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登录 | 注册 | 找回密码

苏菲论坛—圣传真道网旗下中文社区 中国伊斯兰苏菲学术论坛 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端庄穆斯林信仰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77|回复: 3

【《曼纳给布》】哲合忍耶第三代导师-船厂太爷的贤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14 20:39: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演讲:导师·穆罕默德·哈比卜·尔里米
《曼纳给布》


       据传:在我们的导师船厂太爷时光祸端来临并不是因什么大事而起。其祸端起因是西口外的一些门人,他们担着哈密瓜,去上敬尊大导师船厂太爷。在路途上他们巧遇固原总兵的差使,他就是以胡子著称的杨官长,他就是我们的道敌。而那差使以为他们都是买卖人,他就要求他们买,他们说:“我们不是商人,我们只是来敬我们皇王的。”差使装作无知问:“你们的皇王在哪里,他是谁?”他们说:“我们的皇王在灵州。”他说:“我怎么没有听过在那里还有一位皇王。”他们说:“他是教门的皇王,是官川尔宰孜的代位者。”当那罪恶的差使返回后就向罪恶的官长报告了那无知的一些人的话,他就把灵州教门的公文报上了皋兰府官。他们就把调查的公文联名差人送到灵州官邸,他就调查并传讯了导师船厂太爷。太爷和一切跟随者,他们商议如何应对事态的发展。然后,牛阿訇愿意自己顶替导师,他就去到官邸。行亏的官长拷问了他三十次,把铁链铁枷铐在他脖项上,使他坐在火绳上,对他严刑逼供。他受尽了极端痛苦,他没有招认别的事情,他只承认自己本身的事情,直到判定他流放黑龙江。

      在启程时,他对一人说:“我去了。你对导师说:‘我没有任何牵挂的事,只牵挂着我的儿子。请你老人家赏赐他、疼顾他。’因为我的儿子就是他的儿子。”导师应承了,他就启程了,直到他来到了“卜奎”城,进入了牢房中。真的,日子长久了,官长也不留意,他就能单独出入,然后,他会见了哲赫忍耶的教民。那被亏枉的阿訇在千里之外忍受了磨难痛苦,当他记起了前辈光阴里的平凉太爷的口唤时,他念了“知感!知感!现在苦难到头了,幸福显现了。如今,我全美了导师平凉太爷的口唤,我也履行了船厂太爷的意愿。”然后,一位怜悯的官长任他自由了,一切教民就为他准备了一小间房子,他在那间房子中干尔麦里、修行。那间房子就是他的道堂,直到他升腾到了内里的最高品级。许多远离他乡的遭受磨难的多斯塔尼从他的引导和调养上得到了正道,从他中抓揽了哲赫忍耶伊斯兰的绳索。在那时,东方西方的信息畅通了,感赞真主。

      至圣(愿主福安之)说: “我的配贤如同星辰,你们跟随了他们哪一个,你们就抓揽了引领。”

      据传:在船厂太爷时光,一些道敌控告导师,严厉的迫害开始了,官长传训毛拉和四月八太爷一行到皋兰府,他们把他俩打入牢中。两位毛拉住在一间狭小的房子中一个多月。灵州太爷(四月八太爷)说:“半夜里我侧卧着睡了,导师就用自己的袍服衣襟遮住了我的脸,真的!我是在半睡半醒之中。导师仍跪着。突然,那间房子中发出了麝香和冰片的香味。那间房子中发出的光如灯光一样。突然有四个人由门之上而进入,他们尊敬的向我父亲说了赛俩目,他们跪下了。他们中一个人,他是七十几岁的一位导师了,说:‘大师傅啊!你服从口唤吧!真主的前定就是如此的。’”

      灵州太爷说:“我醒着,我看见那些隐形的男子,其中几人我认识他们,只有一位来人我不认识,他穿着土色袍服,大约七十几岁,吉祥的胡须黑白交织,容光如金色,他同我仁慈的父亲忽暗忽明的说着话。他们说灾难的事情,他们的意见是一致的。总而言之,他们倾听着那位老人说话,他们让我被亏的父亲有被充军黑龙江的心理准备,他们让把我留在家里看门。我仁慈的父亲十分忧愁,那位老人说:‘你不要害怕,不要忧愁,这些事情都是真主的口唤。’”一时,他们说着“告别了!告别了”就离去了。导师就请灵州太爷跪下,问道:“你认识这几个人吗?”他回答:“我认识其中三个人,第一位是导师平凉太爷,第二位是盖兰代勒巴巴,第三位是穆罕默德·吾坦迪巴巴,只有一位老人我不认识。”导师说:“那一位身着土色袍服的是我们尊大的导师道祖太爷,他们为我们的事情而来,他们在我们的事情中同意了尊大导师伟嘎耶屯拉西的口唤,他们让我去到黑龙江,命令你保护家下人和教下的事情,我领受了导师伟嘎耶屯拉西的口唤。”

      到了早晨,三个官长就互相询问,他们对他俩做出了相应的判决,他们一致通过:把导师充军到黑龙江,留下儿子。他们对导师说:“充军,你当知道:你只能孤身去到黑龙江。”然后,他们从监牢中放出了灵州太爷,他们为导师准备了铁链。在起身时,老三爷请求官长:“我父亲年事已高,身体羸弱,我替他戴上铁链。”他们满意的答应了,他们说:“这个人太忠实了。”他们就把铁链拷在三爷脖项上。在导师启程之日,三爷、滩里爷、洪乐府二师傅伴随,他们去了许多日。

      有一天,导师哭着不走了,他住在一家旅店中。在夜里,尊大导师伟嘎耶屯拉西来了,他劝他:“去到东方,我在西方,这是真主的前定。你顺从去吧!”他们就顺从的去了,直到他们到达了沈阳城。到了此处,导师生病了,他就带病步行,直到到达了船厂,他们住在一家铁匠铺里。一日,导师巡游了周围,他上到北边的山上,他看见一户有教门的人家的坟园。他就夸赞道:“这个坟园多么圣洁啊!这个地方多么洁净啊!”然后,他回到店中。从此后,他的病情日益严重,他就请来了当地尊贵的学者和高目,他对他们说:“请你们给我念‘讨白’,我是一位离乡人,我是一位蒙难之人,我是西边的一位老阿訇。如果大限的邮差敲开了我身体的大门,你们就赏赐我一片坟地,把我安埋其中。”他们全部答复了,他们说:“托靠真主!到用时我们再商量。”

       的确,在北关有一位有教门的人,他的母亲确已年迈,他为她准备了一片洁净的地方。他对他母亲说:“有一位西面来的老阿訇,确充军流放到了咱们这里,现在已病在一家铁匠铺里。他昨天请了一些阿訇和无知的教下,他们给他念了‘讨白’。他向他们要一块坟地,他们都没答应。”这位妇人听见他是西面来的老阿訇,她就说:“让他睡在我们的坟地里。托靠真主!如果他归真了,你就把他埋在你为我准备的坟地里。”那有品行的爱臣就去到铁匠铺,对导师说他母亲的嘱托是如此的。他就请了导师,导师满意的说:“恭喜她!恭喜她!我和她埋在一个坟园中,求真主使我和她吉庆。”

       有一日,他对滩里爷说了教门的许多机密和伊斯兰教门的传承的口唤和嘱托:“如果你回到家,你就把它交给你们大爷——灵州太爷。”他对三爷说:“你回家去和你哥哥商量。要是你回到了家里,让你哥哥管理家事;假若你想管理家事,就叫你哥哥回到家里。”三爷确已知道了这个话的机密,他回答:“我回家去。”

      据传:我们大爷灵州太爷和三爷,他俩修行的道迹是相等的,但不可能两位帝王坐在一个贤品之位中,因此只能一位移开一位端坐。

当“如果他们的期限到来,他们不能退后一时,也不能提前一时”来临之时,整个房子中充满了麝香味,人们都在场,毛拉就念了“ربكا للها”归主了。因为导师对坟地的要求,在他们就为此发生了争执,他们就控告给了官府,官长判决把他安葬在有教门的那家坟园。时隔几日,三爷回到了家,他表说了父亲对灵州太爷的嘱托,痛哭一场。在回来和管理家事之间他俩发生了争执,三爷说:“我是当着父亲的面服从了回家的口唤,所以你不要争论了。”

     据传:三爷来到家中刚几天导师就归主了。

     据传:在我们导师船厂太爷时光,灾难来临了,他要去到皋兰。在他启程时,他亲手把一个小袋子秘密送给了盖兰代勒的妻子,嘱托她把它秘密放在她家房梁上,不要对任何人讲,“托靠真主!如果一个人公开向你要它,你就把它交给他。”导师被充军到了黑龙江,那是在嘉庆二十二年。老三爷、滩里爷、洪乐府二师傅跟着他去了。如前面所述。

      据传:在毛拉船厂太爷时光灾难降临了,导师被传训到官府,贪官说:“如果你们拿给我两千两银子,我就对他判决受轻的刑罚,否则皋兰府的公文不好呈诉,恐怕他的结果是‘官川’的结果。”当驼场堡的教下听见了这吓人的消息,他们就在几日内集资了两千两银子,他们为导师费用了它。然后,那个贪官把免去重刑的公文呈诉给了三个官长,于是他们从宽处理他。

      由少尔林上传来,他说,洪乐府二师傅说:“的确我们的导师船厂太爷从这里启程了,他从山海关出去了。有一天,在晡礼时他来到被叫名毛街的街道,他住在一个老妇人的店里,这老妇人是一位穆民,那街道上的人称她‘李奶奶’。她在自己店里担保了导师,导师未去官府。那老妇人问导师:‘你是一位阿訇吗?’导师回答:‘不是,我是一个无知者。’她又问:‘你是一位伊玛目吗?’导师回答:‘不是,我是一位无知者。’她说:‘如果你既不是阿訇,也不是伊玛目,你就是一位导师。导师你不要骗我,我已在梦中看见一位尊贵的人来临我家里,我家里充满了香味,麝香味进入我鼻孔中三天了。今日你来了,你发出的香味就是我三天来闻见的那个麝香味,你就是我梦中看见的那个人。哎导师,我举意了一只羊做古勒巴尼,我已放牧三年了,我没有碰见过一位清廉的人,我也没有宰。今天你宰了他,你干一个尔麦里,如果你吃了你开心就好了。’他推辞说:‘不可以。在其它日子用古勒巴尼干尔麦里不可以。’那老妇人再三求着,导师就勉强答应了。他宰了牲,口道了。她问道:‘导师啊!这个少年是你儿子还是你孙子?’导师说:‘他是我三儿子。’她说:‘我有一个女儿,我希望嫁给他,你是否同意?’毛拉对她说:‘他在家里有妻室。’她说:‘我听阿訇讲:男子们可以『两个两个地、三个三个的、四个四个』地要,我愿意把我的小女儿嫁给他。’毛拉为了应付现状就答应了。他说:‘托靠真主!如果我们回去时,就娶亲。’然后,当他返回时,的确晚上秘密地经过了毛街。过去之后,他把赛俩目带给了那位妇人,他找了借口:‘我们有不能推后的重要的事情,我们根本来不了,你把你女儿许配别人吧。’”

       由少尔林上传来,他说,洪乐府大师傅说:“我们的导师船厂太爷说:‘在未来时光不知道伊斯兰真相的妇女、儿童和男子会低贱。他们苦命挣扎着,因为在每个地方有一个(假)导师,在每个脚步下就有一个(假)导师。’”

      由当代掌教导师上传来:船厂太爷确蒙难了,他从这一边启程了。他被称为艾比·尔俩买提的虔诚的门人,派遣了一位叫“大乡阿訇”的人装扮成贩皮子商人的模样,拿着细软,跟着毛拉船厂太爷,提供他盘缠。直到他在隆德城会见了导师,然后,他装作不认识。当导师住在客店里时,他就对押护的差役说:“你们在外面吃喝,的确在这个城里有穆民,我们也要吃饮。”在他们出去了时,导师就对店家说:“你去,你找来卖皮带的人,我们要买一些,扎绑我们上路的脚程用。”当他出了门,他就看见那个卖皮子的人,他就叫来他,那卖皮子的人单独进入。那时,没有其他外人,那聪明的阿訇就拿出一些细软给导师,导师就秘密放入行囊中。他问他:“你从哪里跟着我?”他说:“安定。奴辈至今日才得到了遇面的口唤,现在心意了了,奴辈也得到了遇面的恩典。”导师满意的对他说:“你是一位懂教法的年轻人,有确信的阿訇,有品质的喜真之人。”然后,他向导师讨了口唤,他跟随他,导师没有答应,对他说:“你回去,你教授,你干办,你修行直到在另一个光阴成为有用的人。”正说着那些差役就来了,他就哭着出去了,然后他在那客店周围转来转去,直到导师离去,他才哭着回来了。后来,他向自己的师傅艾比·尔俩买提告诉了给导师送去盘费的经过,才回家去了。

      据传:滩里爷说:在我们的导师船厂太爷光阴后期,灾难已紧张到极点。官长判定:把导师充军到黑龙江。在启程时,导师请求官差让他自己买一辆大车,在路上就不需要官差的车了。官差满意的答应了,因为这是给他们方便。而为导师赶车的人是“丁家湾子”的一名名叫“丁志贵”教下。他们出了山海关,来到一个空旷的荒漠。丁志贵说: “我看见一道士从荒郊北面赶来,他高声喊:‘嘉庆爷,真人过;江山让,真人坐。’直到他来到导师的毯子跟前,导师从毯子中伸出尊贵的手,那个道士把一文金钱放在导师手上,停了一会儿,导师翻了翻那枚金钱,又退还给了那道士,他没有说一句话就离去了。我不知道其中的奥妙是什么。”

      丁志贵说:“有一天,跟随的人都特别疲乏,我赶着车已走远了。我们来到一个大海边,我不知道海水多深,又没有渡船。导师问:‘丁志贵啊!你看我们的前后有没有人?’他回答:‘没有。’导师说:‘你坐在车上去,闭上眼睛。’我就坐在上面,不解的等着。当马站稳了的时候,我睁开了眼睛,我们已经过了河。我不知道是怎么过去的。当我从东面回家时,就乘船渡了河。之后我没有把这两个机密告诉任何人,只告诉了我的老姑姑。”

      由牛木头大爷上传来,他说:我仁慈的父亲说:“我们的导师船厂太爷充军来到了瓦亭,导师厉声对跟随的老三爷、滩里爷和洪乐府二师父说:‘卡废勒的官长接连对我们行亏不义,把我们赶到东西两边。托靠真主!如果对他们还报的时光来临,一把火就烧了他们,他们的光阴只有一百多年。在那个时光之后,卡废勒再不可能阻碍我们了,也许喇嘛和道士都是我们教门的敌人。’”

      据传:我们的导师船厂太爷到了船厂,他住在一家铁匠铺里。那天夜里,在北关清真寺的有教门的阿訇梦见至圣(愿主福安之)对他说:“尔林啊!你在教学和立行礼乘中上紧,因为库夫勒和异端的凶风确已刮向了礼乘之灯,几乎刮灭了。”他就惊醒了,他参悟了这清晰明朗的梦境,因为至圣(愿主福安之)说: “谁梦见了我,谁就真正看见了我,的确恶魔不会变成我的形象。”

      在早晨时,一位虔诚的人走进学堂,他就说:“一位西边蒙难的老阿訇充军来了,住在铁匠铺了。”那尔林急忙去探望。他进入店房时,导师也出了门,从台阶上下来,那位尔林急忙向导师说了“赛俩目”。导师拉住他的手问道:“尔林啊!你的学堂好吧,高目都平安吧?你在功修、修行、教乘、道乘中上紧吗?”那个尔林给了回答:“都很好。”他心中感受到这位老阿訇是一位有高品的阿訇。当导师归真了时,那尔林就和教下打散了很多海迪耶,那个葬礼太尊大了。

      据传:
      船厂太爷的光阴是六年,祸患于嘉庆十七年就发生。他尊贵的降生是在乾隆 22 年 8 月 23 日,享年 60 岁;他归落于嘉庆 22 年 9 月 6 日早晨,他尊贵的坟陵在船厂北山。

      据查五阿訇——他是我们的导师船厂太爷的一位侍奉者传来,他说:"导师船厂太爷说:‘的确,如果光阴从一位导师传承到另一位导师时,一切圣人,一切外哩、天地上的众天仙就排班站队。’”

      然后,当船厂太爷快启程时,他就把教门代理权传承给了灵州太爷,而灵州太爷害怕地没敢接受,他说:“我是懦弱的、无能力的,蚂蚁怎么能担起大象的重担呢?假若我担起此重任,我无能处理家务事,怎能处理远近教下的事呢?”船厂太爷特别气愤,当时,灵州太爷跪在他的尊前,把头已枕在船厂太爷的大腿上一直哭着。船厂太爷停了良久,等尊大德性的境界去了,俊美德性的真境来了后,说:“你不要害怕,你不要忧愁!真主说:‘真的!的确,真主的一切外哩在他们上没有害怕,他们也是不忧愁的。 ’(10:62)”他高兴地说:“你抬起头,你看,这些人会相助你。”然后灵州太爷哭着抬起头,确已看见了无止境的尊贵和许多真男子,除了平凉太爷、洪乐府阿訇、吾坦迪巴巴外其他的人他都不认识。于是导师船厂太爷吩咐他:“如果你在降品( ن لوز )中遇到了灾难,你就请教这个人。”他用手指了指七十岁高龄的谢赫。“如果你在升腾境界(جورع)中遇到难处,你就请教那位。”他用手指了指平凉太爷。“真的,你不认识的那位老人,他是我们最尊大的导师伟嘎耶屯拉西,而你不认识的其他人,他们是圣人、外哩、天地的天仙,他们说:‘哈盖恭拉西啊!恭喜,恭喜,祝你幸福。’”然后,灵州太爷领受了传承的代理权。船厂太爷又说了许多机密,说:“现在我不担心了,我也放心了,因为我有了一个执掌真理的儿子。”又说:“为谢赫毛拉绝不是凡人的能力,他只等待真主的‘飞足’(ضوف)降下,如果真主的‘飞足’不降临,世人必死亡。”
圣传真道网—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www.chinasufi.cn
发表于 2018-10-14 21:59:59 | 显示全部楼层
辈辈光阴世人抬,一辈导师的光阴不易,跟随教门的门人也是历经艰辛,祈求真主太二俩护佑我们在正道的步伐不要发生偏歪

纪念尊贵的先贤古图布里尔里米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圣传真道网—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www.chinasufi.cn
发表于 2018-10-15 00:29:50 | 显示全部楼层
教门的安危和伊玛尼的端庄置于生命之上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圣传真道网—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www.chinasufi.cn
发表于 2018-10-23 14:57:20 | 显示全部楼层
      至圣(愿主福安之)说: “我的配贤如同星辰,你们跟随了他们哪一个,你们就抓揽了引领。”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圣传真道网—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www.chinasufi.c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圣传真道网

GMT+8, 2018-11-21 13:29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