圣经中以以色列为核心的迦南国,还应该包括那个里海岸边的可萨犹太汗国。犹太复国主义内部主要有两大体系,闪米特系犹太和突厥系犹太。所以他们要复活的具体国家应该是两个,而不是只有迦南国。目前恐怖组织重点进攻的叙利亚西部和沿海地区以及伊拉克西部地区都在迦南国范围之内。突厥系犹太想要复活的可萨汗国则包含在了伊斯兰国恐怖组织倡导的哈里发国家地图中。在犹太复国主义者的规划中,将来在该地区与土耳其倡导泛突厥主义,复活突厥犹太国是可以的。其次,从全球角度看,如果与目前已经被犹太控制的国家或者即将被控制的国家联合起来组建一个囊括整个地球的、由犹太复国主义背后操纵的超级政权,那么以犹太复国主义为首的反基督者将建立影子政府统治地球。
  
   前面说过这三者之间是勾结和相互防范的,那么防范又体现在什么地方呢?在沙特看来如果犹太复国主义与瓦哈比恐怖分子合流,对其自身将极为不利。所以从国家现实主义考虑,沙特需要域外国家的大力支持,于是沙特向中国购买东风三和东风二十一导弹,有了战略武器镇国沙特就能够防止以色列和瓦哈比勾结以后反噬自身,同时还能防备伊朗。中国这边虽然输出战略导弹给沙特,但是东风导弹发射的钥匙却牢牢掌握在中国手里,一五年年中,中国拒绝了沙特要求使用东风导弹对伊朗支持的胡塞武装进行打击的要求,能看出中国当初卖给沙特战略导弹真实意图是让沙特专心防备以色列。在以色列看来,也需要防止沙特和瓦哈比勾结,毕竟瓦哈比教派是沙特国教。以色列的后手是要求瓦哈比恐怖分子帮助自己打垮巴沙尔政府先实现迦南国也就是现有以色列的扩张。另外一方面,以色列利用内部的突厥身份拉拢泛突厥主义掣肘沙特瓦哈比,一旦存在于伏尔加河下游和里海岸边的可萨犹太汗国复活,那么将会与以色列一起掣肘哈里发帝国。在瓦哈比教派看来,沙特虽然是瓦哈比教派教长但是明显已经堕落腐化,所以他们也要防备沙特和犹太复国主义者联合吃掉自己,对于这一点瓦哈比教徒能做的只能是向争取早入向伊朗、中亚、新疆等欧洲腹地扩张,期待能够获得自己的国家实体,目前瓦哈比恐怖分子已经与巴基斯坦、阿富汗、中亚、印尼、东南亚等地的瓦哈比极端分子建立联系,当地瓦哈比极端分子也宣称对ISIS效忠,这些都是瓦哈比的后手。
f000587.jpg

   以色列、瓦哈比、沙特给自己设置的战略蓝图都是挺好的,不过在实际执行中却遭到了中俄和逊尼派和什叶派国家的联合反对,最典型的就反应在巴以问题和叙利亚问题上。中国、俄罗斯、伊朗和埃及都反对犹太以色列扩建犹太人定居点,反对以色列彻底吞并耶路撒冷圣城。在叙利亚问题上中俄伊叙更是结成了反恐同盟,目前俄叙联军正在叙利亚境内大量消灭瓦哈比恐怖分子。至于被给予厚望的哈里发帝国,等中俄主导的上合组织将伊朗完全纳入以后,犹太复国主义者的迷梦也该醒了。需要指出的是穆斯林是恐怖主义最大的受害者,但是哪里有反抗那里就有反抗,在叙利亚内战中涌现出了很多穆斯林反恐精英,比如狙杀数百名恐怖分子的库尔德狙击手穆萨、什叶派德鲁兹老将扎赫拉丁、叙利亚老虎部队的苏海儿哈桑。

   瓦哈比派作为伊斯兰世界内部产生的极端教派,他本质上是反伊斯兰教的。那么在其他文明内部会不会也产生里斯的极端势力呢?答案是肯定的。在当代欧洲产生了很多法西斯政党,比如法国的国民阵线。他们的执政纲领明显偏离了基督教文明主流价值观,但是在民主制的欧洲他们又生存了下来。在俄罗斯东正教和中国内部有庞大的第五纵队也就是推墙党。他们的政策纲领可以说没有,只是单纯的反对执政党,谋划颜色革命。中国内部的这些人就是习总提到的野心家。犹太复国主义,其实也是一种极端思想,在以色列国内正统派犹的哈锐迪犹太人就明确反对犹太复国主义。而目前国际斗争最明显的趋势就是各文明内部的极端势力在不断整合,相互勾结。在这个过程中,因为犹太复国主义掌握资源最多,金融军事实力最为强横。所以成为各大文明内部极端势力的共主。通过与其他文明内部的极端势力勾结,犹太复国主义继续维持自己的金融殖民帝国运转。

   对于阻挠金融帝国运转的一切反对势力,他们都会进行打击。比如为了转嫁金融泡沫给欧洲,犹太复国主义者频繁指使瓦哈比恐怖分子袭击法国、德国的经济和政治中心,以迫使德法改变金融政策。当普京选择开放石油领域给中国的时候,他们就派人暗杀俄反对派总理栽赃给普京,然后鼓励俄罗斯境内的第五纵队上街游行施压。当需要中国购买美债支撑美元资产价格的时候,他们就指使东突恐怖分子制造七五事件,以破坏中国国内安全作为要挟。二〇一四年,当连续半年的大宗产品暴跌没能打垮人民币汇率的时候,他们选择在昆明制造恐怖袭击事件妄图让中国屈服。更广阔的文化舆论阵地争夺上,西方势力针对伊斯兰文明政教合一的特点,扶持和创立瓦哈比、巴哈伊等教派从内部分化。我们是文化内核的大一统,西方就对症下药搞文化西化和通过扶持文化精英从内部对我们进行思想分化。看看我们中小学教材都被一帮所谓精英西化成什么样子了。当西方思想不断渗透进我们的学校教育,一代孩子与中国文化传承的纽带就被人为切断。成长起来的孩子就是新一代的香蕉人。这方面我们只要看下韩国这个百分之七十国民信仰基督教的国家就知道了。
365a441.jpg

   在这里提一下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在这个理论中将犹太复国主义者利用各文明内部的极端势力挑唆制造冲突说成是这些文明之间的矛盾冲突。本质上就是遮盖了制造文明冲突背后的黑手。看似揭穿了国际地缘政治斗争的实质,其实是继承了大英帝国分而治之政策衣钵的美国对该理论进行了二次升华。毕竟大英帝国时期可以直接武力消灭和进行殖民统治,但是在全球民族意识觉醒和倡导和平的大环境下,黑手需要将自己的理论包装的更加精致更加文明。那么如何不落入黑手的陷阱之中呢,这就需要各大文明之间能够相互合作,共同打击文明内部的极端势力。向往和平、公正、自由的生存环境是所有人类共同的追求。不论是基督教文明、伊斯兰教文明、佛教文明都倡导这些,如果能在这个最大公约数基础上相互包容、尊重彼此,文明之间的和平繁荣是可以实现的。在此基础上消灭犹太复国主义等极端思想背后的黑手也是值得期待的,血饮将之概括为文明融合论。

   文明融合论的核心在于各文明和平共处,消灭极端思想,打击新老殖民者,共享人类发展繁荣。那么这种趋势会不会出现呢?血饮的回答是值得期待。目前在巴勒斯坦问题上,伊朗为首的什叶派国家已经开始和埃及逊尼派苏菲主义进行合作,他们共同扶持巴勒斯坦抵抗组织哈马斯对抗以色列在巴勒斯坦地区的侵略暴行。在叙利亚国际反恐战争中,埃及派遣苏菲穆斯林飞行员协助什叶派的阿萨德政权消灭瓦哈比极端分子;俄罗斯联邦派出了苏菲穆斯林为主的车臣精锐特种部队进入叙利亚帕尔米亚协助政府军打击瓦哈比武装努斯拉阵线;中国派出军事顾问团进入叙利亚,帮助训练什叶派军队对抗瓦哈比恐怖分子;在深陷战火的阿勒颇地区,浴血奋战的什叶派叙利亚政府军挽救了数十万逊尼派穆斯林,使他们免遭瓦哈比分子的杀戮;在中国与中亚伊斯兰国家的边境线上,穆斯林军人与中国边防战士联合巡逻,为本国人民保平安。
35a016b.jpg

   进一步引申,各文明之间还可以开展相互合作,比如目前中国经济存在脱虚入实困难的问题,这个时候中国就可以采取与伊斯兰金融合作的方式合作共赢。伊斯兰金融反对高利贷、主张金融服务于实体经济。这正好与中国的金融主张一致,中国经济的发展带动丝绸之路腾飞又会为沿途的伊斯兰国家带来商贸利益,就像汉唐盛世时候一样。同样的中国的丝绸之路也为俄罗斯和欧洲经济二次起飞注入动力。当中国构建的以欧洲和中国为经济心脏的欧亚非大陆经济圈全面建成的时候,人类将第一次彻底的摆脱被殖民的命运。站在文明的角度上分析问题,也许这个世界将会是另外一番景象。
圣传真道网—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www.chinasufi.c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圣传真道网

GMT+8, 2018-1-23 10:00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