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登录 | 注册 | 找回密码

苏菲论坛—圣传真道网旗下中文社区 中国伊斯兰苏菲学术论坛 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端庄穆斯林信仰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71|回复: 2

【缅怀先贤】谢赫·道祖太爷的宗教主张和社会影响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10 20:14: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纳速拉丁


     1744年,谢赫维嘎耶屯拉取道陆路,经中亚、新疆返回河州。途经青海循化时,一些宗教人士挽留他讲授《古兰经》和教义、教法,受到欢迎。从此在河湟地区开始传授圣传真道哲赫林耶学理,并收受门徒,讲经宣教。在宗教功修方面,他强调先行教而后修道,认为没有“教”作基础,“道”也不复存在。因此,教乘是道乘的根本条件,而真乘隐藏于教乘和道乘之中,为教乘和道乘所包涵。

     在宗教礼仪方面,他主张简化宗教礼仪(如主麻16拜改为10拜);规劝穆斯林要虔诚恪守教乘;宗教施舍要用于周济穷人,阿訇不能独受私用,更不能借此聚敛钱财,主张教统实行传贤制;反对大兴土木,修建清真寺,更反对雕梁画栋,装修清真寺,简化一般信众道乘功修。主张晨礼后集体念“迪克尔”,宵礼后集体赞圣,高念《穆罕麦斯》中的一换。认为履行了这些宗教功修,就达到了“真乘隐藏于教乘和道乘之中,并为教乘和道乘所包涵”的基本要求。

     相传:著名的撒巴巴(维嘎耶屯拉的四大弟子之一)用勒索来的钱财修建了一座不知谁的坟墓。一天,谢赫过来了。撒巴巴说:“毛拉啊!请您在这个坟上念个‘苏莱’,让我们沾吉。”毛拉回头就走,到门前又转过身。撒巴巴跪下了,说:“请你老人家多多原谅!”毛拉怒斥说:“你们把自己的财帛扔在泥水里,真是些挥霍的人。今天,你们请我,是想以此沽名钓誉。你们想对人们说:某人某人都来谒过这个亭子,念过古兰经。你们以假乱真,为着骗人财帛。我就是见证。以真主起誓,我们不去。”

     相传:一次麻脸满拉回家探亲。他表弟是个穷阿訇,对他说:“主啊!我没见过比你更穷的人了。我们伏羌的多斯他尼多,你跟我到那里走一趟会有好处的。”到了伏羌,多斯他尼们就给麻脸满拉施散了些衣服、鞋袜和钱。然后,麻脸满拉高兴地回来见毛拉维嘎耶屯拉。毛拉不见他。经过多天不断的央求纠缠,毛拉见了他,问:“你的这些东西是从哪儿弄来的?”他说:“是伏羌多斯他尼施舍的。”毛拉生气地说:“你利用我们的教门索取财物!真主说过:’ً价代的薄微取换兆征的我用可不切们你(2:41)。快去退回财物!”他把衣服脱下,光着膀子跪在毛拉面前。毛拉说:“如果遮蔽羞体不是主命,那么我必叫你脱下裤子。滚出去!从今以后,再不要进我的这个门。”他惊恐万状,不知所措,跪在那里不停地哭。这时,一个毛拉器重的门徒见了,就再三向毛拉说情:“毛拉啊!这是我们大家的缺点错误。求你原谅宽恕他吧!”麻脸满拉也连说:“再不敢犯,再不敢犯。”大家都为他讲情,毛拉才原谅了他。从此,他不仅以身作则,严于律己,还严格要求学生不贪财不骗财。

     相传:麻脸满拉学业成就,穿衣后,奉毛拉口唤到十字坡清真寺当开学阿訇,年薪一万二千个小麻钱。一天,家中有事,需他回去。这时,他已开学一年半,坊上给他二年的学粮(薪奉),并派艾布·曼苏勒给他牵骡子,送他回家。他俩来到离家不远的狄道(今临洮)时,已是拂晓时候,艾布·曼苏尔去解便,他继续走。不一会,他见艾布·曼苏勒赶上来,手里拿着很重的东西。他就问:“你从哪儿弄来的?”艾布·曼苏勒:“路上捡来的。”他说:“不管怎样,快送回去!要知道,这可是不合教法!”艾布·曼苏勒既傲慢又贪财,不听阿訇的劝告。于是,阿訇就用鞭子抽他,强迫他送回去。他只好在阿訇的监督下把捡的东西全送回原处。阿訇回到家后,因家务丢不开,他就辞了学,并把坊上预支的半年的工资,亲手交给艾布·曼苏勒带回退还坊上。他说:“不劳而获,是违反教法的。你替我把钱交给坊上。”一生廉洁不贪,生活十分简朴艰苦。

     相传:他有家里有一盘磨,撒拉太太每天用它磨大麦或包谷。除此以外,再无别的贵重物品。

     相传:谢赫在官川为了弘扬主道,培养学生,过尔麦里,家中的一切都费用完了,只有身上穿的一件毛衣。一天,他想把这件毛衣典当两串钱,用来过尔麦里。于是他就拿着毛衣到二十五华里远的郭城驿(那里有个当铺)去典当。就在他来典当的前夜,当铺老板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人拿着一件闪闪发光的珠宝来典当,说只要两串钱。老板问他:“当多少钱?”他说:“两串钱。”这时,老板猛然想起昨夜的梦,急忙对他说:“你别当了,我给你两串钱,你带上它回去吧!”老板知道,这不是一件普普通通的毛衣,它是稀世珍宝。他也知道,这位来典当的人绝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而是一位穷得无可奈何的高品级的非常之人。然后,谢赫对老板说:“恭喜你了!我保证你平安,永远无是非风波。”果然如此,这个地方在天灾人祸猖獗的年代,一直平安无事,既无是非,又无风波,直到现在。他是一位有说情搭救权的人
相传:穆罕默德·祁阿訇一家舍艾布·福图哈而随维嘎耶屯拉。一天,穆罕默德·祁阿訇说:“我原是艾布·福图哈的教下。我父亲是‘各麦勒’的教下。一天,父亲说:‘儿子啊!我从来没见过像哈吉维嘎耶屯拉那样的人。以真主起誓,你将能见到这样的人。’这些话使我牢记不忘。

     一天晚上,父亲设了一个大尔麦里,请来了维嘎耶屯拉。我们家里里外外都能闻到扑鼻的馨香,它像是治病的药香,也像是信仰的芳香。当时,我们都在场。赞颂真主!是他使我们得到了这种幸运。我们走上了正道。但是为了避免是非,我们对外人守口如瓶,因为他们居心叵测。”

     相传:祁阿訇说:“过了很久,一天昏礼时,一人对我说:‘毛拉叫你去呢。’我去了,毛拉用右手掀起我的衣服,把我的背上下摸了一遍。以主起誓,我不知道其中的奥秘。毛拉说:‘回去吧。’我疑团满腹地离开了。

     第二天晨礼后,我出门走到艾布·福图哈教下聚居的地方,忽然一伙人扑上来,用木棍凶器打我。妇女们提着污秽之物站在门口泼我。真主怜悯我战胜了这伙歹徒;他们的凶器被我打坏了,几个人也被我摔倒。我不知从哪儿来的力气,更不知道他们为何打我。此后,纠纷更大了。艾布·福图哈的三子(马国宝)写了状子,上告新教(哲赫忍耶)。他们收买了官府,官府收了贿赂就站在他们一边。但愿真主惩罚悖逆者。

     官府判定:打我四十大板,打毛拉三板。当打毛拉时,毛拉念‘赞颂真主!’,官府的板子就折断了,凶手才停住。这样,我们退下堂,回了家。途中,我见一位白胡子的老人,手中拿着一捆蔬菜(一说韭菜),对我说:‘嗨!这些歹徒真可恶!你们受亏了。这是他们的惯伎。朋友啊!你知道他们使用的凶器叫什么吗?’我说不知道。老人说:‘叫卧牛板(注:板内灌有带剧毒的铅)。到晚上如果你还得不到医治,就活不到明天。’我问:怎么医治?老人说‘你找两个人,扶你到水磨下,让从水磨上溅下的水冲洗你的两肋。水冲洗干净后,你就得救了。千万别大意,别留下伤处!’我请人时,人们因怕艾布·福图哈,谁也不敢帮我,包括我的两个堂兄弟。

     “当水冲洗我的伤口时,我疼得失去了知觉。我折来树干,用裤带绑住放在腋下,撑着身子坚持着,让水冲洗。到昏礼时分,伤口还没痊愈。下雨了,河水从脚下哗哗流淌。大风刮着,我忍住剧痛,如煎如熬。我不停地念:“养育我们的主啊,我们在受苦!养育我们的主啊,求你为我们驱赶折磨人们的歹徒,求你让我们远离行亏不义的人群!”宵礼时分,狂风停止了。天降下的恩泽的雨水使我的伤痕荡然无存,我得救了。任凭恶人怎样憎恨,真主的光辉又照到了大地上。第二天晨礼后,我又到仇人们居住的街上。我反复地在街上斥骂。仇人们和旁观者吃惊了,都说:‘这个该死的,怎么如此大胆。’于是他们又上告,风波又起了。官府判下来:让我们所有新教(哲赫林耶)都回老家去。这样,维嘎耶屯拉如同《古兰经》所说:‘敬畏真主的人被成群结队地邀请进天堂。’(39:73)我们的毛拉就返回金县(今榆中县)的马坡,住在莫泥湾(一说莫迷湾)。到此后,毛拉说:‘真主从河州城取出了自己的朋友,如同从丛生的荆棘中取出了鲜艳的玫瑰。’(《热什哈尔》)我陪着毛拉住在莫泥湾。”在马坡继续弘扬圣传真道。

     相传:一天,毛拉在循化的张哈工寺做主麻,在讲经时,已继承艾布·福图哈教权的马国宝故意找岔,“与马明心辩论,斥责毛拉为邪教,并告到官府。当时循化游击马世鲲下令把马明心逐出循化,也将马国宝遣回原籍河州,并且让哲派头人贺麻路乎阿訇出面保证永不招留外来游民。”(《伊斯兰文化》,长春出版社出版)毛拉只得于乾隆二十七年(1762年)回到安定(今定西县)的官川马家堡定居。

     相传:毛拉离开循化后,那里的教派冲突仍未停息。1769年,马国宝的人又将贺麻路乎告到官府。结果被判“各行其是”,“双方的首事人都判了罪。新教被判的罪特别重,贺麻路乎受了一顿枷打,还被充军到乌鲁木齐给兵丁为奴。并且,在判决前,官方还曾一度封闭了新教的三所礼拜寺。清地方政权在这些措施上,很明显的要利用撒拉人教派的纠纷,来进行更进一步的分化。但这只有促使新派对清地方政权的愤恨。”(白寿弈《回回民族底新25生》,东方书社,1951年)
相传:贺麻路乎阿訇充军乌鲁木齐后,循化哲赫林耶多斯他尼便推举苏四十三阿訇为首领。

     相传:“马明心被逐后,新教仍在撒拉人中继续传播,因之新老两教在清朝官吏的挑拨下不时发生冲突,甚至发生多次仇杀事件。这种恶劣的关系继续了二十年。”(林干《清代回民起义》,新知出版社,1957年)毛拉在官川等陇东替圣行道、替圣传教,马明心的这些革新主张深得当地穆斯林的拥护,信众日增,后因教派纷争,被迫离开循化、河州地区,迁居定西官川山中。从此,官川成为哲赫林耶的传教基地。全国各地来此拜师求教者不计其数,仅求道的阿訇就有百余人,经过这些学生的再次传播,追随者不断增多,遂形成了一个较大派别,被称为官川道堂(亦称官川门宦)。马明心也被称为“官川阿齐兹”(即尊贵者)。
圣传真道网—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www.chinasufi.cn
发表于 2018-5-10 21:06:41 | 显示全部楼层
求真主恩赐道祖太爷及其家人更高的品级!
来自苹果客户端来自苹果客户端
圣传真道网—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www.chinasufi.cn
发表于 2018-5-10 22:42:07 | 显示全部楼层
差了一下榆中县有个叫“马坡乡”的地方,不知道是不是同一个地方。

另外其实自己还有一个疑问,就是道祖太爷之前中国的穆斯林主麻难道也是礼16拜?之前看的资料是清朝年间因为尔林们经过会同,认为达不到主麻的条件才礼16拜的。
圣传真道网—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www.chinasufi.c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圣传真道网

GMT+8, 2018-5-23 11:11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