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登录 | 注册 | 找回密码

苏菲论坛—圣传真道网旗下中文社区 中国伊斯兰苏菲学术论坛 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端庄穆斯林信仰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61|回复: 0

安萨里生平及其著作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5 11:10: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小t 于 2018-5-5 11:11 编辑

安萨里生平及其著作


       伊玛目安萨里全名为穆罕默德•艾哈迈德,别号为艾卜哈米德。由于其崇高的地位,他以“伊斯兰的明证”而广为人知。他的父亲,据一些传记作家的记叙是以纺织羊毛为生的,因为这个原因,我们的伊玛目被称为“编织者”(重读“萨”音)。还有说法认为伊玛目之所以被称为“安萨里”(轻读“萨”音),是因为他是一个叫“安萨莱”地方的人的缘故。
       伊玛目安萨里在伊历450年(一说是451年)出生于呼罗珊的图斯。赛布克在《沙斐仪阶层》一书中记述说安萨里和他的兄弟是在父亲归主后在父亲的一个朋友那里接受苏菲教育的。
       安萨里在少年时代曾受教于图斯一个艾哈迈德•扎齐卡尼的法学家,之后旅行到祖尔加尼,求学于伊玛目艾卜奈苏尔,后返回到图斯,之后又前往奈撒布尔,受教于艾什阿勒教义派著名伊玛目艾卜麦阿利祝尼——别号为“两圣地的伊玛目”。安萨里学习非常勤奋、认真,不久,他便精通了认主学、法学、逻辑学,并通晓了各派别之间的差别。他广泛阅读了哲学书籍,并对此作出了判断,他在彻底理解各个哲学家的思想之后,对他们的错误进行了批驳。安萨里在上述学科中都有精彩的作品,据伊本•海利卡叙述,在他向祝奈德老师求学时,他已是众望所归、声誉卓著的学者。
       伊玛目安萨里一直陪伴着他的老师祝奈德,直到老师于470年归真后他才离开奈撒布尔前往阿斯克尔。在那儿,他遇到了著名的大臣尼查姆穆尔克并受到了极高的礼遇,尼查姆穆尔克深知安萨里的威望和地位。据说,安萨里和一些学者在几次场合中进行辩论,结果是安萨里彻底战胜了他们,于是,安萨里声名鹊起,尼查姆穆尔克委任他在巴格达的尼查姆学院任教。于是伊玛目安萨里于484年前往巴格达执教,他精采的授课折服了所有伊拉克人。
       安萨里说他在这一时期掌握和钻研了一些学科,其中包括哲学。安萨里热心的钻研哲学或许是为了消除他在教学过程所遇到的精神困惑,但是,深入到众说纷纭的哲学中并没有使他的精神宁静,反而加深了他的不安,以致到了精神极度不安的危险程度,安萨里在《走出迷误》一书中描述了这一时期的精神状态,该书被认为是他的最权威的自传体作品。
       由于这一精神危机,安萨里放弃了教学,转入避人幽居,尽管他在教学上已赢得了广泛的赞誉,实现了一般人所期望的名声和地位。
       安萨里所做的这一切在我们看来是追求真实的自我。当他认识到他原来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为了追求名声时,他鄙视自己,于是,他毅然放弃了这一切。
       安萨里在描述这一时期的精神危机时说:
       “然后我审视自己,发现我已深陷于尘世的诱惑中,尘世的纷扰从各个方面包围着我。我再审视自己的工作,最出色的就是在巴格达的教学,但我发现,我热衷于教授的知识既不重要又没有价值。然后,我又审视我教学的动机,我突然发现,我的动机并不是纯粹地为了真主的喜悦,我的动机只是为了追逐声名。于是,我清醒地认识到我正处于毁灭的边缘。”
       “我仍在思索,但并没有作出抉择,我决定在某一天果断决定后离开巴格达,离开那些纷扰。我犹豫不决,举棋不定,追求后世的意念还不十分明确,尘世的欲望在缠绕着我的心,它极大地诱惑着我。信仰召唤着起程者,起程者的寿命已所剩无几,而前面的路程遥远而又漫长,你之前所有的知识和工作只是沽名钓誉、海市蜃楼,恶魔在旁边说:这仅仅是意外情况,你一定要适应它,它很快会消失的。”

       “我就这样在尘世欲望的诱惑与追求后世的召唤之间徘徊了半年之久…… 在这一个月,事情已到了不得不作出选择的地步,因为真主封闭了我的舌头,我不得不放弃教学。我曾经努力奋斗,想通过教学改善所有分歧的心,但现在我一个字也不能说,也不能果断地作出决定。于是,语障使我陷入深深的忧伤之中,消化、咀嚼、饮水功能都失去作用,我一口水饮不下,一口饭也吃不下,身体虚弱到了医生为我绝望的程度,他们说:这是心病,忧愁所致,只有消解了忧愁,病才能好。”
       “然后,当我感觉到自己的无能为力时,我最终的抉择来临了,我向真主求助,以一个无奈的、无路可走的心向真主求助……”[sup][1][/sup]
       就这样,安萨里走上了苏菲之路。这一时期他的精神生活遭遇可以看做是他的苏菲历程中的一个准备时期,这一时期交织在他内心的有各种情感和思绪,如怀疑、不安、抑郁、忧愁、无名的恐惧、试图理解宇宙的实质、揭去幔帐等其它一些模糊的感觉,这一切都因归向真主而告终。
       那么,归向真主是安萨里精神危机的灵丹妙药,他在描述他精神的康复时说:“这个病是如此的难治,我在无事可做的病态中度过了将近两个月。我无法开口说话,直到真主为我治愈了这一疾病,精神重新恢复正常,理智判断的安全和坚定又重新得到认可,但这一切不是证据和语言的安排下的结果,而是真主把光投进我胸膛的原因,那光是许多认知的钥匙。认为只有证据才能揭示实质的人,他对真主的宽广的恩惠的认识是狭隘的。”[sup][2][/sup]
       安萨里的修行之路因信仰之光而变得明亮,但他仍在思索他时代里不同派别的实质,他想以独立的思考消除自己的疑问,用他自己的话说是从边缘登向高峰,从盲目跟随到耳清目明。他为自己制定了一个原则,他说:“令人确信的知识是能够没有怀疑的揭示被认知的对象而没有任何混淆和虚幻。”[sup][3][/sup]这使我们想起了法国哲学家笛卡尔所提出的哲学原则的第一条,就是把思维的直觉或者清晰作为确信它的基础。
       之后,安萨里把他的时代里追求真理的人分为四类:认主学家、心理派(或者说教育派)、哲学家和苏菲。他在《走出迷误》一书中对什叶派中的认主学家、教育家及当时的哲学家提出了批评,同样,他在《宗教学的复兴》一书中也批评了这些人。最终,他认为苏菲才是真正的追求真理者。苏菲知识只有通过精神苦修、戒绝可憎的品德才能获得,也只有这样,人们才能达到心中无物,对真主超然的赞念。安萨里开始通过阅读苏菲书籍来获得这方面的认识,他同时还深思苏菲大师的话以便理解苏菲知识的真谛。安萨里尽可能地通过学习、听闻来获得这方面的知识,但是他马上就遇到了苏菲中不能通过学习只能通过体验和改变品性才能达到的最特殊问题。于是,安萨里认识到苏菲是境界中人,不可言喻。他同时也认识到只有凭虔诚、戒欲才能奢望后世的幸福,而这一切的关键是斩断心与尘世的藕断丝连,不再受尘世的诱惑,把心转向永恒的居所,全身心地奔向真主。
       在这之后,安萨里热切的投入到一种新的生活,苦行拜主、追求灵魂完美、道德完美、接近真主的生活。
       488年,他离开巴格达前往麦加朝觐。朝觐结束后,他于489年取道叙利亚,定居在大马士革,在城西的一个清真寺里教课,之后,他从大马士革到达耶路撒冷。
       安萨里勤于功修,据说他抵达埃及后,在亚历山大居住了一段时间然后返回图斯,专注于写作。伊本•海里卡说:“安萨里回到奈撒布尔,任教于尼查姆学院,这一时期是顺应心的欲望的结果。”之后,他放弃了教授职位,回到家乡,把他的小屋做为苏菲道堂,并在旁边建了一所传授知识的学校,把他的余生用于诵读《古兰经》和与心灵相通的友人同坐、教学,就这样一直到归向真主,那是伊历505年6月14日星期一。
       安萨里是一位思想深邃,多产的思想家,他写了许多作品,据《宗教学的复兴》的注释者统计差不多有80部。这些作品涉及许多领域,如法学、教义学、认主学、道德哲学、苏菲等,我们在这里只列出一些最著名的作品。
       在哲学领域,他写有著名的《哲学家的宗旨》一书。在这本书中,他按照伊本•西那的方法论展示了哲学家在自然科学和神学方面的观点。而他在《哲学家的矛盾》一书中又批驳了各哲学派别的自相矛盾和缺陷,可以看出,这是他在488年离开巴格达之前写成的。他在三件事情上,把哲学家定为叛教,这三个问题是:他们声称世界是无始的,否认真主确知所有的细节,否认肉体的复活。
       在认主学领域,我们看到他的一部分书籍可以证明他在这方面的深邃见解,如《信仰的简明概述》、《认主学的基本》,他被认为是艾什阿勒认主学派的伊玛目。
       在逻辑学方面,安萨里也有一本著名的书,即《知识的标尺》。在法学方面,安萨里为此写过各种适中的、简洁的、综合的作品。至于在法学原理方面,《选择》一书是其代表作。
       至于他在苏菲方面的作品,更是数不胜数。最重要的苏菲作品是《宗教复兴学》,他在该书中详细阐明了他在苏菲上的观点,他的苏菲思想是和法学、宗教道德紧密相连的。《走出迷误》,他在该书对他的精神生活做了逼真的描述。此外的苏菲作品还有《功修之路》、《幸福的质化》、《神秘的书信》、《光的壁龛》、《苏菲的秘密》等。
       伊本•海里卡说安萨里的作品既多又都极具价值,并称《宗教复兴学》是最精彩、最有价值的一本书。鉴于作者的崇高的学术地位,从过去到现在,人们都沉迷于此书中以汲取营养,也可以这样说,这本书在伊斯兰历史上为人们在思想和灵魂生活中打开了一个新的视野。
       欧洲的教育学家都非常了解安萨里及其哲学,那是因为在中世纪时,安萨里的一些作品便被翻译到欧洲。古迪奥福曾把安萨里的《哲学家的宗旨》译为拉丁文,并于公元1507年在意大利的威尼斯出版发行。卡鲁尼姆斯把《哲学家的矛盾》也译成拉丁文。上述两本书还被译成希伯来语,另外,《宗教复兴学》的部分章节被翻译为欧洲文字,如英语、西班牙语。胡术斯和爱勒巴尼在1873年把《幸福的质化》翻译成英文。迪菲里德在1910年又再次把该书译成英文。巴勒比尔米纳尔德把《走出迷误》译成法文,1878年发表在《亚洲之行》杂志上,礼木里德尔也曾把该书译成过法文,迪菲里德1909年把该书译成英文。普拉什斯非常重视对安萨里的研究,曾把他书中的许多章节译成西班牙文,他还曾把安萨里的一封信“致我的孩子”译成德文,哈米尔布尔斯特也翻译过此信,于1838年在菲尼亚出版。赛鲁斯把此信译成英文,于1933年在贝鲁特发行。穆罕默德•社乃布在1901年把此信译成法文发表在《非洲》杂志上。西班牙东方学家拉特尔把它译为西班牙语,1955年在贝鲁特发行。至于在欧洲和东方对安萨里的研究书籍,更是多的不可胜数。西班牙东方学家,海尔那迪斯提到了关于此类的四十部作品。书的作者从不同侧面介绍了安萨里的生活和思想,以及对伊斯兰和欧洲的影响。
       很多西方研究安萨里的专家流露出对他的钦佩和赞赏,作为哲学家和苏菲,直到今天,他一直是活生生的代表。马克迪纳德在伊斯兰百科全书关于安萨里的词条中写道:“他是伊斯兰最多产的思想家、最伟大的教义学家。”

Haruniyeh(位在伊朗图斯的Haruniyah()纪念馆,得名自安萨里,一般认为安萨里的陵墓就.jpg
位于伊朗图斯的Haruniyah纪念馆,得名自安萨里大师,一般认为安萨里的陵墓就在其入口处。

(网络文摘)
圣传真道网—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www.chinasufi.c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圣传真道网

GMT+8, 2018-5-23 11:05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