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登录 | 注册 | 找回密码

苏菲论坛—圣传真道网旗下中文社区 中国伊斯兰苏菲学术论坛 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端庄穆斯林信仰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51|回复: 0

【五月二十七】缅怀导师·穆罕默德·伊玛目·尔来米•穆宪章(平凉太爷)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9 06:08: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45128xkqguxmyuutkmk12.png.thumb.jpg


【五月二十七】缅怀导师·穆罕默德·伊玛目·尔来米•穆宪章(平凉太爷)


童年


     翻阅有关平凉太爷的道统秘史,一个久跪的老人形象突兀的显现在我的脑海,他用三十年没有睡觉来行功干,以致脚上的踝骨因久跪而磨平了!他在满是屠杀的恐怖气氛中,在忍受身体病痛和心灵的煎熬中,久久的向真主祈祷着,他用濒死的生命在守护着中国伊斯兰圣传真道的一丝脉息,他在无声无形的痛苦之海,深深的隐藏了起来,以至“人不知他”,他担负起了相异于殉道的另一种宿命。在他用身体和灵魂的守密下,教门的中核部分一直隐藏着,忍受着一切的一切,顽强地坚持着,沉默的走向了一个新的世纪。

     据哲赫忍耶的三大阿拉伯文秘籍称,道祖太爷把传教的伊扎孜(凭据)传给了平凉的穆罕默德•冉巴尼•穆宪章,道号伊玛目•阿兰,经名是穆罕默德•召菲•昆仑里萨俩提•穆格利布•古鲁布,他后来被尊称为平凉太爷。

     对于平凉太爷的生平我们已经没有更详细的资料可据详细考究,只能从一些教门秘史的记载当中得到一些大致的判定。

     据说,他自幼性格超群,喜爱独来独往,不愿意和同龄儿童一起玩耍,每逢走路或者过街穿巷的时候,他从不东张西望,人们对他小小年纪就有这样文雅的品行很是敬重和诧异。他的一个在监狱当差的邻居,对他很是喜爱,就为他做了两件小衣服,可是当把衣服穿在身上时,他浑身不适,彷佛是身上着火,他就撕破了衣裳,日夜痛哭,要求把那两件衣服丢出去。

     最后他祖母只好把那两件衣服送还狱吏,并把孙子啼哭的事告诉了他,这个邻居感慨地说:“这孩子的确是个内净外洁的贵人,说实话我的钱财来的不洁净,是我用皮鞭敲诈来的,这不义之财对他是不适合的。”说罢,把这两件衣服拿去送给别的小孩穿了。

     据说,他从小爱学习,而且聪明勤快,对师傅所教的一切学问心领神会,掌握很快,与一般的小学生完全不同,俨然一个懂事的大人,这获得了老师的认可和夸奖,也使同龄的小孩子对他产生了敬佩和爱戴之情。一些德高望重的人甚至把他选为自己的代言人。他长大后就被平凉教众推举为清真寺的海退布(宣礼员)。

前定

     道统秘史对于道祖太爷传位前后的情况记载较为可信,现在我们经过梳理仍能还原出大致的经过。

     一天,道祖太爷对他的门人说:“的确,我想到一个人,他是大家所不知道的人。他希望到没有一个人知道的地方去修道,去隐居。可是,胡达台尔了没有给他口唤。他已经显现在我们国家。除我以外的人不知道他。如今除我以外的人不知道他,甚至他本人也不知道他。托靠主,几年以后,他就会知道他,他以外的人也会知道他。”这句预言意味很浓的话吸引着历代的教众,使他们陶醉、参悟。

     在一次静房坐静出来后,道祖太爷对他的门人说:“我们教门将来要出现暂时的灾难,也门七辈太爷已经全美了,我的导师命我到中国再传八辈,宣扬中国伊斯兰圣传真道。”

     道祖太爷说:“我们教门日后的治教贤者是由真主前定的,他们当中有静修办教者,有依先辈教门基础治教者,有利用世俗势力来发展教门者,有隐居低念以掩护教门者,还有为了教门离开尘俗回归真主御前者。所有的治教贤者都是真主给的品位,即先提拔后干办,这不是我放的,也不是世袭的。”

     中国伊斯兰圣传真道的治教贤者以《麦达伊哈》的一个周期为全美,《麦达伊哈》共有十六换,暗示十六辈的治教贤哲,也门的七辈已经显现,中国要再显现八辈(不包括道祖太爷)。

     十六辈治教贤者全美以后,伊斯兰的绿旗将飘扬在全世界,中国伊斯兰圣传真道将完成源于西、汇于东,再重返圣地的定然!一切特选的、奋斗者、有福分的人们都在为完成这个真主的定然而努力。

     据说道祖太爷第二次入静房静修四十天,在这四十天里真主显示了很多机密,道祖太爷在静房当中接受到真主的默示,说我们的治教贤者现在平凉自家,是真主意欲的替位治教者,并说了平凉太爷的举止,品德,形态,言行,说他是一个英俊青年,品德高尚,聪明好学,清秀俊美,性格超群,道祖太爷把这些详细地告诉了灵州的盖兰代尔巴巴(即鸿乐府阿訇)。

     在秘史《热什哈尔》中记载着这一充满神秘意味的指点:

     相传:我们一些同学们在导师房里坐着,忽然,我们的导师进来了,他老人家手里拿着一根棍,围着我们,转了三圈,他把棍头朝地一打,说:“砰”(平)说完便走了,对这件事,我们非常疑惑,是在说什么呢?当时,穆罕默德•卧特迪也在那里,从导师的举动中悟我(盖兰代尔)突然悟出:是平凉城里有个谁,导师示意我在三天内到平凉。于是,我和穆罕默德•卧特迪在参悟之中,上路了,向着幸运的平凉奔去。

     第二天,我们走到了行路的绝处,饿得不能再忍,我觉得有危险,这时又失了道(迷路了)忽见路中间摆着一壶水和两个馍,奇异的是寻不见主人。我悟出,这是我们导师的情份所致,他寄我们以饮食,吃了后,第三天,我们就赶到那尊贵的平凉城了。

     这就是所谓“十天路三天走”的故事:从官川到平凉是十天路程。可是道祖太爷命盖兰达尔巴巴三天走完。盖兰代尔巴巴和穆罕默德•卧特迪一起背起行李,拿起拐杖就上路,三天便从关川赶到平凉。后来,道祖太爷就把这次指引的机密交给了平凉太爷,要一切门人不外传此事,以免坏人怀恨嫉妒。

     在乾隆四十一年(公元1776年),盖兰代尔巴巴和穆罕默德•卧特迪二人依道祖太爷告诉的详细情况,出访平凉地区,看是否有这样的人。两人就根据道祖太爷预言中的地域方向去查访,到达平凉后,在真主大能的指引下,他们来到南台子寺,这个清真寺是格迪目的清真寺,恰好是平凉太爷在这个清真寺做二阿訇(即负责唤礼的海退布)。他们二人便以游学为名住在寺里,没有泄露此行的秘密,他们二人每逢礼拜洗小净时都和平凉太爷互相见面,但是由于互不了解便没有以实言相告。

     平凉太爷每天在他们面前出现数十次,他寡言少语,处事待人都面带微笑,言谈举止温和而有礼貌。他们二人背后议论这是否就是他,他们和平凉太爷谈话谈得很是投机,无形之中他们之间产生了很深厚的感情,经过仔细观察和上寺礼拜的教民互相谈论平凉太爷的所作所为,发现和道祖太爷的预言非常相似,证实了道祖太爷的预言是正确的。他们二人始终没有泄露机密,过了些日子,就借口另去其他地方游学,辞别清真寺的阿訇和平凉太爷,离开平凉返回官川。

     回到官川,他们将查访到的情况详细的禀告道祖太爷,道祖太爷非常高兴。他面带微笑地说:“真主大能,相助我们教门有人了”。

     过了一段时期,道祖太爷仍让他们二人到平凉去,他们将道祖太爷预知之言向平凉太爷本人说明,并相邀平凉太爷来官川学习。但平凉太爷的老母亲太疼爱他,考虑到她只有这一个儿子,尚且年幼,不想让平凉太爷前往。

     他们二人便回去把这一情况向道祖太爷作了说明,道祖太爷对盖兰代尔巴巴说:“除了为了宗教,其他一切都不该违反父母的口唤,下次再去时,把他领来吧。”所以他们二人又第三次奔赴平凉,向他母亲转达了道祖太爷的指示:为了伊斯兰,可以不听父母的口唤。他母亲随即同意让平凉太爷来官川。

     在离开平凉之前,平凉太爷提出去向清真寺的开学阿訇辞行,盖兰代尔巴巴担心如果开学阿訇不让走怎么办呢?平凉太爷说:“我们要以理相待,大家都是为真主的伊斯兰嘛!”

     当他们到清真寺去给开学阿訇辞行时,开学阿訇却以轻蔑的态度说 “你们哲赫忍耶绝不可能把我们的一个演讲员(海退布)提升到导师的品级!”

     “如果真主意欲,他定能成为导师,那为何不让你去当导师?”格兰代尔巴巴气愤地回答。

      经过平凉太爷的多次劝说,开学阿訇才不再阻拦,就这样他们三人离开了平凉奔赴官川,途中平凉太爷说:“不能和他(阿訇)一般见识,也不必要与他争辩,我们走就是了。”

     平凉太爷见了道祖太爷,敬举双手向道祖太爷说色俩目,而道祖太爷则欠身回接色俩目,让平凉太爷坐下来谈话,但平凉太爷还是恭敬的侧立而站,道祖太爷非常高兴,夸赞说:“你俊美温和,没有一点可憎之处,没有丝毫的恶习,更没有半点的瑕疵,是真主给我们教门相助的替位者。”

     平凉太爷受到了道祖太爷的特殊培养,他跟道祖太爷学念了一轮的《穆罕默思》。然后他进入了静房,虔诚敬意的修行干功,学习经典,不问世事,潜心于苏菲的近主功修,从此他由一名清真寺操持些教务的普通教职人员,变成了一名性格朴直,持身苛严的苏菲。在真主的指引下,在道祖太爷精心的培养下,平凉太爷很快地成为了通晓阿文和波斯文的大学者,并对伊斯兰教的经典也有了非常深刻的研究。他对于克拉麦提(显迹)曾有过一句很著名的论述——“克拉麦提(显迹)是真主的意欲。”

传替

     据道统记载,道祖太爷凭借真主前定,将教权交给平凉太爷。

     在关里爷所著的《热什哈尔》一书所载平凉太爷的故事最为可信。道祖太爷这样传位:

     华哲•维尕叶•屯拉从自己的位置上立起,拉着他(平凉)靠近自己说:“我曾想隐居到一个神不知人不晓的山中去修行。但为了遵从我的导师的命令,我出使中国,为了这个人(指平凉)。我的有些门人,拿得起,放不下。有些能放下,却拿不起。仅仅只有这个人,他能够拿得起,也能够放得下。这个人,现在他不知道他;人也不知道他。托靠主!两三年后,他会知道他,人也将知道他。”

     在这之后的有一天,道祖太爷对门人说:“平凉的海退布是教门的栋梁,教门的领袖,修功办道之人的表率,他的心甜美纯善,今后你们要多和他交往,他是将来的替位人。”

     具体的教权交接的情形早已消散在历史的尘埃之中,已经无法还原,但是从这些记述中我们所能确定的就是道祖太爷把平凉太爷指定为未来的治教贤者。

     另一个在教下广为流传的具有神秘的指点的物证就是一朵奇异的花。

     据道统记载:一天,道祖太爷家盖井的木板上长出了一朵鲜花,大家很惊奇,于是来请教道祖太爷,太爷说:“这暗示这里有一位代位人。”他接着说:“在平凉一所学堂的大梁上,也曾长出过这样的一朵花,它暗示平凉大寺的一个海退布。”说罢太爷举起尊贵的手指说:“对伊斯兰来说,这个海退布是最好最好的一个。”

     又一天,道祖太爷对门人说:“在平凉也长出一朵非常美丽的花。”但是当很多人到平凉去看时,却没有看到,后来一朵像菲尔道斯天堂里的那样的一朵花,显现在平凉清真寺的中梁上,非常鲜艳夺目。

     一位名叫艾卜• 尔俩麦提的老人向穆罕默德•哈格跟前打听,他说:“真的出现过这样一朵花,可惜在那动乱的年代,花已经损坏了,到现在那花的踪迹仍然看得出来,它就像中国人夏天戴的一顶草编的高筒帽,周围纯白,面子白绿,里子纯绿色,顶上墨黑色,它有六个边方和麝香一样的香味。”

     在这之后,道祖太爷就让盖兰戴尔巴巴和穆罕默德•卧特迪把平凉太爷送回平凉,平凉太爷就开始坐静干功。他有时来官川探望道祖太爷,在官川住上一个阶段,仍回平凉。

     据说每次回去的时候,道祖太爷都会送他到很远的地方,为了他的人身安全,道祖太爷嘱咐他说:“以后你一个人再不要来官川。”并安排格兰代尔巴巴和穆罕默德•台迪尔每次随行护送。

     到乾隆四十三年(公元1779年),道祖太爷让平凉太爷仍回平凉家乡,再入静房修功办道,临行时道祖太爷对平凉太爷说:“我们教门的灾难将要到来,我要回到真主御前,你要保持冷静,再不要上寺活动,将来你就是我们教门替位的明者,日后灵州是暗者,你们互相来往,配合发展和维护教门。灾难是暂时的,教门将来还要有很大的发展,你一定要永远记住也门各辈高品的导师的尊讳,不要忘了纪念他们。”

     道祖太爷又说:“为了维护日后教门的扩大和发展,你必须在真主命令的五时拜功上,坚持清廉,清心寡欲,苦修功干,加强教乘,道乘,真乘。虔诚的完成以上三乘,如果在教乘上有一点损坏,那么就不可能指望道乘的成功,更谈不上真乘了。修士只有每周礼主麻,他的功修才是完全的七日,否则就短缺不全,要有以上功干和行动,才能完全取得真主的喜爱,达到超乘的地位,成为教门的优秀导师。”

     平凉太爷二次从官川回来,已将哲赫忍耶教门完全落到他的身上,据道统记载,在这次去觐见道祖太爷的途中,平凉太爷显露了高品。

     一次平凉太爷带一些门人来见道祖太爷,途径一个回回村,他们就到村中清真寺的伊玛目家休息,当时伊玛目不在家,晌礼时分,平凉太爷去做小净,准备交还拜功,伊玛目回家后见家里很多人,很不高兴,恶狠狠的说:“谁叫你们进来,快走开!”

     平凉太爷好言相劝,再三做解释,他却再三催太爷带众人走。于是平凉太爷领着众人就离开了他家,往别的地方走去。突然,太爷回过头来问大家:“你们见到了什么?”众人说,没有见到什么。平凉太爷说:“那伊玛目家充满鲜血,那个伊玛目真可怜啊!”

     几天后就传来了伊玛目全家被他干儿子杀死的消息,这就是行亏的人应得的恶果。

     这说明平凉太爷已经是一位通真主机密的道乘全美的真人。
     最后一次觐见道祖太爷以后,平凉太爷就返回平凉在家静修办教,再没有来官川。

     平凉太爷在家中选择一个地方干尔麦里,有时候也在他女儿所在的白水村的米房沟学堂里干尔麦里。这个学堂里有口小井,井水供附近居民吃饮。

     相传:一天夜里,平凉太爷和一些随从来到这里,到东方发白时,太爷叫随从全都回平凉城,只留下了穆罕默德•哈格等六人。后来太爷和他们一起下了这口小井。

     后来穆罕默德•哈格追述说:“当时,我不知道是怎样下去的,里面宽敞得很,里面的水比乳汁还洁白,我看见我们的师傅―――穆罕默德•卧特迪正用手边捧边饮。后来我们就离开井里到了学堂;这时太爷脱下身穿的衣服,用泥巴染了后对穆罕默德•卧特迪说,你一定要把这件衣服送到道祖太爷尊前,你就说,这衣服一次也没有穿过。”

     当穆罕默德•卧特迪把衣服送到道祖太爷家时,太爷正在礼晌礼,他就在门上做普色,当太爷礼完拜,他就向太爷说色俩木,小声转告了平凉太爷的话,道祖太爷就把衣服放进箱子。

     平凉太爷出井后来到学堂,学堂里面灯火辉煌。门人们都睡在里面,太爷对睡着的门人说:“你们中谁可以像扑灯蛾一样。”意思是暗示他们把灯吹熄。他们都没有反应,过了一会儿,也没有谁起来吹熄灯。太爷很气愤,连喊了两次。这时花儿沟一个教下起来把灯吹熄。后来,这个人得了无数的不可言说的好处。

     据说,平凉太爷出井后,奉真主的口唤,撇了五番拜,结果一位阿訇就用库夫勒的判断攻击了平凉太爷。道祖太爷知道这事后,诙谐地说:“我是无知者,你们是阿訇。你们有你们的教门,我有我的教门。”从此,他们在教门上的联系就断绝了。

     当时,田五阿訇也攻击平凉太爷,平凉太爷知道以后,并不生他的气,说:“田五阿訇是真主的外哩,真主恕饶他的一切差错和罪过。”(注:田五阿訇于一七八四年,即乾隆四十九年五月初战死在靖远狼山,得了舍西德的品级。)

     平凉太爷出井后对门人说:“你们凭着接交朋友的条件而互相接交,互相问问吉祥的经名。你们在今生,在教门上要互相提醒。你们在相互的交往中会有夹杂的私意,你们要防止夹杂的坏东西使你们互相远离。”

     据说,导师出井的那天早上,很多人都知道这件事。一些人认为,这是一种尊大的显迹。另一些人却无知得很,认为这口井的水已经被弄脏了,他们就马上去掏井。这时候空中飞来了各种各样的鸟儿,把井里的水都喝干了。众人看见了以后,都感到很惊奇,他们说:“太伟大了,这是多么尊大的事情啊!”从此,他们更加诚信平凉太爷,认为这件事是他的尊贵品位的显迹。

     平凉太爷入的这口水井,就像努海圣人的朱迪山,就像穆萨圣人的西奈山,也像至圣穆罕默德ﷺ的希拉山洞,是一口尊贵的井,是显示显迹的所在。

     道祖太爷对于平凉太爷的器重和喜爱,引起了一些人的嫉妒和诽谤,道统对此亦有很详细的记载:

     平凉太爷没有接位前经常来觐见道祖太爷,由于他深得道祖太爷的喜爱,引起一些无知者和不了解真相的阿林们的嫉妒之心,一些哲赫忍耶门人及一些外门宦的人,对平凉太爷怀恨嫉妒,甚至个别人已抽出仇恨的利剑,他们公开在道祖太爷面前攻击平凉太爷,诬蔑他仁慈的美德,但道祖太爷对这些诬蔑根本不予理睬,因此,嫉妒怀恨的人更加嫉妒怀恨,公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诽谤平凉太爷。

     一天,晌礼后,道祖太爷问:“你们议论什么?你们的诚信如何?”一席话说得他们哑口无言,跪下求恕。道祖太爷说:“我是你们的启蒙者,我把真主的教门,使者的伊斯兰传达给你们,有穆里德的地方,就有穆勒什德,哪怕到天边也是如此。”

     这时,竭力反对平凉太爷的勒依斯刘胡子只跪一只脚,立一只脚,笑了笑,不以为然,道祖太爷愤怒地说:“假如事情真像你刘胡子说的那样,无论我去到哪里,我能给你们的,也能够收回来。”

     这时,怀恨嫉妒的刘胡子低头跪下了,道祖太爷问门人:“平凉的海退布在什么地方?”话音末落,道祖太爷的门庭里就看到平凉太爷到了,道祖太爷笑着对他说:“上面清真寺请我念《卯路迪》,你代我去念。”平凉太爷走回家没有去念,道祖太爷说:“这个人很有志气!”

     据说小阿林的一伙人也心怀嫉妒,他们明知故问地问道祖太爷:“你老人家的哈里发到底是谁啊?”道祖太爷回答说:“平凉的海退布。”他们去看平凉太爷,回来以后又问:“你老人家的哈里发究竟是谁呀?”道祖太爷说:“我以后没有哈里发了,你们每个人都是一位长老。”于是他们各自立了一个教门,从此脱离了伊斯兰圣传真道。

     与这些怀恨嫉妒的人的反对和诽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远在西南边陲一隅的他郎老祖,当时一些不明教权交替真相的多斯他尼,以为中国伊斯兰圣传真道和一些其他的门宦一样,道祖太爷的教权的当然继承人非他郎老祖莫属。

     还有一部分“无知地顺从自己的私欲”的多斯他尼,意欲分裂中国伊斯兰圣传真道,他们先后来过几批人询问他郎老祖教权的事,老祖始终实事求是,坚持诚实无欺的美德,大义凛然地告诉他们,教权在平凉太爷那里,不在他郎。平凉太爷才是道祖太爷真正的哈里发(继承者),而他则是平凉太爷门下的一名穆里德。他要求他们跟随平凉太爷,服从平凉太爷。

     他的话使成千上万颗漂浮不定的心定了下来,他的话像一道曙光划破夜空,使成千上万人见到光明,他们因他的话而跟上了当代的师表平凉太爷。

     他郎老祖用自己的语言和行动,维护了伊斯兰圣传真道的团结和统一,对中国伊斯兰圣传真道作出了伟大贡献,被后人奉为千古佳话,后来的沙沟太爷挥笔写下:“他郎辅平凉而立哲旌之地”的著名诗句,以示纪念!

     今天我们朵斯塔尼应该学习他郎老祖的这种精神,团结起来,尽全力像他郎老祖那样扶起至圣ﷺ跌倒的教生,使人祖阿丹的后人走出黑暗,走向光明,步入正道;尽全力铺宽真主的大道,展扬至圣ﷺ的事业,使它再度辉煌。

     在上一代光阴(乾隆四十六年)的大灾难之后,大批朵斯塔尼都失去了教门上的联系。他们只是在盲目地奔突,厮杀牺牲于自己失控的感情驱使之下。现在对于平凉,无论是公家,还是分散于特殊的线索之外的教门的追随者,教门经再也无从寻找了。此时的平凉“如一只濒死的无形的虎,脉息游离,仅仅剩下一些神秘的部位还在悸动。”——《心灵史》

     据道统记载,乾隆四十六年和四十九年的灾难来临时,清政府扬言要杀掉平凉的大部分回民,平凉太爷的家属住在平凉城外的东关。当时一些门人对卡废勒很害怕,多半回民都搬进城内躲起来。平凉太爷稳居家中,既不害怕也没有内迁,仍然在静房修功,结果卡废勒未动平凉太爷及其教下的一根亳毛。

     嘉庆四年(公元1799年)的灾难又来临的时候,清兵定要杀回民的谣言呼声比上次还要高涨,平凉太爷仍没有搬进城里居住。敌人来了,平凉太爷他们却安然无恙。这时那些惊恐万状、四处搬家迁逃的门人深有感触地说:“我们相信平凉太爷,下一次如果他搬到城里,我们再搬,如果平凉太爷不动,我们也不走。”他们说:“事实证明了平凉太爷能知未见。我们要一辈子跟随导师,与导师同舟共济,患难与共。”

     平凉太爷曾对他们说:“在动乱的年代,你们的心要安静,不要犹豫动摇,的确从也门到中国,没有谁比我们尊大的导师道祖太爷更伟大的人了。他是有很多药的。”
圣传真道网—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www.chinasufi.c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圣传真道网

GMT+8, 2018-9-23 22:35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